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听完萧年庚将目前的状况阐述了一遍后,萧辰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这个汪涵言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动他的油田,还想打兰姨的主意。

    "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了。"

    萧辰沉吟片刻道。

    连半步神境的强者,他都不怕,还怕一个只是空有钱财的汪家?

    "小辰,这个汪涵言新上位,为人狂妄不羁,就算以你的身份出面了,也不一定能让他买账。"

    萧年庚愁眉道。

    "不服就打到他服。"

    萧辰淡淡道,平淡的口吻中却透露着一丝肃杀之意。

    汪家富可敌国不错,但他们再厉害,也就顶着一个脑袋。

    而他一身神通,举世无双,如果不是担忧家人朋友,这世间的规矩根本锁不住他了。

    所以萧辰和上面其实是保证着一个平衡的默契,他不乱来,上面那些当权人保证他的家人安危。

    但如今有人要动他的家人,这等于是触犯了他的逆鳞。

    ‘看来不杀几个人,震慑一下,他们是不会明白,敬我如当敬鬼神!’

    ……

    喧闹的酒吧中。

    汪涵言左拥右抱着两个妖娆美人,萧居堂在一旁陪笑着。

    "汪先生,股份的事,我们可以商量,但是我妹妹萧兰的事,我可做不了主,您看要不就算了吧,我改日找个美人送到您府上去。"

    萧居堂小心翼翼的建议道。

    此言一出,汪涵言立刻推开了身边两个美人,有些不爽的说道:"我汪涵言想要的女人,从来就没有失手过,你不要再说了。"

    "而且,你们萧家三番五次的推三阻四,难不成是看不上我汪涵言?你可要明白一点,如果小兰从了我,你们萧家就是我的亲家了,日后在这南海,我可以扶持你们成为南海第一世家。"

    萧居堂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您误会了,我怎么敢这么想,只是这事的确不好办啊。"

    "不好办?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不然后果自负。"

    汪涵言懒洋洋的拿着香槟喝了一口,十分惬意的继续说道:"美酒、女人才是佳配,我可是很期待你妹妹在床上的表现啊。"

    一旁的萧居堂早就怒不可竭了,但只能强压着火气,他心里也是十分焦急,这事可不好办了。

    这时,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穿过喧闹的舞池,径直朝着他们走来。

    "你就是汪涵言?"

    一道声音插了进来,萧居堂忽然一愣,抬头望去,立刻诧异的喊道:"萧辰,你回来了?"

    萧辰微微点头,转而继续紧盯着汪涵言。

    "你就是萧辰?"

    显然汪涵言也是听说过萧辰的名头的,之前汪老爷子不知道在他耳边叨叨了多少,把萧辰捧得神乎其神。

    但在他看来,无论萧辰身份多么惊人,实力多厉害,又能怎么样?

    一个蛟龙特战队的总指挥官,听起来很牛逼,但是在他眼中也不过如此罢了。

    虽然汪家不像魏家是武学世家,也不像韩李齐家家族子弟多是机要人数,但他们有钱啊,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一个国家的运转是需要大量资金的,而他汪家又富可敌国,无论是谁都不敢随意动他们。

    因为汪家的财富一旦用在某些特殊渠道上,足以导致严重的社会动荡。

    无形中,汪家的这笔财富给他们带来的地位提升是巨大的,可以说,只要不闹出大乱子,上面的人都对他们睁一只闭一眼。

    萧辰再牛逼,难道能指挥蛟龙特战队抓他们嘛?

    军队又不是他家的,何况这种事,上面也不会让它发生。

    所以汪涵言明白了这些,根本有恃无恐,他甚至觉得上一任的汪老爷子是个蠢货,为何要和萧家在南海平起平坐?还让出大部分市场利润给萧家。

    这简直蠢透了!

    "萧总指挥,你来这里是想干嘛啊?"

    汪涵言阴阳怪气的问道。

    "我听说你想强迫兰姨嫁给你?这是真的嘛?"

    萧辰冷声道。

    "胡说,我已经有老婆了,我是让小兰当我情人。"

    汪涵言笑着说道。

    "你是在找死!"

    萧辰眼睛一眯,眼中猛然爆发出一阵杀机。

    汪涵言丝毫没注意到这一点,他依旧自顾自的冷笑道:"呵呵,怎么?堂堂蛟龙总指挥堂而皇之威胁我?要杀……"

    "啪!"

    没等他说完,萧辰依旧暴怒的一巴掌抽了过去。

    顿时,汪涵言像个皮球一样被抽飞了出去,嘴里的牙齿都崩掉了几颗。

    他的下颚也脱臼了,一嘴的血混合着口水不住往下流。

    汪涵言身后站着的那些保镖也是一惊,萧辰胆子也太大了,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一巴掌就要了汪涵言半条命。

    汪涵言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嘴巴因为脱臼而合不拢,他震惊的指着萧辰含糊不清的发出呜呜声。

    几位保镖立刻冲了上来,但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被萧辰给打翻在地一大片。

    他走到汪涵言面前,一脚将他的手臂踩断。

    咔嚓一声,汪涵言疼的发出了猪叫声,口齿不清的发出呜呜声,脸上的愤怒和眼中怨毒丝毫不加掩饰。

    萧辰见他这样表情,又是一脚踩下。

    咔嚓!汪涵言另一只手也断了,直接疼的昏死了过去,但萧辰岂会这么容易放过他,他拿出一根银针扎在他身上,将他弄醒。

    "这南海,敢惹我萧辰的人,已经死了不少了,我不建议多杀一个。"

    汪涵言这时才领会了萧辰的恐怖,这人简直是个疯子!他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很是惊惧的望着萧辰。

    他能从萧辰的眼神中看出其赤裸裸的杀机,那么一瞬间,他毫不怀疑的觉得,萧辰真的敢光明正大的杀他。

    "我…错…了。"

    汪涵言勉强断断续续说出了这几个字,萧辰这才停了下来。

    他蹲下来,冷冽的眼神盯着汪涵言道:"赶紧给我滚出南海,这世上没我不敢杀的人,明白嘛?"

    汪涵言惊恐连连点头,在几个保镖的搀扶下,仓皇的离开了。直到他们离开后,一旁默不作声的萧居堂才叹了口气道:"萧辰,你麻烦大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