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三天的时间,萧辰几乎不吃不喝坐在这里,提起了全部心神炼器。

    因为没有仿古的炼器场所,也没有地火,所以萧辰用术法生火,用以保持持续到高温。

    要知道一直保持术法状态是一件很消耗心神和精力的事情,哪怕是萧辰也快坚持不住了。

    阳台上,萧辰突然睁开了眼睛,伸手一挥。

    大厅里的大鼎盖子顿时被一股无形巨力掀开。

    只见萧辰凌空一抓,大鼎中飞出某物径直落在了萧辰手中。

    一把长约一尺八寸的短剑被其抓在手中。

    这把短剑通体紫青色,是萧辰用虎印玺熔炼出来的紫铜作为主要原料之一。

    剑柄上铭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蛟龙,看起来十分狰狞、传神。

    剑身上有三道血槽纹路,呈现淡红色,就如同人血干涸后形成的颜色。

    萧辰用手拖着,手指骨能感受到一阵冻彻骨髓的寒意。

    这是他将当初从西北得来的寒晶融入其中的结果。

    这把短剑看起来朴实无华,但是握在手中却重若万斤。

    最引人注目的是,这把短剑并没有开锋,刀身是钝的。

    九品玄典上记载的这种法器,名唤‘五行灵剑’。

    他这把短剑只是其中之一,其他的四件并没有材料炼制出来。

    因为他缺少如同‘寒晶’之类的五行灵物,没有这种灵物,炼制出的法器也只是普通兵器,就跟那些用纯金、纯银等奢侈金属打造的武器一样。

    它们都是死物,可萧辰炼制的这法器是活物,前提是需要一件五行灵物作为点睛之笔。

    其他的四柄灵剑,只能日后看机遇了。

    萧辰爱不释手的把玩了片刻,沉吟了一会儿道:"每件传世兵器都应该有个好名字,就叫你……寒芒吧。"

    寒芒体积不大,可以藏在身上随手携带,正好以萧辰的体质几乎能无视了它的寒意和重量。

    萧辰摸了摸肚子,已经饿的不行了,他毕竟只是凡人不是神仙,依旧需要吃喝拉撒。

    他收起了寒芒,打开门准备离开这里。

    突然看到不远处十几辆轿车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而来。

    "难道出什么事了?"

    萧辰微微皱眉,立刻警惕了起来。

    只见这些车子停在了公园附近,从车上下来不少人,到处张望着,似乎是寻找着什么。

    萧辰见他们只是普通人,便摇了摇头没有多理会。

    他出了门,直奔停车场,准备开车离开。

    只见一辆宾利很是嚣张的从他身边停下,拦住了他的道理。

    车上做着一位中年男子,他瞥了一眼萧辰开口问道:"小子,你见过这附近有什么看起来不一般的人嘛?"

    如果萧子启等人在此,一定会认出这中年男子,这人是便是他们的表叔,萧峰。

    萧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在找什么。"

    他说完就准备离开,但是萧峰喊住了他道:"等会儿,小子你别走。"

    "还有什么事?"

    萧辰皱了皱眉头,这人突然拦住他的去路,他没发脾气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只见萧峰拿出钱包,从里面抽了两百块伸出萧辰道:"替我在这附近找一个人,这算是你的小费,事成之后再给你一千。"

    萧峰一副暴发户的模样,很是‘豪气’的望着萧辰。

    这公园虽然不大,但是也不小,他要是一个人慢慢找,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得上。

    或者晚了,被别人抢先了,那也十分吃亏。

    萧辰摇了摇头,没有多说,绕过了车子,不再理会他。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眼高于顶,有钱都不赚。"

    萧峰低声咒骂了一句,开车也离开了。

    ……

    萧家。

    萧宛如装模作样的也叫了个车出门了,剩下的人都全信了,一个接一个离开了。

    但是没一会儿,萧宛如便悄悄溜回来,很是得意的说道:"爸,你看这群人,看起来一个个都是身价几千万的老总,都是脑子一个比一个笨。"

    "哎,宛如,说话不要这么没大没小的。"

    萧居正有些无奈的教训道。

    "爸,你也太客气了,要是哥哥在,估计直接动手把他们轰出去了,你看家里的热水都来不及烧,就被他们喝光了,天天这样谁受得了啊。"

    萧宛如不爽的说道。

    这群‘美名其曰’的亲戚其实跟陌生人有啥区别。

    一个陌生人来你家,出于礼貌招待一下还是可以的,但是天天都来,换了谁都忍不了吧。

    ‘也就我爸这个老古董能忍得了。’

    萧宛如心里嘀咕着。

    这时门口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萧宛如直接喊道:"我哥在沿山路的公园,别敲门了。"

    "死丫头,我说怎么那么多人出现在沿山路,原来是你说的啊。"

    萧辰无语扶额道。

    这么说来,之前那群人都是来找他的?

    "额,哥你真的在那啊?我是随口胡诌的。"

    萧宛如也有些愕然的说道。

    "小辰你事情办完啦?"

    萧居正看到萧辰回来,脸上也浮现了一抹笑意。

    三人坐在了沙发上,闲聊了起来。

    像这种一家人坐着聊天的机会可不多,自从去年过完年,萧辰几乎就离开了大半年。

    至于萧辰去干嘛了,忙什么事,萧居正很识趣的没有去问。

    他已经明白自己的儿子长大了,他所处的层次也不是自己的眼界可以理解的。

    "对了,哥,刚刚萧子启和萧子萱来了。"

    萧宛如说道。

    "哦?他们来干嘛?"

    萧辰问道。

    他虽然把油田交给了萧居堂负责,但是自己和他的联系却并没有多少,偶尔自己会查询一下自己银行卡的余额,确定钱按时到账了,其他的事自己也懒得过问了。

    至于萧居堂会不会背着他搞什么小动作,他相信那天过后,萧居堂已经明白了,这萧家是靠他撑起来的。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他萧辰,否则自己给他的一切,一句话就能收回,甚至让他们连之前的地位都保不住。

    要知道,萧家可不止只有萧居堂一脉,不少人都盯着油田这块肥肉呢。

    相信不少人都紧盯着他们,想找出点问题,然后把他挤出去,自己上位。

    所以萧辰完全不是担心这个问题的。

    "好像是大伯公司那边出了什么事,他们告诉我,让我转告你一声,说有人想对他们公司下手。"

    萧宛如说道。

    "哦?这南海还有人敢动我萧辰地盘的人?"萧辰眉头一挑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