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女子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让别人看不清脸。

    但是萧辰透视之下,根本无处遁形。

    这女人的面纱下是一张略带妖媚的脸,也难怪她会穿成这样,就这张脸,无论走到哪,估计回头率都是百分百吧。

    这里也是秋海棠和其他人联系的中转站,所有消息都要经过一个人去传递,想来就是眼前这个女人了。

    "你回去吧。"

    萧辰对着朴俊贤说了一声,便朝着女子走的方向跟了上去。

    足足走了半个小时,女子上了一辆车,正当她准备开车时。

    突然车门被人打开,萧辰淡然坐了进来。

    女人见此一惊,立刻朝着怀里摸去,想抽出藏在其中的匕首。

    但是萧辰的速度更快,直接拿出一把手枪在她面前晃了晃,示意她别乱动。

    不得不说,正常人对枪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特别是当黑幽幽的枪口对住了自己的脑袋时,心理素质稍差点,会当场尿裤子也说不准。

    女人自然也是正常人之列,当看到萧辰拿出手枪对准了她时,吓的身体都微微发抖道:"别…别杀我,你要钱我可以给你。"

    她只是把萧辰当成了普通的劫匪,立刻慌张的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沓现金。

    "你是叫严芯怡,没错吧?"

    萧辰丝毫没有看那沓钱,而是脸色平静的问道。

    虽然戴着墨镜,但是女子眼中却闪过一丝愕然。

    她立刻摇了摇头道:"不是,你认错人?了。"

    萧辰也懒得多废话,直接拉开了手机的保险。

    "咔哒!"

    子弹上膛的声音,吓的女人脸色大变,立刻喊道:"我是严芯怡,别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带我去找你们掌门,我可以保证我不杀你,如果你想玩什么花样,那我也不会心慈手软的。"

    萧辰淡然道。

    严芯怡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萧辰,她们宗门的存在是绝密,而眼前这个男子看起来什么都知道一样。

    显然是门下某个弟子身份暴露了,但此时她也来不及多想了,万一眼前这个男人真的开枪,自己就死得太不明不白了。

    "师傅不在东北,她去了南海。"

    严芯怡犹豫了片刻道。

    萧辰皱了皱眉头,严芯怡见此心头一跳,立刻解释道:"我真的没骗你,师傅几天前就去了南海,据说是要找她一个弟子办些事。"

    "你只需要告诉我,怎么找到她?"

    萧辰问道。

    "我们是无法主动联系师傅的,只有她来找我们,但是你可以去南海找我的那个同门,你能找到她,一定能顺藤摸瓜找到师傅。"

    严芯怡解释道。

    "那你把那人的信息地址给我。"

    萧辰见她不像是在说话,沉默了半晌问道。

    "她很好找,她是华夏知名女星,范彤彤。"

    萧辰闻言瞳孔微微一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范彤彤也是这个宗门的人之一?

    ……

    南海。

    知名女星范彤彤的巡回演唱会的后台。

    刚刚结束演出的范彤彤突然脸色一白,捂着小腹坐在椅子上踹着粗气。

    她掀起衣服,小腹上有一道已经快淡化看不见的疤痕。

    这是当初萧辰为她取出体内蛊虫时,留下的疤痕。

    至于当初那条蛊虫怎么进去她体内了,她心里隐约已经有了答案。

    虽然蛊虫被取出了,但是那蛊虫不知道在她身体里待了多久,自身的精血都损耗了不少,这不是简单的调理一下就能马上恢复的。

    不过相比之前,自己这个‘怪病’已经好了很多,可能还需要三五年的调养才能恢复如初。

    "咯吱…"

    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范彤彤没有回头,只是随意说了句道:"知夏,我今天精神不太好,我准备回去休息了。"

    "彤彤,你这些年倒是混的不错啊。"

    然而,身后回应她的,却是另外一道声音。

    范彤彤闻言,身子猛然一僵,立刻回头望着眼前这位看起来三十左右的美妇人。

    "师…傅?"

    范彤彤有些诧异的喊道。

    "呵呵,乖徒儿,快过来让为师看看,多年未见,你倒是愈发漂亮了。"

    美妇人笑吟吟的说道。

    范彤彤脸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听话的走了过去。

    妇人拉着范彤彤的手,像看着一件精挑细选的艺术品般打量着她。

    突然,她伸手摸向了范彤彤的小腹,范彤彤犹豫了一下,没有躲开。

    仅仅一瞬间,妇人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

    她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紧盯着范彤彤道:"它去哪儿了?"

    "什么东西?"

    范彤彤故作不知的反问道。

    妇人脸色一下子就阴霾了下来,一巴掌的抽了过来,将其抽翻在地。

    "彤彤,我再问你一遍,它去哪儿了?"

    范彤彤捂着脸,脸色有些慌张,她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如果她告诉妇人,那只蛊虫被萧辰拿走了,那么萧辰一定会有危险的。

    虽然她已经‘脱离’宗门多年,但她也是十分了解宗门的势力有多恐怖,还有她这位师傅,又是多么心狠手辣。

    妇人见范彤彤不说话,走上前掐住了她的脖子,眯着眼睛,杀气腾腾的问道:"你如果不说的话,可别怪我不念师徒旧情了。"

    范彤彤眼中满是厌恶的看着她,厉声道:"你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我身体里放了一只蛊虫,还跟我谈什么师徒旧情?"

    "要杀就杀,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说完,范彤彤闭上了眼睛,一副毅然赴死的表情。

    这时,一位女子走了进来说道:"彤彤,晚上张姐她们喊我们去……啊!"

    她话还没说完,看到眼前这一幕,脸色蓦然一变尖叫了出来。

    "知夏!快跑!"

    范彤彤看到来人,立刻喊道。

    然而,妇人反应十分迅速的冲了过去,如同鬼魅般挡住了沈知夏的去路。

    没等她有其他动作,妇人一个掌刀劈在了其肩膀上,让她昏死了过去。

    "这个人跟你关系很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先杀一个泄愤了。"

    妇人脸色冷寒着,作势就要出手。

    "不要!"

    范彤彤焦急的说道。

    "那你是说还是不说?"

    妇人冷笑着盯着她道。范彤彤有些痛苦的叹了口气,半晌才点了点头道:"我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