秋海棠很是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萧辰,走到了萧辰身旁。

    用跪姿跪在萧辰大腿上,然后双手环抱着萧辰,轻轻探过去在其耳边吹了口气,风情万种的模样让人血脉喷张。

    尤其是她身上带着一阵淡淡的体香,这股幽香似乎能使人上瘾一般,一旦沾上了就离不开。

    "正康,这是你安排的?"

    哪怕是隔着半米望着,齐东升也忍不住有了反应,他转而队长齐正康低声道。

    齐正康脸色有些尴尬摇了摇,他的确提前安排了,但是具体是什么人,他并不知道。

    这秋海棠还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啊,齐正康感觉口舌一阵燥热,勉强移开了目光不再多看。

    "先生,你喜欢我嘛?"

    秋海棠撩拨着萧辰,慢慢把嘴唇移过来对视上了萧辰。

    可这么一望却让她顿时心头一惊!

    萧辰那双漠视的双眼似乎不参杂任何感情,仿佛她在萧辰眼中不是个风情万种的美人,而是一具白骨骷髅一般。

    秋海棠脸上闪过一丝慌张,立刻想移开目光,却蓦然发现萧辰的双眼如同黑洞般想要将她吞噬进去,以至于自己都移开目光都做不到。

    她张了张嘴想开口呼救,但是却发不出声音,似乎世界将她隔离了一般。

    半晌,萧辰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道:"媚术?有点意思,你是谁?"

    萧辰的声音不大,但落在秋海棠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她脸色再次白了三分。

    萧辰打了响指,秋海棠只感觉束缚在身上的无形压力也随之一轻。

    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她十分慌张的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这让齐正康兄弟见此一怔。

    齐东升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叫来的小姐居然无故跑走了,这岂不是坏了他的计划嘛?

    齐正康同样也是一脸懵逼,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发生了这个事。

    他有些歉意的对着萧辰说道:"萧先生,这事……"

    "无妨。"

    萧辰摆了摆打断道。

    他从这秋海棠进来的一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女人身上带有一种古怪的‘魔力’,似乎能让人深陷进去。

    本来萧辰也只是以为这女人就是漂亮点罢了,可让他生疑的是。

    秋海棠身上的香味,他小时跟着师傅识百药,对各种药材的味道很十分敏感。

    而她身上的香味绝不是简单的香水?或者体香,而是药香。

    这种药散发的特殊香味似乎有着催情的作用,一般人不知不觉就会中招。

    这种药香不是如同香水般涂抹在身上使用,而是服用下去,配合自身修炼的媚术,才会挥发出这种香味,这香味是所有男人都无法抵抗的诱惑。

    媚术的起源很是古老,在秦朝时期就发展了,属于三千大道之一,不过已经消失了很久。

    这种功法一般只有女子才会从小修炼,功法并无太大的威力,但胜在以柔制刚,这也是媚术的核心本质。

    萧辰斜瞅了一眼齐正康兄弟两人,这女人显然是他们安排好的,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了。

    想逼自己主动退婚,看来他们也是什么办法都用上了。

    齐东升皱了皱眉头,随即笑着说道:"不如我再给你换一个吧,一定不会比之前的那个差。"

    眼看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却半路破产,这让两人很是不爽。

    "不用了,我对女人不敢兴趣,两位也不必多加费心了。"

    萧辰微笑着拒绝。

    这话直接堵死了两人后面的话,齐东升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阴霾。

    "我先去趟洗手间。"

    齐东升笑着起身道,转身时隐秘的对着齐正康使了个眼色。

    齐正康心领神会,很快也找了个理由出去了。

    萧辰坐在那,洞若观火,却丝毫不点破。

    他倒要看看这两兄弟能想出什么鬼点子来对付他。

    "正康,这小子是不是看穿了我们的计划?"

    齐东升皱眉道。

    齐正康脸上阴晴不定,他也感觉到萧辰是看破了,在把他们当猴甩呢。

    "哼,干脆直接找人废了他,反正这渤海乱,死个人没啥大不了的。"

    齐东升冷声道。

    齐正康挑了挑眉头道:"这小子要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出事了,只怕不好交代啊。"

    "交代个屁,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子,只不过是个棋子罢了,死了就死了,尽量想办法让他看起来像死于意外一样。"

    齐东升眼中闪烁着杀机道。

    他对京城那头的抵触最大,如今那边居然想随便派个人来娶他妹妹,他岂能答应。

    "这事……"

    齐正康吞吞吐吐的,显然不愿意干。

    他可不愿意到时候成为家族推出来的替罪羊。

    齐东升立刻就看破了他的想法,冷哼道:"你替我稳住这小子,我这就安排人。"

    ……

    与此同时。

    秋海棠一路跌跌撞撞跑到一个无人多包厢。

    她趴在沙发上喘着粗气,脸色浮现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他是谁,怎么会知道媚术。"

    秋海棠满脸惊疑不定,据她所致,媚术这一脉仅剩下她一人了,等于是一脉相传。

    这世上知道媚术的人就不多,能看穿她施展媚术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而萧辰之前那双如同黑洞的眼睛,似乎要将她的魂魄吞噬进去,使她伤了些元气。

    "谁在?"

    一名路过的男服务员突然停住了,他走到门口打开了灯,只见秋海棠趴在那,脸上满是红晕。

    "海棠啊,你怎么在这?"

    服务员直愣愣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道。

    "别说话,关上灯进来。"

    秋海棠摆了一个妩媚的姿势,极具诱惑力,这让他脸色一喜。

    他四处张望了一眼,立刻走了进来,关上了门,又把灯给熄灭了。

    "海棠,你在哪儿?等我来抓你咯。"

    服务员淫笑着摸黑走过来。

    短短几分钟后,包厢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躁动,随即就平息了下来。

    包厢打开,秋海棠脸色又恢复如常,面不改色的走了出去。

    而包厢里,则躺着一个面色煞白的男子,男子圆瞪着双眼,脸上却诡异的带着一抹笑意。似乎他是沉醉在温柔乡中,不知不觉死去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