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佳妍见此没敢犹豫立刻就拨动了一个电话。

    而这时,警车停下,一队警察下了车效率很快的冲进了餐厅。

    为首的一个小队督察背负双手走进来,环视了众人一眼道:"我刚刚接到报警,有人在寻衅滋事,公然斗殴,是谁?"

    他话一出口,众人的目光都微微望向了坐在那处若不惊的萧辰。

    而这时,餐厅经理也走了?出来,对着督察耳语了片刻后,他的目光也移到了萧辰身上。

    只见他带着一队人走到萧辰身边,将他围在中间,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望着萧辰道:"就是你参与了打架?我听说被打的那人还伤的不轻。"

    萧辰如实点了点头道:"没错,但我这是自卫,应该不犯法吧?"

    "被废话了,先跟我们走一趟,等我们调查清楚,如果是自卫的话,自然会还你一个清白。"

    督察冷声道。

    他说完身边的几个警察就拿着手铐上前,准备逮捕萧辰。

    一旁的萧宛如和夏紫菡见此,脸色一变,立刻想起身阻拦。

    但萧辰抬手打断了他们,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冲动。

    港岛不像内陆,这里的法律体系和那边不一样,而且港岛警察拥有的权利是非常大的。

    如果?发生拒捕现象,是有权当场击毙。

    毕竟他还带着两个拖油瓶,这事不方便闹大。

    萧辰点了点头道:"我跟你们去就是,不必动手。"

    蒋佳妍凑上前,有些担忧的低声道:"我认识这个人,他叫段常德,是段家的人,你要是被抓进去了,只怕想出来就很难了。"

    "无妨,他想动我,也得看有没有那个资格。"

    萧辰淡然道。

    说完,他起身跟着一行人上了警车扬长而去。

    "蒋小姐,现在怎么办啊?"

    一旁的萧宛如有些担忧的问道。

    "你不要担心,我已经通知了我阿叔,他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帮忙的,我先带你们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

    蒋佳妍宽慰道。

    ……

    "什么?萧先生被段家的人给抓起来了?"

    蒋广济一脸震惊的看着蒋佳妍确认道。

    "对,萧先生是为了帮我才和段浩天起的冲突,抓他的那个人也是段家的人,阿叔你快想想办法吧。"

    蒋佳妍叹了口气道。

    蒋广济眉头深锁,段家在港岛的势力不比他们弱,在司法层面上,他们甚至更占优势。

    "我先去看看萧先生怎么样了,如果能交涉一下,能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最好了。"

    与此同时。

    警局里。

    萧辰被关在一个单独的审讯室,四周空荡荡,只有狭小的墙壁像是要把人给挤压住一般。

    这种特殊设计的审讯室就是为了专门攻破犯人的心理防线的,因为人是群居动物,这个房间就像是密不透风的铁盒,如果正?常人被关在这里,没几个小时就会出现焦虑不安和发怒的反应。

    萧辰被关在这已经持续了数个小时,也没有一个人出现。

    似乎是故意把他晾在这,要消磨一下萧辰的耐心。

    但他们却低估了萧辰对‘耐心’这个词的理解,以往随便闭关一次,到是三五天不吃不喝。

    相比现在算得上什么?

    另一本的监控室里,段常德皱着眉头看着萧辰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似乎不急不躁,非常淡定。

    "督察,这人倒是个怪胎,以往被丢进禁闭室的人,没几个小时就开始大吼大叫了,他都待了快五个小时了,居然还这么沉得住气。"

    一旁的观察员说道。

    段常德冷笑了一声道:"把空调温度降到十度,再冻他个一个小时,看看他是不是还这么沉得住气。"

    房间内的萧辰,很敏锐的感觉到了四周温度的下降,此时处于夏天,他也只穿了一件短袖。

    骤然待在只有十度左右的气温夏,普?通人早就打哆嗦了。

    但萧辰已经神色不变,继续保持原样坐在那,甚至眼睛都没睁开。

    足足一个小时后,监控室的段常德脸色沉了下来。

    这人到底是什么怪胎,一般对付犯人的手段在他身上,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

    这时,门开了,一个警员带着一位脖子打着石膏的男子走了进来。

    "浩天,你没事吧?"

    段常德开口问道。

    段浩天脸色有些阴霾,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打成这样,而且还是外地人。

    "没事,堂哥,那人怎么样了?"

    段浩天问道。

    段常德指着监控室的屏幕说道:"关了快六个小时了,空调温度都降到了十度,但他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

    "玩这些花招子干嘛?直接绑起来打一顿,再逼他签下认罪书就是。"

    段浩天眼神充满戾气的说道。

    段常德使了个眼神,示意其他人离开,不多时,房间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这人只是寻衅滋事罪,顶多关个几天就得放了。"

    "那堂哥的意思是?"

    段浩天似乎想到了什么反问道。

    "这人既然犯法了,那就得规章办,不过我不能保证所有犯人都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段常德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道。

    此时。

    萧辰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着,突然房门大开,一群人走了进来。

    他们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刑具,目光不善的扫了一眼萧辰。

    而段常德和段浩天则最后走了进来,坐在了萧辰的对面。

    段浩天看到萧辰,目光似乎都能喷出火来。

    只见段常德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离开,房间内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怎么,要对我滥用私刑?"

    萧辰淡然问道。

    "小子,你既然知道就好,这恐怕是你最后的几个小时了。"

    段浩天得意的狞笑着。

    他挑选了片刻,最后拿起了一根电棒。

    开关按下,电棒发出‘滋滋’的电光和声音,异常吓人。

    "小子,别妄想有人会来救你了,监控已经被关了,这房间是内锁加!隔音的。你还是好好享受一下这最后的时间吧。"

    段浩天拿着电棒走到了萧辰身边,几位猖狂的大笑着。

    能亲自出手折磨萧辰到死,这让他十分高兴。眼看电棒就要触碰到萧辰时,萧辰瞥了他一眼,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道:"你知道嘛??我其实没打算杀你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