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人脸色微变,但随即就冷静了下来,只见小白刚附在她身体,张开獠牙准备咬下去时。

    妇人口中低吟着某种晦涩拗口的口诀,而这时,小白也平静了下来,乖乖的被其捏住放回了木盒里。

    萧辰见此脸色一怔,他刚‘放心’把小白交给妇人,就是因为他想来个出其不意。

    但现在看来,自己失算了,这妇人显然有某种能控制蛊虫的方法。

    "小子,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还暗算我?你还是太嫩了点。"

    妇人老气横秋的说道。

    "看来还是得费一番功夫。"

    萧辰摇了摇头,并没有太在意。

    只见他提动体内的真气,以他为中心,一圈圈无形的真气荡漾而开。

    四周的树叶也无风自动,响起了‘簌簌’声。

    "原来你还是个武者,我倒是看走眼了。"

    妇人脸色闪过一丝诧异,但依旧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直到萧辰如若惊鸿般朝着她袭来,她脸上也闪过一丝震惊。

    萧辰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她都无法看清萧辰的身影。

    "轰!"

    一拳轰出,直中妇人的身体。

    妇人也如遭雷击般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了一棵树上,才倒了下来。

    而后猛得吐了口血,她的头发有些散乱,看起来很是狼狈。

    "你!"

    妇人瞪大了眼睛望着萧辰,脸上又惊又怒。

    萧辰这一拳的威力,至少也是化劲巅峰才能使出。

    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人,居然已经是化劲巅峰的武者了,这着实让她吃惊不已。

    萧辰背负双手望着她,他刚刚这一拳只用了三成力道,因为他需要活口,拷问一下这妇人。

    眼看着萧辰冷漠的朝着她走来,妇人突兀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道:"别动手,我投降!"

    此言一出,让萧辰脸色一怔,这也太……干脆了吧?

    一旁的范彤彤见此,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对着萧辰提醒道:"别看她的眼睛!"

    但范彤彤提醒的晚了,只见妇人双眼蓦然变成了紫瞳,闪动着妖异的光芒。

    这双诡异的紫瞳似乎拥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魔力,范彤彤在望到这紫瞳的一刹那,瞬间呆滞了。

    如同三魂七魄丢了一半,像个痴呆般怔怔的望着她。

    妇人脸上也闪过一丝得意的冷笑,这门神通是她们的宗门不传之秘。

    命唤‘摄魂紫瞳’,一旦修炼大成,只需要一眼,就能迷惑千万敌人,让他们乖乖素手就擒,等着她来宰杀。

    而萧辰对视上这紫瞳的一瞬间,也微微失了神。

    "小小年纪居然已经是化劲强者了,看起来精血充沛,倒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材料’。

    妇人走了萧辰身边,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似乎心里想着什么鬼点子。

    "想吸干我的阳元?"

    正当妇人心中暗自思索着,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这让她脸色蓦然一变。

    没等她有其他动作,只见萧辰突兀掐住了她的脖子,冷冷的盯着她道:"看来你这门神通对我效果不大啊。"

    也幸亏萧辰依旧踏入九品玄典了第重境界,精神力已经再次升华。

    一般的媚术对他几乎无效,而这妇人的摄魂紫瞳对他的作用,也大大降低了。

    妇人一脸不思议的看着萧辰,双眼又蓦然变成紫瞳。

    但这次,萧辰却直勾勾的盯着她,神色自若,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不可能!"

    妇人失声的大喊道。

    这门神通从她修炼有成开始,已经帮助她灭杀了不知多少强敌。

    就是一般的极境宗师也不能避免她的迷惑。

    但是萧辰却能‘免疫’一般,这让她心头巨震,顿时吓的魂飞魄散了。

    "别废话,老实点,你或许能多活一会儿。"

    萧辰手上的力道又微微加重了几分,掐得妇人喘不过气来。

    妇人挣扎着点头,萧辰这才微微松开了手。

    她现在是真的怕了,除开自己的媚术和这门神通外,自身的实力根本不值一提,哪里是萧辰的对手。

    萧辰的出现,仿佛让她遇到了天敌一般。

    "当初你种进范彤彤体内的蛊虫,你是如何得来的?"

    萧辰问道。

    妇人咳嗽了一阵,才缓缓回答道:"我当初在越州遇到了一个苗疆族人,这蛊虫是我从他身上抢来的。"

    "胡说,你刚刚念的口诀是某种控制蛊虫的办法吧?难不成也是你偷学来的?"

    萧辰丝毫不信道。

    "我都落在你手上了,怎么敢骗你,这口诀是我早年得到的一本书上所记载的,上面详细介绍了养蛊、制蛊、控蛊的办法。"

    她一边说着,从里面身上拿出了一本非常薄的手札递给了萧辰。

    这手札是人为抄录的,只有寥寥十几张纸。

    萧辰扫了一眼,毫不客气的将其收了下来。

    "我都告诉你,你能不能放我一马?"

    妇人脸色阴晴不定的问道。

    她逍遥江湖几十年,如今阴沟里翻船,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时也十分惶恐不安。

    "最后一个问题,把你刚刚所使用的那门神通秘籍告诉我。"

    萧辰刚说完,妇人脸色一变,脸色十分挣扎。

    这门神通是她宗门的不传之秘,以至于她到如今都没有传授给任何人。

    所谓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这句话她理解的很透测。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萧辰冷不丁的敲打道。

    妇人干咽了一口唾沫,无奈的点了点,又拿出了一个锈迹斑斑的青铜片。

    青铜片上写满了细密的小子,很多都是繁体字,可见这块铜片的历史十分悠久了。

    萧辰不由分说的直接拿到了手上扫了一眼,便收进了怀里。

    "我该说的都说了,您能不能放我一马?"

    妇人楚楚可怜的哀求道。

    萧辰皱了皱眉头,对着一旁的醒过来的范彤彤说道:"交给你处置吧。"

    范彤彤脸色复杂的走了过来,妇人见此脸色一喜,立刻对着范彤彤说道:"彤彤,师傅这些年可是对你不薄啊,虽然我给你下了蛊虫,但并没有打算害你性命,你看……"

    没等她说完,范彤彤已经扑倒了她怀里。

    妇人见此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但随即脸上的表情就凝固了,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她推开范彤彤,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

    她踉跄的后退了几步,最终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范彤彤平静的看着她,但是眼中却微不可察有一丝哀伤。萧辰走上前拍了拍她肩膀道:"你安全了,走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