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速很快,大约二十分钟不到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令人诧异的是,大白天,整个酒店除了服务员居然空无一人!

    "为了保证会谈的正常进行,伊万先生包下了整个酒店。"

    男子看到萧辰如此诧异解释道。

    一路上,萧辰也旁测敲击问了一些问题,这个名叫伊万的人,一位石油、黄金、贵金属行业的超级富豪。

    他的家族甚至比沙特皇室还有钱,包下一栋五星级酒店在他眼里应该就是毛毛雨吧。

    虽然萧辰自诩为不缺钱的主,但是看到如此大手笔,他还是有些感叹不已,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

    两人一起走上了楼,男子带着萧辰在一间套房门口敲了敲。

    不多时,房门打开,萧辰环视一眼,顿时愣住了。

    这是一套特制的总统套房,桌子上随意摆放者银质的酒杯。

    而坐在大厅沙发上的男子,一手夹着古巴雪茄,露出了五个手指上戴满的戒指和首饰。

    尤其是无名指上那个超大钻戒简直亮瞎了眼。

    这么大颗钻石,几乎是钱无法买到的。

    单单只是看了一眼,男子身上土豪之气暴露无遗!

    "伊万先生,这位就是萧辰,萧先生。"

    男子说完便站在了一旁。

    看到萧辰进来了,男子立刻丢掉了雪茄欣喜的上前欣喜的说道:"萧先生,我听说你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神药,这是真的嘛?"

    萧辰点了点头道:"没有那么夸张,但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能保其不死!"

    "哈哈哈,那也是神药啊。"

    伊万大笑道,显然这趟他来值了。

    他拉着萧辰走进卧室,只见超大床上躺着一位女子,女子金发、细眉,五官十分精致,单从亚洲人的审美观来说,也是极为漂亮的。

    "这位是我妻子夏希,我被仇家刺杀的时候,她因为给我挡了一刀,中了刀上的毒素,虽然我请来很多医生,但也只能延缓她的死亡,马上她就不行了。"

    男子有些悲痛的上前,抓住了夏希的手。

    萧辰双眼微微亮起,扫过她全身,立刻就对她的病情了然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夏希中的是什么毒,但大概率是一种神经毒素,类似眼镜蛇的那种。

    如果不是救治及时,缓解了病情,只怕她早就死了。

    不过神境毒素最难办的地方就是,你需要对症下药,否则没有办法治疗。

    显然伊万并没有查出去,不然也不会拖到这步田地了。

    "萧先生,你能保证夏希不死嘛?无论那药多少钱,你说个数,我立刻写支票。"

    伊万急迫的说道。

    "能不能解毒我不知道,但是吃了我这药,肯定是死不了,不过我另有办法解毒。"

    萧辰如实说道。

    七铃草也能保证吊住她一口气,但解不了毒,不过他倒是有别的办法能解毒。

    "这是真的嘛?"

    伊万一扫之前的阴郁,惊喜的问道。

    "你别高兴的太早,无论是药,还是治疗办法都不是免费,而且我不要钱。"

    萧辰很直白的说道,他可不是做慈善的,这世上需要帮助的人千千万,自己总不可能全都帮到吧,他只想照顾好自己的亲人朋友就足够了。

    ‘不要钱?那…宝石、钻石、首饰、土地……,你要什么都可以!"

    伊万沉吟了一会儿,立刻说道,看得出来他是非常爱夏希的。

    萧辰犹豫着,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要些什么报酬。

    突然,一旁的心率机报警了,心跳持续衰弱!眼看就要掉到零点了。

    萧辰哪敢犹豫,速度飞快的拿出了七铃草的果实,直接他用力一捏,紫青色的汁液全部递进了夏希的口中。

    汁液入口后,仅仅过了两秒,心率机的报警声暂停了。

    而床上的夏希呼吸也渐渐沉稳了下来。

    伊万见此大喜过望,差点没激动的跪下来。

    萧辰有些心疼的看着手中被他捏烂的七铃草果实,这么一个无价之宝就随便用掉了。

    "真的有效!"

    伊万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差点没把眼睛珠子给瞪出来。

    耳闻不如眼见,亲自看到这药效的神奇,的确还是十分震撼的。

    萧辰刚准备开口提醒伊万,他已经把七铃草用了,不要赖账。

    但是伊万却率先激动的说道:"谢谢您,只要您能治好夏希,我愿意以黄金家族之名起誓,满足您及您的后代一切不过分要求,只要黄金家族还存在,这约定永世有效。"

    伊万十分一脸郑重的对着萧辰道,像他这种对家族荣誉感、归属感十分强烈的人,以家族起誓的约定,是不可能赖账的,这也侧面反应他十分看重萧辰。

    萧辰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问道:"你妻子是什么血型?"

    "AB型。"

    "那就简单了。"

    萧辰怔一下,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

    他找了个理由把伊万给支出了房间,关紧房门后,走到了夏希的床边。

    他从一旁的医药箱拿出一个针管,给自己抽了一点血,然后注射到了夏希的盐水点滴袋中。

    他的血能解百毒,不管夏希中了什么毒素,十毫升他的血注射进去,应该就能解决了。

    门外的伊万有些焦急等了一刻钟,直到房门打开,萧辰走了出来。

    伊万急切的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好了。"

    "好了?什么意思?"

    伊万有些懵的问道。

    "意思是毒已经解了,她昏迷了太久,身体虚弱,你给她换袋营养液注射下,快得过晚上就能醒来。"

    萧辰说道。

    伊万愣在一旁,如果不是亲眼见识了萧辰的手段,他肯定以为萧辰是满口胡言的神棍。

    他往里面瞥了一眼,夏希依旧安睡着,于是半信半疑的说道:"谢谢您了,不如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毕竟没有亲眼看到夏希醒来,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找了个理由想留萧辰一会儿,等等看情况的发展。

    萧辰沉吟片刻道:"行吧。"

    ……

    汪家。

    省医院的特级病房中,汪曾祺得到自己独子被打成重伤的消息,他立刻赶来了南海。

    望着病床上打满绷带的汪涵言,汪曾祺简直暴怒到了极点。

    这时,一个侍从走过来,对着他低声道:"家主,我得到消息,黄金家族的伊万·诺维奇先生来了南海。"

    "伊万先生来南海了,赶紧去查查他们的住所,我要去亲自拜访一下。"

    听到这个消息,汪曾祺连忙问道。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能坐到这个位子跟黄金家族的帮助密不可分,而且这次来华夏的还是伊万·诺维奇,他可是黄金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至于自己儿子的事,等拜访完伊万·诺维奇,他再慢慢找那个叫萧辰的小子算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