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港岛的轮渡上,随着汽笛声响起,船缓缓靠了岸。

    本来萧辰是不建议坐轮船的,但是萧宛如却想坐船顺便看看海景,就这样经过了一天一夜的长途跋涉,才停在了港口。

    过了海关的检查,三人终于出了港口。

    不得不说港岛之所以那么吸引人是有道理的,随处一眼望去,都是繁华的景象。

    刚出港口,诸多游客涌出,这时有不少特意等候在此的人,纷纷上前拉住他们低声说着什么。

    不少看起来穿着华丽,像是有钱的大老板都跟着他们走了。

    这时,一个剪着平头的男子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道:"我叫张之平,几位是来港岛旅游的吧?"

    "你是导游还是?"

    萧辰问道。

    一般在港口、机场这种地方,很多当地的年轻人都会干一些导游之类的兼职,赚些外快。

    张之平愣了下,点了点头道:"算是吧,几位如果是第一次来港岛,我倒是可以带你们去一些好玩的地方,而且距离也不远。"

    萧辰没有多说,拿出钱包从里面拿了两百块出来,塞了给他道:"带路吧。"

    张之平隐秘的扫了一眼萧辰鼓囊囊的钱包,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逝。

    他带着三人上了一辆早就停着的出租车,对着司机说道:"老地方。"

    萧宛如和夏紫菡并没有觉察到什么不妥,但是萧辰却注意到了,这司机和张之哥显然是认识的。

    而且这不是当地正规的出租车,车上没有接客的标志,倒像个黑车。

    不过这些小细节倒没让萧辰有什么担忧,就算这是个圈套,他也怡然不惧。

    车子大约开了不到十分钟,然后在一间装扮豪华的门面前停了下来。

    三人下了车,萧辰扫了店名,随即皱起了眉头道:"赌场?"

    这张之平居然把他们带到了赌场来了。

    "萧先生,来港岛不赌两把,怎么对得起这一趟旅游呢?"

    张之平笑吟吟的说道。

    "我们走吧。"

    萧辰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了,这张之平哪里是导游,分明是赌场的派出来拉人的托儿。"等等,萧先生,这家赌场的后台在港岛可是十分硬的,你要是能在里面消费点钱,拿到一张会员卡,到时候你们去港岛其他地方游玩,也不担心有人敢打你们主意,而且你们如果手气好的话,还能大赚

    一笔,简直两全其美啊。"

    张之平唾沫横飞的对萧辰等人循循善诱道。

    萧辰又不是三岁小孩,岂会这么容易被他哄骗到,但是一旁的萧宛如还是第一次出远门,倒是很容易就被张之平的巧舌如簧给说动了。

    "哥,我还没见识过真正的赌场是啥样呢,是跟电视剧里的那种嘛?带我进去看看行嘛?"

    萧宛如转而对着萧辰说道。

    萧辰见此有些无语扶额,奈何夏紫菡和萧宛如一条心,自己反对也没用,他治好点了点头道:"开开眼界就行了,不要乱跑。"

    见萧辰妥协了,张之平眼中闪过一丝狡诈之色。

    一行人走了进去,与外面的气派门面相比,里面的装潢也丝毫不差。

    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温暖不刺眼的亮光,整个大厅都显得金碧辉煌。

    而且这里的赌场十分正规,跟想象中的那种喧闹不绝,到处乌烟瘴气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大厅中配备先进的吸烟器和空气净化器,几乎给客人营造了最好的环境。

    坐在高档赌场上的每个人看起来都是衣着光鲜靓丽,身边都跟着贴身的随从服侍。

    "张哥,你来了啊。"

    一行人刚进来,立刻就有一名穿着开衩旗袍的女子上前招呼道。

    女子身材高挑,脸上的妆容很浓,但是画的很好看,让人看起来很舒服,不是那么突兀。

    她显然认识张之平熟络的打着招呼。

    "陈姐,这位是萧先生,他妹妹萧小姐和夏小姐。"

    张之平介绍道。

    "萧先生,要不要换点筹码,试试手气?"

    陈姐美目上下打量了一下萧辰等人,笑吟吟上前,口气如兰的说道:"萧先生,要不要换点筹码,试试手气?"

    "最低换多少?"

    萧辰问道。

    "这里是高档赌场,兑换筹码至少要十万以上。"

    陈姐解释道,顺势瞥了一眼张之平。

    一旁的张之平见萧辰没有说话,立刻开口道:"萧先生,你放心,筹码可以随时换现不限制金额,而且你可以先尝试玩些小的,实在手气不行,大不了提现不玩了。"

    一旁的萧辰早就看透了,这两人一唱一和都是赌场的托儿。

    估计就是靠拉人,然后从客人的赌资中抽成赚钱。

    无论是客人赢了,还是输了,他们都有钱赚。

    "你身上有筹码?"

    萧辰沉默了一会儿反问道。

    陈姐愣了一下,随即从身上拿出一块表面镀钢的硬币,上面写着‘一百’,表明筹码面值。

    "能不能把这块筹码先借给我,我一会儿就还你。"

    萧辰问道。

    这下轮到张之平和陈姐尽皆一脸愕然了。

    来赌场玩居然不想换筹码,而是找她借一百块的筹码,这是开什么玩笑?

    见过小气的,没见过这么小气的,真是一点钱都不想出。

    他们也能猜萧辰想干嘛,想借一百块筹码,靠这块筹码空手套白狼。

    不得不说,抱着这种想法的人来赌场,基本上都是迷之自信的二逼和吝啬鬼。

    陈姐有些无语的白了一眼张之平,似乎在责备他,带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这么小气抠门,带他来赌场玩,也没多少抽成可以赚。

    陈姐瞬间没了兴致,将筹码丢给了萧辰道:"这块筹码送你了,我还有事,先失陪了。"

    像这种小气吧啦的客人,她也懒得多陪了。

    看到陈姐转身就走,似乎在寻找下一个金主,张之平也有些鄙视的瞥了一眼萧辰,然后找了个借口也顺势离开了。

    "师傅,你不会这么抠门吧,真打算只玩一百块筹码啊?"

    连夏紫菡都看出了陈姐和张之平眼中的鄙视和轻蔑了,她相信萧辰一定也能看出来。

    "对啊,一百块筹码够我玩一会儿了。"萧辰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