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说的好像你是将军一样?"

    赵杰戏谑的笑道。

    "我不是,难道你是?"

    萧辰淡然说道。

    此言一出,不少人怔了一下,随即爆发出哄堂大笑。

    一个二十出头年轻人大放厥词说自己是一位将军?

    这就好比一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乞丐在跟别人吹嘘自己是亿万富翁。

    简直太可笑了!

    "萧辰,你怕是得了妄想症吧?"

    齐东升讥讽道。

    ",这人公然冒充自己是一位将军,是不是犯法的啊?"

    赵杰故作姿态问道。

    何文栋脸色冷漠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居然敢冒充公职人员,这件事我会上报并加在他的控告里面。"

    不止赵杰等人在嘲笑萧辰,连朴俊贤等人也是一头冷汗。

    萧辰冒充啥不好,非要说自己是个将军,这种大官能冒充嘛?

    严重的话,会掉脑袋的!

    他欲言又止看了看萧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我说萧辰啊,萧辰,你这下就是自寻死路了。"

    齐同浦毫不掩饰的讥笑道。

    就凭萧辰这句话,他们就有办法把萧辰打进万劫不复的地步。

    哪怕京城那边想帮忙,也无济于事。

    "动手,把这个冒充将军的小子给抓起来。"

    何文栋已经懒得跟他废话了,正好萧辰给了他一个好借口,事情也简单多了。

    只见萧辰眼睛一眯,一阵无形的气势释放了出来,那些准备上前拘捕萧辰的警员也为之一顿。

    萧辰不急不缓的拿出手机拨动了一个电话。

    "呵呵,你还打算打电话给谁啊?我告诉你,就凭你刚刚说的那句话,天王老子都帮不了你了。"

    赵杰冷笑道。

    "无妨,就让他打电话,我倒要看看谁这么不知死活敢替一位冒充将军的小子求情?"

    何文栋毫不在意的说道。

    不多时,电话接通了,萧辰打开了免提。

    那边立刻传来张秘书的声音道:"萧少将,有什么吩咐?"

    "萧少将!?"

    听到这句话,不少人脸色一怔,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真的是一位将军?

    哪怕只是少将也不得了了,要知道华夏有多少将军,又有多少二十出头就能当上将军的?这简直是开国以来首一例!

    一旁的齐家众人脸色各异,齐同浦更是差点咬掉了舌头,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萧辰。

    齐东升脸色十分难看,他根本不信萧辰是一位将军,当即反驳道:"你以为提前找个托,编个谎话我们就信了嘛?"

    "萧辰,你是不是太天真了,要编也编的像一点,非要冒充什么将军?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赵杰也点头道:"我赵家虽然地处东北,但是消息也十分灵通,近十年来,我们从未听说过有哪位萧姓将军,更别谈二十出头就当上将军的,萧辰,你这个谎只怕圆不上了。"

    "张秘书,这边有个人怀疑我的身份,你可否替我解释一下?"

    萧辰淡然道。

    何文栋径直走上前一把夺过手机,一副趾高气昂的对着电话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知不知道协助他人冒充将军也是大罪?"

    "你又是哪位?"

    张秘书口气冷淡的反问道。

    "哼,我是的何文栋。"

    何文栋傲然道。

    电话那头沉默一下,半晌才开口道:"哦,查到了,何文栋是吧,也敢对老子大呼小叫?是不是不想干了?"

    张秘书一顿劈头盖脸的怒斥,一下子把何文栋整懵了。

    他说话的气势不像是装出来的,似乎本就是上级对下级说话的那种口吻。

    "你到底是谁?"

    何文栋有些心惊的问道。

    "我是张志伟,机要秘书长,编号xxxxx。"

    直到张秘书报出自己的编号,何文栋才彻底慌神了。

    "张…张秘书,哎,不好意思,是我鲁莽了,你有什么吩咐?"

    何文栋瞬间变脸,谄媚道。

    他混了这么多年官场,自然知道什么叫能屈能伸。

    何文栋满天大汗的连连附和道。

    直到那边挂断了电话,何文栋脸色变的十分难看,有些惶恐的看着萧辰,他干咽了口唾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这事…纯属是误会啊。"

    一瞬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萧辰真是一位将军,更劲爆的是,他还是蛟龙特战队的总指挥官!

    这意味着什么,不用多说,在场众人几乎都明白。

    齐东升的脸色如同吃了个死苍蝇般难看,他张了张嘴几欲说话,却无力反驳。

    连何文栋都认定了萧辰的身份,他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欺骗自己,这不是真的。

    赵杰脸上的冷笑也瞬息凝固了,如同见了鬼一般看着这一幕。

    他惹到了一位蛟龙少将的头上?还结下了无法化解的仇。

    ‘完了,我死定了!’赵杰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就算萧辰不动他,这事传到家族里,家主也会拿他开刀,用以向萧辰表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