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市。

    萧老爷子的别墅。

    一众萧家的嫡系都静默无言的坐在大厅里。

    "这个月又亏了多少?"

    萧年庚开口问道。

    "比上个月的利润,还低了一半,再这样下去,只能宣布破产了。"

    萧居堂脸色有些难看。

    萧辰将这油田全权交给他打理,如今利润一跌再跌,濒临破产,只怕这事不好交代了。

    "汪家那头怎么说?"

    萧年庚皱了皱眉头又问道。

    "汪老爷子说他已经不是南海这边的负责人了,他让我们暂时先妥协,把油田的股份转让给汪涵言,还有……·"

    萧居堂说了一般,目光闪烁的瞥了一眼一旁的兰姨。

    兰姨似乎心领神会,脸色微微一白,眼中有些挣扎。萧年庚犹豫了片刻,叹了口气道:"小辰不在南海,如今汪涵言骑在了我们头上,我们也无可奈何,我们可以答应转让股份,但是他想要小兰,这不可能!这么多年,我一直视小兰为己出,想动我萧年庚

    的女儿,除非先踏过我的尸体。"

    "我听说萧辰已经回来了,只是忙什么事去了,我已经让子启他们亲自去找三弟,让他们联系萧辰了,相信不久萧辰得到消息就会赶来吧。"萧年庚闻言摇了摇头道:"就算萧辰来了,这事也十分棘手,汪家富可敌国,汪涵言又是汪家在南海这边新上任的负责人,而且他父亲掌权成为家主,此人做事毫无顾忌,就算以萧辰的身份,只怕也震慑

    不住他的贪婪之心。"

    "爸,大哥,就让我先去和汪涵言周旋一二,我相信等小辰回来了,他一定能妥善解决这件事的。"

    兰姨脸色微微叹了口气,忍不住开口道。

    "不行,我怎么可能会亲手把自己的女儿送给别人当玩物?只要老头子我还活着一天,这事就不可能答应!"

    萧年庚断然拒绝道。

    他心中也十分懊悔不已,当初自己出面和汪家谈判的时候,就不该带小兰去。

    不然也不至于弄成如今这幅难堪的地步,而且汪家也实在欺人太甚。

    明知小兰是他的养女,还毫不客气的点名要她,这分明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群人,人未到,声先至。

    "老爷子遇到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大火气?"

    只见三五人缓缓走了进来,为首的男子年纪不大,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

    男子笑眯眯的走了进来,环视了一眼大厅道:"萧总也在啊,还有小兰,多日未见,甚是想念啊。"

    当着萧年庚等人的面,男子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兰姨凹凸有致的身材。

    虽然兰姨名义是老爷子的养女,但是她实际年纪也不过二十三四岁,而且兰姨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愈发衬托了她清尘脱俗的美。

    "汪先生,您怎么来了,也不跟我们打声招呼?"

    萧居堂连忙堆起笑脸迎接道。

    本来在南海,因为萧辰的关系,汪萧两家保持着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

    但是自从三月前,汪家老家主病逝,二代嫡系中有资格接任家主的多位继承人,也突然遭到暗杀,导致整个汪家又惊又怒,甚至悬赏了天价要找出凶手,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汪涵言的父亲作为目前汪家二代中嫡系仅存的一人,顺理成章的上位成了家主。

    汪涵言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成为了南海这边的负责人,把之前的汪老爷子彻底架空了。

    但对于萧家来说,汪涵言掌权了简直就成了他们的噩梦。

    两家之前的默契被其打破了,公司许多家族产业纷纷被并购、挤压倒闭。

    最大的利润链,油田,也被汪涵言盯上了,直言要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萧居堂也被这个得寸进尺的小子给弄的头疼不已,但无奈汪家势大,若不答应汪涵言的要求,汪涵言不计成本的用钱砸,分分钟也能让萧家一夜变成乞丐窝。

    更让人忍受不了的,就是他还直言要娶兰姨作小,而他已经结了婚,光公开的情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这无疑是在毫不掩饰的打萧家的脸!

    汪涵言顺势坐在了兰姨身边,想拉住兰姨的手,笑眯眯的说道:"我这不是等你们答复等的有些着急了嘛?"

    兰姨眉头一皱,直接起身道:"汪先生,请你自重。"

    这话一出,汪涵言脸色也微微一沉道:"我大老远来看你,你就这种态度对我,是不是有些失礼啊?"

    虽然汪涵言是在强词夺理,但是萧居堂也只能硬着头皮赔笑。

    "汪先生,这里是我家,还请你不要太过分。"

    萧年庚也板着脸说道。

    "怎么?看样子你们都不欢迎我是嘛?"

    汪涵言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一旁的萧居堂脸色最为尴尬,他一大半年纪当汪涵言的爹都够了,可还要在一旁赔笑,他又何尝不想直起腰板把他给赶出去。

    可萧家上下一大家子都要指望着他呢,他是目前萧家的顶梁柱,无论好事坏事,都得他自己去解决。

    萧氏集团也是他们家族的经济命脉,一旦断了,萧家也就散了。

    而能一言掌控萧家命脉的人就在眼前,哪怕他心里再不爽,到了这个年纪,也看透了许多,为了家人他也得低声下气的赔笑。

    "汪先生,我父亲不是这个意思,要不我们出去找个环境好的地方聊聊?"

    萧居堂在一旁打圆场道。

    汪涵言冷哼了一声,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于是点了点跟着萧居堂准备离开。

    他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了什么,瞥了一眼兰姨和萧年庚道:"明天就是最后都约定时间,油田股份和小兰两者缺一不可,不然你们萧家就等着捡破烂去吧。"

    直到汪涵言两人走后,萧年庚暴怒的将茶杯摔得噼里啪啦响。

    一旁的下人都静若嘘声不敢说话,兰姨走到老爷子身旁,微微叹了口气道:"爸,我知道您心疼我,但您养了我这么多年,也该是时候让我为萧家做出点贡献了。"

    "不行!大不了我们离开南海,找个地方东山再起便是。"

    老爷子摇了摇头,一副决然的模样。

    "爷爷,兰姨,你们这是怎么了?"

    这时,萧辰刚刚停下车走了进来,就看见大厅的气氛不对劲。

    "萧辰!"两人听到这声音,不约而同望去,尽皆脸色一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