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陈姐和张之平冷眼瞧着萧辰。

    "你是怎么回事,搞了半天居然拉来了这么一位穷酸货。"

    陈姐没好气的说道。

    "哎呀,我也是看走眼了,我觉得这小子看上去应该是个富家子弟出来旅游的,应该不差钱,哪知道这么抠门。"

    张之平摇了摇头道。

    "等着看吧,这小子借了我一百块筹码,除了能玩一局老虎机外,其他都玩不了。"

    陈姐不屑的说道。

    萧辰手里捏住一百块筹码,环视了周围一眼,这里面的玩法花样很多,但是押注最低都要一千块朝上,能低成本玩的,只有老虎机了。

    萧辰瞄上了一旁整整齐齐一排的老虎机走了过去。

    这种小玩意一般都是放在大厅中供客人闲暇休息时玩上两把,娱乐一下而已。

    因为是电子机器,能不能赢纯属看运气,而且成本低,利润也低。

    来赌场玩的人,大多都是抱着以小博大,一夜暴富的心理,没有哪个人会来赌场专门玩老虎机。

    "哥哥,搞了半天,你就是打算玩这个啊。"

    萧宛如也撇了撇嘴,有些不满的说道。

    这东西有啥好玩的,纯属看运气,就算赢了,也赢不了多少,更何况输的概率更大。

    萧辰笑而不语将筹码投了进去,然后按下启动键。

    只见他一只手按在机器上,一阵无形真气通过手臂缓缓灌入进其中。

    "叮!"

    压中了!一百块变成了三百。

    但是萧宛如和夏紫菡都兴致缺缺,根本没有太在意,反而目光都投在了其他一些大型赌场上。

    "哟,那小子运气不错,第一次就压中了三倍奖励。"

    陈姐挑了挑眉头道。

    "呵呵,有什么用?你看他又全压进去了,估计下次就输了。"

    张之平不屑的说道。

    这种机器纯属看运气,而且专门为赌博设计的机器,一般压中的几率都偏低。

    就在两人谈话时,萧辰又赢了,三百变成九百,同样是三倍奖励。

    萧辰摇了摇头嘀咕道:"果然不好控制,只能勉强保证能压中三倍。"

    这种机器的原理很简单,萧辰只需要用真气去干扰一下就可以了,保证机器最后停在他压的注上。

    就这样如法炮制的几遍,他的筹码三倍三倍的涨,十分迅速,而且一局就十几秒也十分快。

    短短几分钟,他从一百块筹码便成了八千一百块。

    陈姐和张之平一直盯着萧辰看,就等着萧辰一次性全输光的时候,再上前诱惑他兑换筹码继续玩。

    可按这个势头下去,萧辰好像要把机器里的筹码给赢光啊。

    就在这时,萧辰又赢了,然而机器里的钱却被萧辰赢光了。

    看着二万四千三百块的筹码,回过神来的萧宛如和夏紫菡都是一脸懵逼。

    夏紫菡似乎想到了什么,小声对着萧辰问道:"师傅,你是不是作弊了?"

    萧辰一脸正经的摇了摇头道:"胡说,我这是运气好,你没看到嘛?我可是啥都没干。"

    他随意抓了一把筹码又走到附近的老虎机上继续如法炮制。

    足足一刻钟不到的时间,仅有的五台没人玩的老虎机被萧辰赢空了。

    甚至有些机器因为赔不出筹码,直接死机了。

    这让一旁不少客人都为之一怔。

    看着萧辰身后,萧宛如和夏紫菡用篮子装得满满的筹码,陈姐和张之平瞬间红了眼。

    这么多钱,萧辰都不知道赢了多少了,但是加起来十几万应该有点。

    陈姐被这一幕给震惊的张大了小嘴,甚至能塞下一个苹果。

    一百块筹码赢了十几万,这传出去估计没人信。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估计她们自己也不会信这种鬼话。

    张之平干咽了一口唾沫,怔怔的说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种电子机器不存在能有作弊的办法,而且他们全程注视着,并没有发现萧辰有什么异常举动。

    "你去报告主管,我去探探的他的底细。"

    陈姐沉吟片刻道。

    再让萧辰这样玩下去,估计所有老虎机的钱都要被他赢空了。

    这要是被主管知道了,这人是她们负责带进来,估计这个月的奖金不仅拿不到,还得扣钱。

    不多时,萧辰也玩‘累’了,一直运用真气去作弊,是非常消耗心神的。

    他拿着满满两个篮子的筹码去兑换了一些面值更大的筹码,这样方便拿。

    "萧先生,你运气不错啊。"

    正当萧辰刚一回头,只见陈姐笑吟吟的走上前道。

    "嗯,还行吧。"

    萧辰点了点头,扫了一眼手中一摞,一万块大面值的筹码。

    陈姐有些妒忌的扫了一眼那些筹码,但随即就一闪而逝,继续笑着说道:"萧先生要不要试试玩些别的?比如百家乐,二十一点,梭哈都挺有意思的,我见过很多人玩这些都赢了不少钱。"

    "有没有骰子?我觉得这个更快。"

    萧辰反问道。

    "有。"

    陈姐闻言脸色一喜,立刻带着萧辰等人来到一个赌筛子单双大小的赌场上。

    赌场有句话,不怕你运气好,就怕你赢了跑。

    在陈家看来,显然萧辰以小博大,已经博成功了,但是他跟其他赌徒一样,都是贪心不足蛇吞象,以为自己运气好就能继续赢。

    一般这种人最后都会输的只剩裤衩。

    然而萧辰输的越多,陈姐也越高兴,因为她能拿到赌场给她的一定比例的分成。

    而客人赢了的话,只能看客人的心情会不会给她们一些小费了。

    像萧辰这种抠门到来赌场借一百块筹码的人,陈姐已经不奢望萧辰能赢钱给她小费了。

    最好是全输光了,到时候赌场也会奖励她一大笔抽成。

    萧辰没有坐上赌桌,而是让萧宛如和夏紫菡坐了上去。

    "哥哥,压啥啊?"

    萧宛如有些兴奋的问道。

    能坐上跟电视剧里一模一样的赌桌上,对于她这种天天在家被管着的女孩来说,显然很刺激。

    萧辰双眼微不可察闪过一丝亮光,随即说道:"压大单。"

    "压多少?"

    "全压。"

    萧辰简单的两个字,让众人一怔。

    不过萧宛如倒没多犹豫,直接全压了。一旁的陈姐眼中则闪过一丝冷笑,第一把就全压,到时候看看他全输光就有意思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