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萧辰的‘狂妄’,老爷子似乎并没有动气,到了他这个年纪,考虑问题也周全的许多。

    三人聊了片刻,萧辰便离开了,直到萧辰走远后。

    老爷子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我活了一大把年纪,如今居然看不透一个二十来岁的后辈。"

    "兰馨你也回去准备一下吧,明天就是你们的订婚宴了,虽然只是做个样子,但是有‘不少人’都盯着呢。"

    他徐徐道。

    ……

    萧辰离开齐家,便回了酒店,他刚刚上了楼,准备开门,突然耳朵一动听到了什么。

    只见他双眼一亮往里面扫了一眼,当即脸色沉了下来。

    此时,房间内。

    不少人都站在房门左右,紧盯着门口,而屋子里的夏紫菡十分平静的坐在那,双手被捆了起来,嘴上也贴着胶布。

    不过她却丝毫不慌张,因为她知道等师傅回来了,这些人都得死!

    也许是听到了走廊外的脚步声,旁边一个男人做出嘘声的动作。

    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坐在夏紫菡身旁的一个男子则拿着一把手枪。

    他打量着夏紫菡凹凸有致的身材,眼中露出一丝淫邪。

    虽然夏紫菡才十四五岁,但是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

    只听见门外传来门卡的滴滴声,房门慢慢打开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准备在开门的一瞬间拿下萧辰。

    然而房门缓缓打开,门外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众人一怔,有些不知所然。

    "人呢?"

    一旁的男子大着胆子探出头去,刚刚伸出半个身子,只听见他传来一阵惨叫。

    众人为之一惊,立刻警惕了起来。

    只见那名男子身体僵硬的倒了下来,而他的脑袋却十分诡异的一百八十度扭曲了,还圆睁着眼睛,显然是死不瞑目。

    "你们还真是胆子够大,居然还打我的主意。"

    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不少人面面相觑,但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他们都不愿意贸然先冲出去。

    不多时,萧辰背负双手淡然走了进来,他环视了一眼众人。

    萧辰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他们不禁后退了几步。

    为首的男子见此,微微皱了皱眉头,但随即就冷笑了起来道:"小子,你还是真是胆子够大,明知里面有埋伏也敢进来?"

    "一群乌合之众,我又有何惧?"

    萧辰淡然道。

    其不屑之意溢于言表,让男子不禁大怒道:"狂妄!"

    说完,他立刻举起手枪瞄准了萧辰,顺势打开了保险。

    "呵呵,我就不信你还快的过枪不成?给你一个机会,跪下,乖乖素手就擒,或许能让你多活一会儿。"

    "至于这个小姑娘,倒是好苗子,等我玩完就送给宗门,说不定能成为一个极品的炉鼎。"

    男子嚣张的大笑道。

    听到男子的话,萧辰眼神也冷了下来。

    炉鼎一般是让女子修炼某种功法,然后喂食一些特殊的药物,以达到将其的身体便成修炼工具的存在。

    而沦为炉鼎的女子,一般都是生不如死,在古时,穷苦家人的女儿养不起,才会出此下策送出去。

    而如今,炉鼎作为一门天怒人怨的修炼办法,这种‘合欢’功法是世人所不容的邪门歪道,其道统早就灭亡了,这些办法也随之失传。

    萧辰忽然想起了什么,眯着眼睛问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秋海棠应该和你认识吧?"

    秋海棠修炼的媚术,正是合欢邪功之一的一种。

    "呵呵,看来你还是有点脑子,既然你猜到了,我也不怕告诉你,秋海棠是我的大师姐,怪就怪在你认出了我大师姐的身份,为了宗门,你只能死了。"

    男子冷笑道。

    他说完拿出手机拨动了一个电话道:"大师姐,人已经拿下了,你要怎么处理?"

    "等我上来。"

    那边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动手,把这小子捆起来。"

    男子说完,一个男子拿着绳子刚准备上前,只见萧辰突然开口道:"还真是不知死活,本不打算理会你们,没想到你们居然惹到了我头上,那我只好顺手把你们道统给灭个干净了。"

    "你他妈说……"

    男子暴怒着,话还没说完,只见萧辰的身形一动,仅仅一个眨眼不到,萧辰已经到了他面前。

    "咔嚓!"

    萧辰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以至于他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

    其他人见此一惊,立刻冲了上来,只见萧辰不急不缓的从将桌子的一个杯子捏得粉碎,而后向众人一撒。

    这些尖锐的玻璃渣此时变的比子弹还恐怖,瞬间将他们打成了筛子,死相十分凄惨。

    一时间,整个房间内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而除了萧辰和夏紫菡外,则没有一个活人了。

    萧辰给夏紫菡解开绳子,夏紫菡立刻扑倒萧辰怀中说道:"师傅,我……"

    "好了,不用说了,这事跟你没关系。"

    萧辰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

    半晌,夏紫菡突然开口道:"师傅,她来了。"

    萧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小丫头就超强的听力,而且辨识度十分高。

    此时,一男一女一起上了楼,直奔萧辰所在的房间。

    他们在门外,刚准备进来,男子推门的手突然一怔,十分警惕的说道:"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秋海棠也皱了皱眉头道:"等我先打个电话。"

    她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后退。

    但就在这时,房门突兀打开,男子猛然被拉了进去,顿时发出了一道惨叫声,这声音又猛然戛然而止。

    这让秋海棠背后惊起一身冷汗,想都没想扭头就准备跑。

    "现在才知道跑?你不觉得晚了点?"

    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耳畔传来了萧辰的声音。

    她有些惊恐的扭过头,只见萧辰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身边,笑眯眯的望着他。

    只是这笑容落在秋海棠眼中,却如同修罗恶鬼般狰狞。

    她怔怔的望了一眼萧辰所在的房间,颤声道:"你把他们都杀了?"

    "你觉得我会对贸然闯进自己家的不速之客,会手软嘛?"

    萧辰冷声道。

    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在背后计划的,他也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

    秋海棠闻言,双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她毕竟只是弱女子,面对萧辰这种煞神自然会害怕。她眼神闪烁着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丝妩媚的笑容,然后双手攀上了萧辰的肩膀,一脸风情万种的说道:"只要公子能饶了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