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完还吹了一口香风,这样诱人的姿态,换了任何一个正常男人早就被迷的神魂颠倒了。

    但是萧辰却神色自若道:"别费心思了,你觉得你的媚术对我有用嘛?"

    萧辰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拎着其回了房间。

    秋海棠被萧辰甩到了沙发,没等她缓过神,一旁的夏紫菡拿起了手枪,用黑幽幽的枪口对准了她道:"哼,老实点。"

    "我错了,公子能不能放我一马。"

    此时的秋海棠楚楚可怜的说道。

    但是萧辰又岂会这么容易被她的表面蒙骗。

    "是你要杀我,你觉得呢?"

    萧辰的冷漠让秋海棠的心沉到了谷底,她明白自己的媚术对萧辰根本没有作用,而且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青年,也不像表面那般和善。

    看着满地的尸体,她的脸色愈发难看。

    "这事只是一个误会,只要公子答应放了我,我愿意拿出补偿,一定不会让公子失望的。"

    "那你说说,你觉得什么东西能打动我?"

    萧辰坐了下来,戏谑的看着她。

    秋海棠这种女人,满口谎话,他根本就不信。

    "功法,宝物,丹药,我们什么都有,而且我们宗门的势力渗透十分广,很多高官贵人的身边都有我们宗门的人,无论你想要什么,我们都有办法弄到。"

    秋海棠循循善诱道。

    "哦?你直接告诉我,你们宗门人员名单和首脑的位置,我也可以答应放了你。"

    萧辰闻言眉头一挑道。

    秋海棠的这番话可是个大消息了,他们居然用类似秋海棠这般修炼过媚术的女人,去控制一些有钱有势的高官贵人。

    秋海棠闻言皱了皱眉头道:"这个不行,你只能通过我和她们交涉。"

    "既然这样,那你就没用了。"

    萧辰摆了摆手。

    夏紫菡立刻打开了手枪的保险,这让秋海棠吓的脸色一白立刻道:"别杀我,我说,我说!"

    她脸色阴晴不定,拿起了桌子上的纸币开始写了一份名单。

    片刻,她写完后,有些犹豫的将名单递给了萧辰。

    萧辰扫了一眼,越看越心惊,这名单里面,甚至有些省级高官都被控制了。

    这要是任由其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十年,这华夏岂不是要翻天了?

    但是这个宗门的掌门的信息,秋海棠却没写。

    "别告诉你不知道宗门的掌门是谁。"

    萧辰冷声道。

    "我们都叫她姥姥,并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她的行踪也是飘忽不定的,想联系上她,只有提前给出信号,等她确定了后,才会来找我们。"

    秋海棠说道。

    "等我先核实一下,如果消息有误,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萧辰拿着名单走了出去。

    他犹豫了一下,拨动了当初他在火车上接通的电话号码。

    "喂?"

    "我是萧辰。"

    "萧少将啊,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张秘书立刻问道。

    "不是,我这里有份名单……"

    萧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一遍。

    那头听完后沉默了半晌,严肃的问道:"您能确定消息的正确性嘛?"

    这份名单涉及了太多大人物,可不是说查就能查的。

    "我如果确定,就不会找你了,你自己查一下吧,然后自行处理。"

    萧辰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他也只是出于好心通知告知一下,至于怎么处理就跟他没关系了。

    这个酒店已经不能待了,毕竟一下子死了那么多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是一件很震撼的事情。

    反正当初房间是齐正康给他开的,也查不过他身上。

    他和夏紫菡带着秋海棠坐上车换了另外一家。

    次日。

    齐家大小姐齐兰馨订婚宴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渤海,不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纷纷来祝贺。

    酒店外,豪车如云,随便一辆拿出来都低于几百万。

    而里面更是挤满了平日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一个个随从簇拥着,彰显其了不得的身份。

    一旁的桌子上,齐东升脸色不爽的喝着闷酒。

    齐正康则瞥了他一眼道:"大哥,事已至此,何必太过纠结?"

    他可以算是整个齐家最看得开的人,无论萧辰会不会成为他的‘小舅子’,对他的影响都不大。

    因为他只是齐家众多后辈之一,无论是各家各脉家族产业,还是别的,都轮不到他接手。

    手上无权,自然不担心被人夺走。

    "哼,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齐东升冷哼道。

    "昨天那场赌斗,我们都看到了,那小子可能是个极境宗师啊!这偌大的东北有谁能威胁到他?"

    齐正康摇头道。

    "他再厉害,在这东北也是孤身一人,如今他得罪了赵公子,只怕这订婚宴可不平静。"

    齐东升冷笑道。

    酒店外,一辆轿车上,萧辰刚准备下车,突然接到电话,是朴俊贤打来的。

    "什么事?"

    "萧先生,我接到消息,这东北起码一半以上的大小势力都集中在了龙湾市,据内线说,他们好像是要大闹您的婚礼。"

    萧辰听完,淡然道:"那正好,一起收拾了,也省得我浪费时间一个个去找。"

    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另一边的朴俊贤有些愕然的放下手机。

    他脸色犹豫了片刻,对着一众手下吩咐道:"集合暗爪最精锐的高手跟我走。"

    ……

    萧辰下了车,径直走进大厅,一路上不少人都面带笑容的向他道喜。

    萧辰也不好冷着脸,只能硬着头皮一一回应,这让他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人生中第一次’婚礼‘,居然是在这里,还是和一群自己不熟的人。

    齐同浦看到了人群中的萧辰,眼中寒芒闪烁。

    不多时,一个下人跑过来,对着他耳语片刻。他听完点了点头,走上了高台道:"诸位,我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有些不法之徒可能是对我们齐家心有不忿,所以正在往这里赶,为了诸位的安全考虑,我建议这次订婚宴取消,日后再改时间另行举办。

    "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

    不少人脸色一变,十分诧异的说道。

    "哼,我倒要看看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倘若他们真敢搅了齐家的婚礼,我王傲第一个弄死他!"

    一位中年男子不屑的说道,他身旁跟着七八位精壮保镖,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随着他话音刚落,只见外面蓦然停了几十辆车,将道路都堵住了。

    车上纷纷下来一大群人,让人心惊的是,这些人最差也是内劲武者。

    其中甚至有不少化劲强者和外功高手!

    这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武道高手,如同接到命令一般,一齐出现在这里。

    众人见此尽皆脸色一变,这么’豪华‘的阵容,无论放在哪儿,都是一股毁灭性的势力!连同那位之前不屑叫嚣的王熬也是脸色一变,顿时不敢说话了,生怕自己被注意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