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闯了进来,不少宾客心中都惊怒不已,连齐家的场子都敢砸,谁胆子这肥?

    令人不解的是,齐家众人似乎十分有默契一般,竟然一个出头的都没有,都在冷眼旁观,好像这事跟他们没关系一般,或者说他们乐于看到这种事。

    只见不多时,一辆宾利慢慢停在了门口,一个拄着拐杖的男子,脸色阴霾的走下了车。

    此人正是赵杰,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隐隐有以其为尊的意思。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众人哪怕再傻都看出来了,这些人都是赵家喊来的。

    "小子,你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

    赵杰望着萧辰,冷冷的说道。

    昨天那事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最丢脸的一次,这仇他不可能不报。

    "赵杰!"

    没等萧辰说话,后堂走出来一位穿着婚纱的女子。

    齐兰馨对着其怒斥道:"昨天的赌斗可是说的好好的,你输了为何还纠缠不清?"

    "兰馨,你这就错怪我了,我赵杰说话可是一言九鼎,我今天来可不是跟你纠缠不清,而是和这小子的私人恩怨,这是两码事。"

    赵杰神色不变的偷换概念道。

    "当然,如果这小子愿意跪在地上求饶,主动打破之前的约定,我也可以饶他一命。"

    赵杰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道。

    他这次可是距离了半个东北的各大高手,这股力量加在一起几乎可以横扫渤海。

    别说萧辰可能只是极境宗师,哪怕他是极境巅峰,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蚁多咬死象的道理,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说到底,萧辰也只是人,肉体凡胎,总会死。

    "你!"

    齐兰馨也看出了赵杰的企图,一时间气的说不出来话。

    "萧辰,赵公子只是找你罢了,我劝你还是出去,不要连累我们吧。"

    这时,齐同浦冷着脸上前道,他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是啊,这么多宾客在这呢,万一到时候混乱起来,不小心误伤了哪一个,这可不好交代。"

    齐东升也点头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还是出去吧。"

    随着两人这么说,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道。

    大多都是冷眼旁观,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走吧,难道你还要我让人‘请’你出去不成?"

    赵杰冷笑道。

    齐家和他沆瀣一气,这里又是他们的地盘,萧辰还不是随他们拿捏。

    ‘等老子弄死你,我看看还有谁敢跟我抢兰馨。’

    赵杰目光闪动,望着萧辰的眼中满是杀机。

    "你就这么笃定吃定我了?"

    纵然面对这么多人对他虎视眈眈,萧辰依旧淡然道。

    "我就不信,你一个人再厉害能翻了天不成?"

    赵杰冷笑道,他对着身旁几个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上前把萧辰抓起来。

    "我谁敢动我们暗爪的人!"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传荡了整个大厅。

    只见朴俊贤带着十几个人傲然走了进来,所过之处,尽皆避让开来。

    "这不是暗爪的头,朴俊贤嘛?"

    有人认出来人,脸色微变道。

    "难不成这萧辰和暗爪还大有渊源不成?"

    不少因为赵杰的命令而来的小势力纷纷有些犹豫了起来。

    暗爪的名气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可谓是响当当的。

    收钱办事,哪怕是天王老子,只要交了钱,都能想办法弄死你。

    因其行事作风狠辣、干脆,不少人都不愿意招惹暗爪的人。

    "这小子怎么跟暗爪扯上关系?"

    齐同浦的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让他感觉事情有些棘手了。

    "爸,放心吧,你觉得暗爪再护短,会为了萧辰去得罪半个东北嘛?"

    齐东升不以为然道冷笑道。

    哪怕萧辰是一位极境宗师,但是为了一个人得罪赵家,半个东北的势力,这实属不智。

    当权者自然需要懂得权衡利弊,哪些棋子该舍弃,像朴俊贤这种大佬应该明白的。

    齐同浦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么说来,这小子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他了。"

    赵杰看到朴俊贤眉头一皱,冷声道:"朴俊贤,你们暗爪的威名我也素有耳闻,但是此人跟我有过节,这仇不是你能出面就化解得了的。"

    他说完挥了下手,人群中立刻簇拥着两位男子走了出来。

    这两人毫不掩饰的释放着极境的威压,让附近众人脸色一变。

    "好大的手笔,居然请动了两位极境宗师出面!看来这齐家的女婿是惹了大麻烦啊。"

    "我看暗爪也不可能因为一个成员就和赵家死磕吧?这要是真打起来,暗爪也是凶多吉少,这买卖不划算。"

    有人揣测道。

    朴俊贤扫了一眼那两人,熟视无睹的转而望向赵杰道:"赵杰,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想对我们暗爪的首领下手!"

    他的声音中运用了一丝真气传音,顿时震得大厅中众人震耳欲聋。

    赵杰也是脸色一白,他缓了片刻刚准备发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首领?"

    他有些愕然的望向萧辰,只见萧辰漫步走到了朴俊贤等人面前。

    暗爪十几位高层,每个人实力都不低于化劲,尽皆半跪在地上齐声喊道:"属下来迟,还望首领恕罪!"

    "他…他是暗爪的头儿?"

    齐东升呆住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齐同浦也如同石化般愣在那,这个小子才来渤海几天,居然当上了暗爪的头儿?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不会相信这件事。

    众人也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消化着这个惊人的大消息。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能一众化劲强者,乃至极境宗师都俯首。

    那些小势力也纷纷脸色一变,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萧辰是暗爪的头儿,他们要对萧辰下手,不就是变相跟暗爪开战嘛?

    那些大势力也许底蕴够深,不会顾忌太多,但是他们这些小势力可就没那么大胆子了。

    暗爪随便出动几个化劲强者,就能把他们整个组织都灭掉,而且赵家也不可能因为他们这些小势力而替他们出头。

    一时间,不少人都想明白了,纷纷后退,一个接一个悄悄离开了大厅。

    原本一百来人的队伍,一下子就少了一大半,这让赵杰脸色十分难看。他眼中杀机闪烁,咬着牙齿说道:"好一个暗爪,真当我赵家治不了你们是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