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萧辰抓住赵浩的拳头用力一扭,他的小臂立刻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弯曲了。

    "啊!"

    赵浩猝不及防之下,也?猛得惨叫了一声。

    然而,这还并没有完,萧辰一手拉着他,像丢垃圾一般,猛地用力甩了出去。

    只见赵杰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而他倒飞的方向则是赵杰所站的地方。

    赵杰当即脸色一变,连忙想闪卡,可仅仅一个眨眼的时间,赵浩已经撞到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过后,赵浩一米九的大个子毫无阻碍的撞在了赵杰身上。

    顿时,赵杰只觉得自己被一辆速度六十码的轿车给撞击了一般。

    他也顺势在地上翻滚了一阵,而后忽然吐了口血,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电光火石的一幕,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直愣愣的站在那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齐同浦瞪大了眼睛,迟钝了一秒,立刻脸色一变大喊道:"快看看赵公子有没有事!"

    一群下人立刻上前扶起赵杰,不过此时的赵杰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

    齐同浦立刻吩咐下人将其送完医院,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

    直到赵杰被送上车后,众人的目光才停留在了萧辰身上,他们眼中带着深深的震撼和不可思议。

    外功大成的高手居然都不是萧辰的一合之敌,眼前这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到底有多厉害。

    难不成他是横练大师还是极境宗师?

    所有人脑海中都不禁暗自猜测道。

    虽然他们不愿意相信,但是赤裸裸的事实就摆在眼前。

    齐东升的脸色最为难看,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胜卷在握,可哪曾想萧辰居然强悍如斯。

    齐同浦同样也是如此,望着萧辰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今萧辰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但他们已经彻底得罪死萧辰,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的。

    他堂堂齐家的当家人,怎么可能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低头认错,这是他不能接受的。

    哪怕萧辰可能是一位堪比极境宗师的高手也不行,极境宗师虽然难得,但是他齐家也不是没能力招募到。

    单凭这个,萧辰还不足以让他低头,让整个齐家低头。

    他打定主意,冷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

    其他人见此也默然四散了,没有人不识趣的去提起之前的赌约。

    齐兰馨看到萧辰安然无恙,有些激动的冲上去,突兀抱住了萧辰道:"你没事就好了。"

    萧辰怔了一下,苦笑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用力勒着我的脖子。"

    齐兰馨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手,这时齐家众人都散了,就他们两个,她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色微红显得有几分尴尬。

    片刻,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凝重的开口道:"你打伤了赵杰,还得罪死了他,恐怕你在渤海待着不安全了。"

    "你觉得我会怕他?"

    萧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一个小小的赵杰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

    他连半步神境都杀过,难不成赵家能请动一位比半步神境还强的人出手不成?

    "你才到渤海几天,不知道赵家的厉害,连爷爷都要重视赵家一二,不敢随意得罪。"

    齐兰馨见萧辰有些不以为然,立刻提醒道。

    "无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又有何惧之?"

    萧辰背负双手,徐徐说道。

    一时间,他仿佛变了个人一般,让一旁的齐兰馨都为之一怔。

    "呵呵,小伙子年纪不大,但是气魄倒是不小。"

    这时,一旁走出来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齐兰馨看到老者,立刻脆生生喊道:"爷爷!"

    她笑着跑了过去,刚想把之前的事叙述一遍,但老爷子只是摆了摆手道:"你不用说,我刚刚也在,都看到了。"

    "那爷爷不管管嘛?"

    齐兰馨有些不满的问道。

    齐同浦等人的态度很明显,铁了心要把萧辰逼走,似乎现在还不打算回头。

    "怎么?小丫头长大了,动了春心,我是留不住你啦?"

    老人笑呵呵的调侃道。

    "哎呀,您胡说什么。"

    齐兰馨脸色一红,有些娇嗔道。

    老人没有再继续多说,而是对着萧辰遥遥招手道:"萧辰,你跟我来。"

    萧辰点头跟了上去,三人一起走到一个小亭子里坐下,很快就有侍女送了上果盘和茶水。

    老爷子喝了口茶,才缓缓开口道:"老头子我性子直,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你我都明白,兰馨的这门婚事说白了是个政治阴谋,你不否认吧?"

    渤海齐家其实是齐家的一个旁系,不过他们扎根渤海后,发展十分迅速。

    以前倒也无所谓,但是近些年来,却引起了京城齐家的注意。

    近亲、远亲之间的隔阂无论在哪儿,都是一个家族的核心矛盾,何况是齐家这么庞大的一个家族,这个矛盾也被无限放大了。

    京城那边看到渤海齐家发展的这么好,也坐不住了,自然想完全掌控这股势力收为己用。

    但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道理谁都懂,渤海齐家自然不例外。

    齐兰馨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这些事她也明白,听到老爷子这么直白的对着萧辰说出来,她脸色略微有些黯然。

    萧辰不可否置的点了点头道:"不粗。"

    "那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是不可能成功的,一来,我不会牺牲兰馨的幸福,她的未来我会让她自己做主,二来,这件事并不是我答应,或者同浦点头就能成功的,阻力比你想的要大的多。"

    老爷子盯着萧辰说道。

    "既然老爷子这么坦白说了,我也不隐瞒了,我是军区的人,这也只是上面交给我的一个任务,无论如何都要完成的,我更希望能‘和平’的解决。"

    一旁的齐兰馨闻言,眼中微不可察闪过一丝失落。

    萧辰来娶她,只是一个任务,说难听点就是逢场作戏罢了。

    萧辰又继续说道:"至于齐小姐的婚事,我跟老爷子想法一样,因为我也不打算真娶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

    萧辰的一番话不禁让老爷子有些诧异的多看了几眼他。

    老爷子突兀笑了笑道:"那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打算完成这个‘任务’的?"萧辰沉默半晌,缓缓起身,而后伸出一双手道:"若有自知自明,自当望风而降,若负隅顽抗,我也只好用这双拳头打得他们胆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