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家。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南海萧大师。"

    蒋广济指着萧辰介绍道。

    一众蒋家的直系高层都在待客厅中,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萧辰。

    "二叔,恕我直言,这位‘萧大师’未免太年轻了,您是不是搞错了?"

    一位穿着背心的青年,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萧辰一眼,眼中隐隐露出不屑之色。

    他也是一名武者,而且是蒋家这一代中,武学天赋最好到底,现在已经是内劲大成了。

    如今看到一个年纪比他还小的人,被他最敬仰的二叔这么恭敬的对待,心中自然是不服的。

    而且他能感觉到萧辰身上并无真气外放,看起来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了。

    哪里像传闻中力压南海,鼎鼎大名的‘入海龙’萧大师。

    "仲恺,不要胡言,在萧大师面前不可放肆。"

    蒋广济板着脸训斥道。

    他当初看到萧辰,跟蒋仲恺的想法是一样的,可亲眼目睹了萧辰的厉害后,他才深深的感觉到萧辰所处的境界,是他这辈子都可望不可即的。

    "哼,既然阁下就是萧大师,我倒也要见识一下传闻中的萧大师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蒋仲恺依旧丝毫不让的说道,而后走了出来,对着萧辰做了一个拱手动作。

    "请!"

    这是武者切磋最基本的礼仪,对着武者来说,一切道理和事实用拳头解释最简单粗暴。

    既然蒋广济这么信服萧辰,他自然也想见识一下,这个萧大师是不是真的人如其名。

    萧辰只是淡然扫了他一眼道:"算了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萧辰便自顾自的转过头不再理会他。

    见到这幕,蒋仲恺似乎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脸色有些羞愤刚想说话,却立刻被一位中年男子打断道:"好了,这是你二叔的贵客,仲恺你就不要胡闹了。"

    见男子开口了,仲恺虽有些不忿,但却不敢反驳,只是恼怒的瞪了一眼萧辰,继续坐了回去。

    "萧先生,您不要往心里去。"

    蒋广济在一旁赔笑道。

    "无妨,练武之人有些年轻气盛是应该的。"

    萧辰淡淡道。

    蒋广济听了这话也笑着点了点,但是一旁的蒋仲恺脸色就更难看了。

    一个不敢接受自己挑战的小子,如今却一副前辈的口吻教训他,这让他心中愈发不是滋味。

    "这位是我大哥,也是蒋家家主,蒋嘉和。"

    萧辰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萧先生,我听广济说,之前他带回来的灵药其实是您给的,冒昧的问一句,您手里还有这种灵药嘛,我们愿意出任何代价将其买下。"

    蒋嘉和目光炯炯的问道。

    蒋广济同样也是如此的看着萧辰。

    萧辰有些奇怪的问道:"七铃草的果子,一颗就足够用了,你难不成还要给谁用?"

    "实不相瞒,我是给我父亲用的,之前那颗七铃草的果实也已经给他来人家服下,但也仅仅只是吊住了一口气,病情没有好转,甚至在慢慢恶化。"

    蒋广济叹了口气说道。

    "能否让我看一下,说不定我能帮上什么忙。"

    萧辰好奇的问道。

    蒋广济闻言望向了蒋嘉和,蒋嘉和沉吟了一下点头道:"既然萧先生愿意帮忙,我自然感激不尽。"

    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死马当活马医就是了。

    "他难不成还是个神医?"

    一旁的蒋仲恺忍不住开口讥讽道。

    "行了,仲恺你给我闭嘴!"

    蒋广济皱着眉头训斥道。

    他这个后辈从小被他们娇惯坏了,又自视天赋非凡,根本不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哼,万一爷爷出事了,我看到时候你们怎么办。"

    蒋仲恺冷哼道,说完便不再多言了。

    "哎,这孩子……"

    蒋广济忍不住摇了摇头。

    萧辰也懒得理会他,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世家子弟,这种人他见多了。

    蒋广济等人带着萧辰一路走到后院,直奔二楼进了一间房。

    床上躺着一位脸色苍白的老者,似乎只能依靠呼吸机和流食管在维持生命。

    一旁还有两个护士在贴身候着,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萧先生,这就是家父了。"

    萧辰点了点头,自顾自的走上前扫了一眼老者。

    片刻,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道:"把这些东西都拔掉吧。"

    "拔掉?"

    蒋嘉和有些愕然。

    如果拔掉这些东西,老爷子岂不是马上就会死嘛?

    "爸,我都说了,他看起来哪里像个医生啊,居然让我们拔掉呼吸机和流食管,这不是想害死爷爷嘛?"

    蒋仲恺冷嘲道。

    一旁的蒋广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而是讪笑着望着萧辰道:"萧先生,您总得给个理由吧,这一旦拔掉了,恐怕老爷子撑不住几个小时啊。"

    "那我问你,你们之前是不是请过医生来看了?"

    萧辰问道。

    "不错。"

    蒋广济点了点头。

    "医生给出的解释,是不是说老爷子年纪大了,加上风寒导致的气虚体寒,导致他生了一场大病?"

    萧辰继续问道。

    几人闻言都是一怔,萧辰说的跟之前那些医生给出的诊断完全一模一样。

    "难不成那些人误诊了?我可是请来了好几位有名的专家,但给出的诊断都是如此。"

    蒋嘉和疑惑的说道。

    "也不算误诊,他们只是猜对了一半,老爷子之前应该有段时间是半睡半醒的状态,但这个状态时好时差,如今则完全陷入了昏迷对嘛?"

    萧辰的一番话让众人再次色变,简直一句话都不错,全让萧辰说中了。

    "神了!萧先生您有办法嘛?"

    蒋嘉和脸色一喜连忙问道。萧辰沉吟了一会儿道:"老爷子的病因的确是气虚体寒,又加上年事已高,但导致他躺在病床上一年之久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气血堵塞,流通不畅,你们想用呼吸机和流食管维持他生命,但实则是加速了

    他的慢性死亡,因为长期处于这种环境下,他的活动会越来越少,气血流通越来越慢。"

    "你们先拔掉这些管子,我用针灸给他疏通气血经脉,应该能治好他。"

    萧辰的一番话有理有据,这让不少人都信服了。正当蒋嘉和让护士拔掉这些仪器的管子时,突然间,老爷子的心率机叫停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