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家大院。

    萧辰悄悄的回来了,除了父母和妹妹之外,没有惊动其他人。

    毕竟萧辰如今的身份不一样了,南海有很多人都眼巴巴的想见上萧辰一面,希望能攀上点关系。

    但是萧辰却没空浪费时间去应付这些人。

    齐家的事情完成了,张秘书也告诉他,会在几天内将萧辰需要的那批材料送过来。

    这天,萧辰接到了范彤彤打来的电话。

    见到是范彤彤打来的,萧辰脸色一怔。

    他还没闲下去去找范彤彤把事情问清楚,范彤彤倒是提前找他来。

    "喂,萧辰嘛?"

    "嗯,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萧辰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异样的说道:"没有,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有点事想找你。"

    "现在嘛?"

    "对,我在南城咖啡厅。"

    范彤彤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她独自坐在咖啡厅中,距离这间咖啡厅不远处,停着一辆不起眼的车子。

    里面坐着的便是范彤彤的师傅,沈知夏则晕迷的坐在副驾驶位子上。

    妇人手中拿着一个窃听器,目光不停的在咖啡馆四周的行人身上打量着。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萧辰开车停在了咖啡馆,下车走了进去。

    萧辰刚一进门,范彤彤便注意到他来,她有些勉强的笑了笑,算是打着招呼。

    "你脸色不太好看,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萧辰坐了下来,对着范彤彤试探着问道。

    "没…有,我就是想问你一件事。"

    范彤彤摇头道。

    "什么事?"

    "就是之前,你从我体内取走的那只蛊虫,还在你手上嘛?"

    范彤彤有些希冀的问道。

    她师傅似乎对那只蛊虫十分看重,如果能‘和平’解决此事,那是最好不过了。

    她既不希望沈知夏受伤,更不希望看到萧辰被她师傅盯上。

    听到范彤彤突然问起这个,萧辰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据严芯怡说,她师傅来南海就是找范彤彤,好像是要办什么很要紧的事。

    联想到他当初第一次见到范彤彤的时候,那个蛊虫显然是有人故意放进她体内的。

    后来自己经历了这么多事,也明白了‘小白’的身份不简单,大有来头。

    ‘难不成她师傅和苗疆那边有什么关系?’

    萧辰没有多想,点了点头道:"还在我这,怎么了?"

    "你…能不能把它还给我?"

    范彤彤犹豫了一下问道。

    "如果你能告诉我为什么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还给你。"

    萧辰淡然道。

    范彤彤见此,微微皱起了眉头,她用眼神示意萧辰看桌子。

    只见桌子上,范彤彤用茶水写下了几个字,‘你有危险,把蛊虫给我,我去解决’。

    萧辰摇了摇头道:"蛊虫我不能给你,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你师傅在哪儿?"

    见萧辰毫不掩饰的直说了出来,范彤彤脸色一变。

    "你快走!"

    范彤彤说完,蓦然起身加快速度离开了咖啡厅。

    她直奔沈知夏所在的轿车,打开车门上了车。

    "彤彤,你是不是为了这个小白脸,宁愿牺牲你的好姐妹啊?"

    妇人冷声道。

    范彤彤脸色微变,急切的说道:"你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说服他的。"

    "不用了,我看还是我亲自去拿比较好。"

    妇人冷笑了一声,一把抢过范彤彤的手机,拨通了萧辰的电话。

    "小子,晚上在南城路的公园里把蛊虫带上还给我,我就饶了范彤彤,不然你就等着收尸吧。"

    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

    而刚出咖啡厅的萧辰也放下了手机,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

    夜晚。

    南城路的公园就距离白天的咖啡厅不远,但这里处于郊区,公园里的设施都老旧了,所以晚上活动的人不多。

    只有寥寥几个老头老太太在公园边上散步,稍微深入一点则空无一人了。

    因为公园里的路灯都老化了,常年失修,一到晚上,除了天气好的时候有月光外,到处都是黑漆漆的,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萧辰双眼闪动着灵光,朝着某个方向一直深入。

    直到在一个长椅面前停了下来,椅子上坐着三个人,范彤彤扶着昏迷不醒的沈知夏,脸色有些十分难看,其眉宇中隐隐带着忧愁。

    而一旁的美妇人则十分淡然的修剪着自己的指甲。

    直到萧辰来了,美妇人似乎有所感应一般,头也没回的说道:"小子,东西带来了嘛?"

    听到这话,范彤彤脸色一变,立刻回头望去。

    只见萧辰站在不远处,神色自若的朝着她们走来。

    "萧辰!你为什么要来啊?"

    范彤彤又急又气的说道。

    她可是深知自己这位师傅的秉性,一旦萧辰交出了她想要的东西,所有人都得死,哪怕是她,也不会例外。

    对于她师傅来说,她只是一个工具罢了,利用价值完了,就可以抛弃了。

    所以当初她绞尽脑汁想脱离出去,可没想到自己的离开,也是她师傅早已经设计好的圈套。

    而且,她在宗门待了多年,可是深刻的领会了宗门功法的诡异。

    她曾经就亲眼见过,一位实力超绝的武者,不知道被她师傅用了什么办法控制了一般,乖乖的让其束手就擒,直到临死前还脸上还是一副诡异的‘安详’模样。

    所以她纵然见识过了萧辰的厉害,但是她还是担心她师傅会不会还有什么诡异手段,会让萧辰不知觉就中了招。

    "我若不来,只怕明天真的要为你收尸了。"

    萧辰调侃道。

    见到萧辰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美妇人冷哼了一声道:"废话少说,东西呢?"

    萧辰从怀里拿出一个木盒,对着妇人说道:"就在这,你要不要验证一下?"

    他说完便随手将木盒丢给了妇人,妇人接到木盒,脸色一怔。

    很是意外的看着萧辰,她没想到萧辰居然这么干脆的就把东西交给了她。

    她感受着木盒里传来的震动,妇人脸色一喜,急迫的打开木盒。

    木盒一打开,只见小白直立着身子露出两颗锋利的獠牙对着妇人发出‘咔吱,咔吱’声。

    "这是……"

    妇人看到小白如今的模样,蓦然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她当初种进范彤彤体内的蛊虫,而是一只完整的蛊灵!

    "哈哈哈,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居然让它化为蛊灵了?"

    妇人大喜问道。

    "想知道嘛?你问它吧。"萧辰话音一落,小白速度飞快的射向了妇人,如同一道白色闪电划过,让人都无法看清其轨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