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同浦有些失神的愣在当场,他沉默了半晌,有些苦涩的叹了口气道:"哎……"

    如果当初他对萧辰的态度能稍微好一点,不至于闹的这么僵,那么这位侄女婿简直就是上天送给他们齐家的大礼。

    可这一切都被他给搞砸了,好好的订婚宴被他们给毁了,他们和这位金龟婿自然也不可能重归于好了。

    一位二十出头的少将,还是蛟龙特战队的总指挥官,这样潜力无限的人才,如果能笼络住,那么他齐家未来会说一片光芒。

    齐正康早就看的目瞪口呆,他不禁背后出了一身冷汗,幸亏自己收手的早,没有和萧辰撕破脸色,不然自己恐怕连现在的地位都保不住了。

    一旁的齐兰馨也是惊讶的张大了小嘴,萧辰居然来头这么大,这让有她些发愣的缓不过神。

    萧辰直视着何文栋道:"这个人带着一群人,贸然闯进我的订婚宴,显然意图不轨,何书记你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吧?"

    萧辰的声音不大,但字字却如同雷点般打在何文栋耳畔。

    他讪笑着点了点头,立刻转身对着一群手下吩咐道:"把赵杰,还有这群乌合之众全部给我抓起来!没有我的批准,一个人都不能放!"

    话音一落,众多警员立刻行动了起来,将赵杰为首的众人全部逮捕,押上了警车。

    一转眼,情况就来了个大逆转,不少看戏的宾客都反应不过来。

    很多人更是感叹的摇了摇头,所谓人不可貌相,这句话适用在萧辰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吧。

    "萧将军,这样…"

    何文栋望着萧辰,意犹未尽的说道。

    "嗯,走吧。"

    萧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打发道。

    但是何文栋却丝毫没有生气,反而长松了一口气。

    他可是差一点就得罪死了一位蛟龙指挥官,要不是运气好,只怕自己的仕途全完了。

    何文栋带着一群人迅速的离开了,临走时还对着几个被逮捕的人踹了几脚,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

    这时,赵杰等人离开后,气氛也缓和了许多。

    不少人都纷纷围上来,跟萧辰热情的打招呼,想混个脸熟。

    这么一位潜力无限的大人物,要是能搭上话,那么日后飞黄腾达还不是指日可待。

    可是萧辰似乎并没有兴趣跟他们玩这些客套,被其打发了几批人后。

    他们也立刻转向了齐同浦,对着齐同浦道喜起来。

    齐家有了这么一个女婿,只怕日后赵家都比不上齐家了。

    一个家族如果有人当上了将军,单单这个名号就能保证一个家族兴旺百年

    !

    齐同浦被众人簇拥着恭喜,但是脸色却十分难看。

    这无疑是再次打他的脸,可事实摆在眼前,他却无可奈何。

    齐同浦望着萧辰的背影,暗自叹了口气,心中默道:"此子日后必将是人中龙凤,看来我不低头也不行了。"

    ……

    订婚宴照常举行了,但是婚宴的主角,萧辰和齐兰馨却不见了踪影。

    连同几个齐家的嫡系人物也悄悄离开了,将大厅的事交给几个后辈招呼。

    一处安静的房间里。

    齐家老小都静坐在里面,没有人开口说话,气氛很是沉闷。

    而上位坐着的是老爷子,他闭着眼睛似乎也不打算开口。

    齐同浦望了望老爷子,忍不住开口道:"爸,这事是我错了,等会儿萧先生来了,我会亲自赔礼道歉。"

    老爷子似乎睡着了一般,眼睛依旧眯着,没有说话。

    齐同浦转身盯住了齐东升,齐东升在他父亲凌厉的目光注视下,浑身都不自在。

    "今天赵杰的事,恐怕你是知情的吧?"

    齐东升脸色讪讪的点了点头。

    "你和赵杰联手想给萧先生下套,只怕萧先生是知道的,如果萧先生想如何处置你,我是不会帮你说情的,你好自为之。"

    齐同浦冷漠的说道。

    豪门无亲情,被齐同浦诠释的淋漓尽致。

    哪怕齐东升是他的亲生儿子,还是最看重的长子。

    但是触及到家族利益的时候,他也会毫不留情的抛弃。

    齐东升闻言脸色一白,似乎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只是低着头不敢说话。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祈祷萧辰能留他一条命了。

    房间内,整个齐家老少脸色各异,大都心怀鬼胎。

    有人心中暗喜,因为他们并没有插手这件事;有人忧虑不安,他们是和齐同浦同一战线的。

    也有像齐正康这样,一脸无所谓,反正他没有太过得罪萧辰,萧辰也不太可能为了之前一点小事,找他秋后算账。

    不多时,房门打开了。

    老爷子也蓦然睁开了眼,可进来的却是齐兰馨。

    "兰馨,萧先生呢?"

    齐同浦望了望门外,并没有萧辰的身影。

    齐兰馨咬了咬嘴唇道:"他…走了。"

    "什么?萧先生走了?"

    老爷子闻言一怔,有些震惊的起身道。

    萧辰这不告而别,是不是意味着他对齐家的过分行为,十分不满了。

    老爷子眉头紧锁,心中暗道。

    他倒是宁愿回来,大不了处罚一顿这些不争气的后辈,也能给萧辰一个交代,可这不辞而别,其中的意思就耐人寻味了。

    齐兰馨脸色也有些黯然,虽然萧辰走之前只跟她打过招呼,但听到他要走的消息,心里依旧很不是滋味。

    自己长的这么倾国倾城,别人想娶她都争破了头,而萧辰已经快要‘成功了’,却在这个时候离开。

    ‘反正婚也结了,萧辰,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

    齐兰馨目光闪动,心中暗道。

    "对了,他走之前跟我说一些话,让我转告你们。"

    齐兰馨又继续说道:"他说齐家想安稳的在渤海发展下去,就老实接受京城那头的控制,因为这华夏快要变天了!"

    ……

    一个大型游轮港口。

    萧辰背负双手望着眼前这一望无际的大海。

    他身旁跟着朴俊贤等人,朴俊贤脸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他也没有想到,萧辰的来头居然这么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年纪轻轻却胆识过人,实力超绝。

    "萧先生,你要离开渤海了嘛?"

    朴俊贤问道。

    "还有一些事,等我先处理完。"

    萧辰说完,目光蓦然盯住了从一位戴着墨镜、面纱的女子。女子四处张望了一下,缓缓从一艘客轮上走了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