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兰馨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这个曾经救过他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她家?

    而且突然再次见面,她原本肚子里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片刻,齐兰馨才讪笑着说道:"我叫齐兰馨,你叫什么?"

    "萧辰。"

    "你说什么?"

    "你叫萧辰!"

    齐兰馨闻言瞪大了眼睛,这个名字她再熟悉不过了,这些天来,一直困扰她的那个‘未婚夫’,不就是叫萧辰嘛?

    而眼前这个‘萧辰’,居然也是当日救了她的那人,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齐兰馨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反应不过来了,有些愣愣的站在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萧辰大概也猜出了她心里的想法,苦笑着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带我去你们家的待客厅?"

    齐家大院太大了,四通八达,没有熟人带路,很容易走岔。

    ……

    "怎么那叫萧辰的小子还没来?我刚刚听侍从说,萧辰早已经到了门口了。"

    大厅中,坐在上位的一名中年男子皱眉道。

    "可能是有什么事耽误了片刻吧。"

    一旁的齐正康开口道。

    "东升呢?怎么今天没见到他人?"

    男子又问道。

    齐正康含糊的说道:"我也不太清楚。"

    这时,外面侍从走进来恭敬的说道:"萧先生来了,还有小姐也来了。"

    "嗯?"

    大厅众人闻言都是一怔。

    听着话的意思,萧辰是和齐兰馨一起来的?

    怪不得拖延了这么久,原来这小子是先跑去见了齐兰馨。

    不少人心中都这般想着,虽然还未见其人,但是脸色已经略微有些不悦了。

    到别人家去做客,不先拜访主人,反而跑去见主人家的女人,这是什么道理?

    不多时,一男一女一起走了进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萧辰身上,带着一丝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萧辰。

    "这位就是萧辰,萧先生。"

    齐兰馨笑着给众人介绍道。

    她这一路走来,倒是和萧辰之间的那些尴尬都化解了。

    至于她给萧辰下套的事,两人也很默契的避而不谈。

    "这位是大伯,齐同浦,这是我……"

    齐兰馨开始一一为萧辰介绍起众人来。

    "你就是萧辰?"

    开口的那人正是坐在上位的齐同浦,他脸色冷淡打量着萧辰,显然对于萧辰很是不满意。

    萧辰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似乎太年轻了,身份背景什么都太平凡了,怎么配得上他们齐家的大小姐。

    萧辰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但是萧辰这种随意的态度,落在齐同浦眼中就像是一个不懂礼节的狂妄后辈。

    他好歹也是齐家明面上的当家人,在这渤海说话也是极有份量的。

    无论谁看到他不都得点头哈腰的问好,那些年纪轻轻的后辈就更不用说了,可萧辰面对他的表现未免太随意了,似乎是将他和萧辰平辈而交了,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一时间,齐同浦冷着脸没有说话,其他人也不敢随便开口,气氛变得很是尴尬。

    齐兰馨也不傻,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笑着开口缓和气氛道:"大伯,你怎么还让萧先生站着呢?"

    齐兰馨是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几个嫡系后辈中,可以算是在齐家地位最高的人了。

    而且一些长辈也都惯着她,所以齐兰馨说话还是很管用的。

    齐同浦微不可察冷哼了一声道:"坐吧。"

    似乎齐家众人都心领神会了齐同浦的态度,萧辰刚一落座。

    齐兰馨的大伯母便阴阳怪气的开口道:"我听说萧先生是李家老爷子的外孙,不知道是不是这李家太不把我们齐家放在眼里了,居然让一个旁系外孙来,就奢香娶了我们兰馨?"

    "可不是嘛,要是李家的长子那几个后辈还差不多,再不济也得是李同光那些个嫡系子弟吧。"

    众人毫不避讳的当着萧辰的面冷嘲热讽道。

    "哎,话不能这么说,我听说这萧先生是个神医,治好了韩将军女儿的绝症呢。"

    齐兰馨的二伯笑着说道。

    "神医?以讹传讹的东西,二弟你也信?"

    齐同浦不屑的说道。

    医生这一行,都是越老越吃香,年纪越大,人们对其的医术经验也越信服。

    而萧辰看起来才二十出头,怎么看都跟‘神医’两字沾不上关系。

    "萧辰,你还是医生啊?"

    齐兰馨闻言,有些诧异的问道。

    萧辰点了点头道:"略懂一二吧。"

    "呵呵,这个时候反倒‘谦虚’起来了?"

    齐同浦暗嘲道。

    "只怕是有心里有数,不敢装得太过,以免露馅了吧?"

    大伯母也附和道。

    萧辰看着这齐家上下都在针对他,纵然他心性再好,也觉得有些不爽了。

    他脸色依旧带着一丝笑意对着她说道:"需要我为你看看嘛?"

    大伯母脸上带着些许不屑之意说道:"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你能看出什么来?""你口舌发黄,上庭穴略微浮肿,这是体虚、精力透支过度的表现,虽然你身上喷了很浓的香味,但是掩盖不住身上散发的异味,这说明你私生活很乱,至少近期内很频繁,看来夫人还真是精力充沛啊。

    "

    萧辰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中带刺,将其私生活的紊乱彻底揭露了出来。

    他早就悄悄观察过了齐同浦,齐同浦年纪大了,身子骨也不壮实,不可能是和他老婆天天鱼水之欢的那个人。

    既然不是他干的,那就很显然,他被戴了一顶很大的绿帽子。

    萧辰的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住口!你胡说什么?"

    大伯母怒急起身指着萧辰呵斥道。

    虽然她满脸怒容的反驳,但是心中却十分慌张,因为萧辰说的八九不离十。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齐同浦忙于家业,根本无暇顾及他,自己生活富足,吃喝不愁,自然夜里也更加寂寞难耐。

    但是她心惊的是,萧辰是如何知道的?难不成自己养的那几个小白脸泄露出去了?

    她惊疑不定的望着萧辰,想从其脸上的表情发现一丝端倪。

    一旁的齐同浦早就黑着脸了,无论这事是不是真的,萧辰这么赤裸裸的当着所有人说出来,他以后还怎么做人?

    "我行医多年,从未误诊过,也不曾说过假话,如果言语之间有所冒犯,还望夫人不要见怪。"

    萧辰笑眯眯的说道。能狠狠的恶心一下这夫妻俩,心里还是很爽快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