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开车将范彤彤送到了她们酒店楼下。

    也不知道妇人给沈知夏下了什么药,让她睡的十分沉,现在都还没醒。

    范彤彤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路上有些欲言又止。

    直到车停了下来,她才叹了口气,鼓起勇气说道:"你不想问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嘛?"

    "如果你愿意说,我不问你,你也会说,反之亦然。"

    萧辰随意的说道。

    "她既然是我师傅,也是我养母,我是在福利院长大的,是她把她领养了回去,让我有了一个家,虽然这个家不是那么美好,但相比起做一个孤儿来,这已经算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了。"范彤彤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直到了我十岁那年,我才知道师傅她们的组织是做什么的,她逼我修炼那种功法,或许是我天赋不佳,又或是运气好,功法的进度很慢,师傅也不让我修炼了。看着别的

    姐妹都一个个被派了出去,从此消失,了无音讯,我感觉我还是很幸运的。"

    "可这种幸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在亲眼见识到师傅杀了一个人后,我忍不住离开了,本以为能将这段往事尘封,直到现在,就是你所知道的事了。"

    范彤彤缓缓将一段往事说出来,终于忍不住哭了。

    萧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了她片刻,将两人一路送回了房间。

    范彤彤也是个可怜人,虽然萧辰有些责怪她之前不肯跟他说实话,但他也明白,范彤彤这在担心他的安危。

    ……

    军区答应的那批材料,不出所望短短两天就送到了南海。

    他也准备趁这段时间将法器给炼制出来,一件趁手的玄门法器会使他的实力再上一个层次。

    为了不受打扰,萧辰花钱在离家不远的沿山路公园附近租了一套观景房。

    这里处于城镇的郊区,人流稀少,平时只有三三两两的情侣走过,比较安静,也附和他的要求。

    不大的空间,堆满了各色各样的材料。

    萧辰坐在阳台上,闭着眼睛冥想着,他在回忆功法中所记载的几件法器。

    充分考虑了半天,萧辰终于打定了主意,挑选出了一件适合自己的法器模型。

    他缓缓睁开了眼开始着实炼制起来。

    与此同时。

    虽然萧辰回来的消息被刻意封锁住了,但是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

    很快,不少人就知道萧辰回来了,一时间好不容易清静下来的萧家骤然热闹了起来。

    诸多打着送礼名号的人,纷纷登门,其目的自然是想见上萧辰一面。

    不止是外人,临江市那头的萧家很多旁亲、外戚都想借着关系认识萧辰。

    自从萧辰那次年会过后,萧家因为萧辰的名头,彻底崛起了。

    短短半年就一跃成为临江市第一世家,如今更是堪比南海的汪家,隐隐还要稳压汪家一头。

    南海萧大师,蛟龙总指挥官,极境宗师,无论哪个身份都给这位二十出头的萧家后辈添加了一抹神秘感。

    诸多得到萧辰回来消息的旁亲都不约而同来到了萧家大院。

    萧居正出于礼貌也不好直接赶走他们,但是不赶走他们吧,他们又像苍蝇一样烦人。

    有些脸皮厚的亲戚,如果不是萧居正说他家没地方住了,他们都恨不得直接住下来。

    院子外。

    一辆车停了下来。

    萧子启和萧子萱两兄妹下了车,他们同样也是受了父亲的命令,来找萧居正打听萧辰的下落。

    可他们一下车就看到了满院子的人,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其眼中的愕然。

    他们开来的是一辆二百多万保时捷,车型很吸引眼球,一下子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不是子启和子萱嘛?"

    一位男子笑呵呵的上前打招呼。

    两人皱了皱眉头看着男子,一时间想不起这是谁。

    "我是你们表叔,萧峰,我记得小时候还看你们呢?一下子就长这么大了。"

    萧峰笑呵呵的说道。

    两人闻言,都微笑的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却一副不以为然。

    当年萧家势力还没有如此风光的时候,这些旁亲外戚哪会这么巴结他们?

    这半年来,像萧峰这种‘认亲’的远方亲戚,他们不知道见过多少了。

    "表叔,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

    萧子启开口问道。

    萧峰瞥了一眼众人,凑上前低声道:"这不是听说萧辰回来了嘛?我们都在这等着,说不定能认识一下这位素未谋面的侄儿。"

    两人闻言眼中都闪过了一丝不屑之色,萧辰哪是他想见就能见得上的?

    "怎么?萧辰不在家?"

    萧子启问道。

    "好像是不在,据说有人已经来了三天了,都没见到萧辰出入。"

    萧峰点了点头。

    两人没有多说,费力的挤开人群走了进去。

    然而,他们好不容易挤了进去,顿时傻眼了。

    萧辰家并不大,小小的大厅到处都沾满了门,差点没把门给挤坏。

    哪怕此时已经是夏天,人挤人导致温度愈来愈高,但是大家都抱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想法,一个个都特别能忍。

    "你们烦不烦啊?这是我家,不是旅店!给我出去!"

    屋子里传来一阵不满的怒斥声。

    萧宛如十分恼怒的看着这些死皮赖脸的‘亲戚’,已经快要占据她家了。

    连续的几天这样,导致她连正常的上学生活都做不到,简直比苍蝇还烦。

    "宛如,别乱说话,这些都你的长辈。"

    萧居正板着脸教训道。

    "没事,没事,宛如这丫头心直口快,这性格很好啊,一看就是您从小教育的好。"

    "对啊,俗话说虎父无犬子,您儿子这么有出息,女儿日后肯定也不差。"

    虽然被萧宛如怒斥,但是众人却丝毫不生气,反而还拍起了马屁。

    萧宛如看着这群死不要脸的亲戚,真是恨不得报警了。

    她又不傻,以前自己家那么落魄的时候,都没人帮他们,也没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他们的亲戚。

    如今自己哥哥有出息了,一个个都癞皮狗一样跑上门,还死活不走。

    她算看透了,不愿意装下去,再给这些人好脸色了。

    "我哥刚刚给我打电话,他在沿山路的公园等我,你们快让开。"

    萧宛如急中生智,立刻胡诌道。

    顿时,人群安静了一下,立刻四散而开,纷纷出门直奔沿山路的公园。

    看着这群人赶都赶不走的人,一下子就乖乖的离开了。

    萧居正脸色一怔,他走到萧宛如身边问道:"这是真的?"萧宛如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当然是假的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