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俊贤见齐东升这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道:"齐公子,我们暗爪的悬赏任务可不是儿戏,我们负责收钱办事,但是金主也要提供正确的消息,你莫不是弄个假信息,成心来戏弄我们的吧?"

    "不敢,不敢,只是这人的身份我也搞不清楚,我只知道他的名字罢了。"

    齐东升急得满头大汗,又继续说道:"要不等我查清楚了他的身份底细,再来吧?"

    "哼,滚吧。"

    朴俊贤脸上也不好看,自己堂堂暗爪高层,又是一位极境宗师,居然陪着两个煞笔浪费了这么长时间。

    齐东升听到这话,心里激动的快要哭了出来,立刻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齐正康也速度不慢的紧跟在其后。

    "下次再有这种提供不了具体信息的人,直接打发了。"

    朴俊贤对着侍者训斥道。

    与此同时。

    齐东升两人一路小跑出了明珠大厦,飞快上了车,直到驶离了这里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们今天和死亡真的距离非常近了,以暗爪的行事作风,他们杀人几乎没有任何顾忌。

    就算他们是齐家的人也没用,只要触犯了暗爪的规矩,他们谁都敢杀。

    "大哥,这事我以后不掺和了。"

    齐正康心有余悸的说道。

    自己跑到别人地盘,指名道姓要悬赏他的脑袋,这事还真闹心。

    关键他们对萧辰似乎根本不了解,如今萧辰好像和暗爪搭上了关系,凭他们还动不了萧辰。

    齐东升脸色阴沉着没说话,他心中也是十分闹腾。

    谁能想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居然和暗爪扯上了关系,而且看起来在暗爪的地位还不低。

    "哼,就算我不动他,自然也会有人去找他麻烦,暗爪虽然厉害,但毕竟不是这渤海的龙头。"

    齐东升沉声道。

    "你的意思是?"

    齐正康望着他,脸上带着些许不解。

    "明天萧辰会来商谈订婚事宜,到时候我去把赵杰喊来,赵杰可是心仪我妹妹很久了,他要是知道半路杀出来一个从京城来的小子,一定会出手的。"

    齐东升冷笑道。

    赵家在东北的势力可不小,甚至在齐家崛起之前,赵家算是东北的地头?蛇了。

    而且这东北各个三教九流,不少都和赵家有几分关系,可以这东北暗地里的势力,一半都要听赵家调遣。

    像暗爪之类的组织是外来的,并不在其中,但是他们也明白赵家的势力之大,不可轻易得罪。

    哪怕萧辰真被暗爪吸纳进去了,成为了暗爪中的一员,但齐东升相信。

    在赵家和萧辰之间做个选择,不是傻子都能明白,不能得罪赵家。

    "那小子不过是仗着自己是暗爪的人了,又知道我们不敢光明正大对他下手,等赵公子来了,自然有他好受的。"

    齐东升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

    次日,龙腾酒店客房。

    萧辰罕见的换上了一身正装,一身浅蓝色的西装穿上,让其整个人看起来都帅气精神了好多。

    也印证了那句老话,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打扮一下,乞丐也会有总裁风范。

    "师傅,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怎么穿的这么正式?难不成是结婚啊。"

    夏紫菡有些好奇的走过来,对着照镜子的萧辰调侃道。

    "小丫头,你还真说对了,我这是去‘结婚’。"

    萧辰悠悠说道。

    夏紫菡闻言脸色一怔,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也知道了不少萧辰的事。

    萧辰是南海人,来渤海只是为了办件事。

    难道这件事就是…结婚嘛?

    夏紫菡有些愕然的看着他道:"师傅,你是认真的?"

    "你看我像是逗你玩嘛?老实说这衣服穿的很不舒服。"

    萧辰有些皱眉道。

    但自己也不能总穿着一身空松的休闲服出去,显得有些不够郑重。

    "不不不,师傅你穿上西装的样子好帅啊。"

    夏紫菡笑嘻嘻的说道。

    "会拍马屁,等我出来带你去吃好吃的。"

    萧辰笑了笑。

    他通过和夏紫菡几天的相处,两人的关系也亲密了许多。

    如果这小丫头没有遭遇父母变故的话,估计现在应该和那些同龄的孩子一般在无忧无虑的玩耍。

    从她身上,萧辰隐隐感觉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当年的自己不也是这般,幼时因为生了大病,不得不离开父母,远离家乡去生活。

    萧辰心只能感概了一阵,随即便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饿了就自己去买吃的,我给你的那张信用卡是无限额的,不要随意拿出来,免得遭人惦记。"

    萧辰临走时又嘱咐了一句。

    "行了行了,我耳朵都起茧了。"

    夏紫菡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萧辰见此也有些无奈,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像司徒信鸿了。

    直到他出了门,坐上车离开后。

    停在酒店不远处的一辆车子里,坐着一位长相绝美的女子,如果萧辰在这一定会认出。

    这便是当日在KTV里见过的秋海棠,这时的秋海棠再无之前那种风情万种的妩媚,而是脸上带着一丝冷若冰霜的高冷。

    她右手夹着一根女士香烟,淡淡的烟雾缠绕在她指尖,更显得朦胧美。

    "打探清楚了嘛?"

    秋海棠吐出一口烟雾,缓缓开口道。

    "这人的身份档案在网上查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只知道他是南海人。"

    坐在前面的司机摇了摇头道。

    "怎么会这样?"

    秋海棠皱了皱眉头,就算是外国移民来的,只要不是偷渡客,在网上一定有详细身份信息备案,甚至你小时候在学校犯过错,记过处分都有记录。

    "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他是黑户,二,他是某个机密部门的人物,被人隐藏了档案。"

    司机解释道。

    秋海棠闻言沉默半晌道:"跟我想的差不多,这人不是普通人,否则也不可能看破我的身份。"

    "掌门的意思很明了,你的身份不能被泄露出去,否则被那些有心人知道,我们的道统就完了,这人必须除掉!"

    司机冷声道。

    "那你们布置下去吧,如果能留个活口最好,我还想问问他到底是谁呢。"秋海棠深吸了一口气香烟,深深望了一眼龙腾酒店,萧辰所在的客房位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