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一旁的两个护士直接慌了神,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蒋嘉和。

    "萧先生,现在怎么办啊?"

    蒋嘉和连忙问道。

    这些管子拔掉容易,但是想重新安上就不是几分钟能解决的了。

    "爸,我都说了,他哪里像个医生啊?你们见过哪个医生这么年轻的,我看他之前那些话都说胡编乱造的吧。"

    蒋仲恺冷眼旁观道。

    只见萧辰不急不缓的拿出了针袋,然后取出一根银针,屏息片刻,蓦然落下。

    银针扎在了老爷子的身上,萧辰手速极快的又连续下了几针。

    不多时,他的身上就扎满了银针,这些银针排布看起来杂乱无章,但实则是有序分布的。

    萧辰伸手在这些银针上拂过,顿时这些银针尽皆颤动起来,发出了‘铮铮’声。

    这一幕让蒋广济看到后,瞳孔一缩。

    ‘真气外放!’

    这种简单的技巧任何一个化劲武者都会,但是像萧辰这样能精准的控制十几根银针,就十分罕见了。

    就好比用筷子夹着线穿针眼,只有那些苦练过这一招的高手,才能做到。

    这时,随着银针的颤动,老爷子身上的银针蓦然飞射了出来,被萧辰一把抓到手中。

    老爷子身上的针眼也在冒着黑血,很快就浸湿了被单了。

    大片大片的紫黑色血液看的人触目惊心。

    而这时心率机也停止了警报,一切又恢复正常,好像从未发生过一般。

    一旁的众人有些怔怔的回不过神来,蒋嘉和早已经看的目瞪口呆,随即激动的说道:"萧先生,太感谢您了。"

    "举手之劳。"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此刻,众人望向萧辰的目光终于变了,之前除了蒋仲恺外,其实还有不少人都对萧辰抱有怀疑,但如今看来,他们错了。

    蒋仲恺看到这一幕,脸色有些不自然,虽然他错了,但是以他从小养成的性子,不允许他就这么低头。

    ‘不就是会点医术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连我的挑战都不敢接,估计除了医生好点,也算不得什么。’

    蒋仲恺心中暗道。

    之前萧辰那一手真气外放,他并没有看懂,在他看来,这种小伎俩,随便一个内劲武者都能办到。

    "如果快的话,晚上他就能醒,尽量让他活动一下,用不了几天就能恢复健康。"

    萧辰嘱咐道。

    ……

    因为萧辰治好了老爷子,蒋嘉和十分热情的将他留了下来吃顿饭。

    一顿饭吃完,萧辰早就急不可耐的想要去看看宛如和夏紫菡了。

    蒋广济已经告诉他,萧宛如和夏紫菡跟蒋佳妍待在一起,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让他放心。

    蒋广济将萧辰送上车,带着他去找蒋佳妍等人。

    "萧先生,明天在绿岛区有一个擂台赛,这是港岛一年举办一次的武道切磋,几乎所有武者都会来参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看看?"

    车上的蒋广济突然问道。

    "想必这擂台赛应该有彩头的吧?"

    萧辰斜瞥着他问道。

    "您倒是猜对了,这擂台赛在港岛是给众多武者一个扬名立万的展现机会,同时也会吸引大量有资本的人来赌拳,最后赢的人可以分走十分之一的奖金。"

    港岛的有钱人十分多,不像内陆那般几千几万的小打小闹。

    一般来看这种比赛并下注的人,随手就是几十万,乃至千万赌注。

    "我对钱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既然来了港岛,看看也无妨。"

    萧辰说道。

    很快,他们就到了一家酒店门口停下,送走了萧辰后。

    蒋广济望着他的背影,目光闪动了片刻。

    "有南海萧大师在,看来这次比武的前三,我蒋家必然能争夺一席之地。"

    他并没有对萧辰说出所有事,这些比武在外人看来,是苦练多年的武者成名的好机会。

    但是在他这些世家大族的眼中,一年一次的比斗却是默认划分地盘的方式。

    港岛的大小世家众多,但是港岛却只有这么一点大,如果想用强硬的方式去夺得,那用不了几天,整个港岛都会乱成一锅粥。

    想为自己的势力多争取一些资源和地盘,这种损耗最低的方式,无疑是最合理的。

    ……

    次日。

    萧辰跟萧宛如等人简单说了一下,便让蒋佳妍带着她们去玩了,自己则被蒋广济接上车,前往了绿岛区。

    这是一处因为海口流沙形成的岛礁,距离港岛内陆也不远,坐快艇的话,只需要五分钟。

    萧辰等人下了车,坐上了蒋广济早就准备好的快艇。

    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人,此人便是蒋仲恺。

    蒋仲恺似乎是接受了昨天的教训,一路上并没有对萧辰说话。

    三人相安无事的到达了岛礁上,一上岸,四处都是来往的人流,显然十分热闹。

    他们往里面走了一段,一块水泥铺成的空地呈现在众人眼中,中间则架起了一个擂台。

    "还有一会儿才开始,萧先生你先去歇息一下吧?"

    蒋广济建议道。

    因为比赛常年在这里举办,所以这里修筑了很多房屋,以供来此的人暂做歇息。

    "也好。"

    萧辰点了点头,朝着其中一间走去。

    就在这时。

    突然人群中传来一阵喧哗,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只见对岸一道人影踩着海水,身后留下了一道白色的浪花,踏浪而来!

    "快看!快看!我没看错吧?那是人嘛?"

    "好像真的是个人啊,这人是谁?居然能踏浪而来?难不成港岛出了一位极境宗师?"

    "一群没见识的,那是义安会的帮主,仇天啸,我听闻仇先生以一身神出鬼没的轻功闻名,想必这应该是他的绝技之一,水上漂了。"

    一名男子瞥了一眼其他人,缓缓解释道。

    "原来是仇帮主啊,看样子他的轻功比之前又强了三分。"

    有人感叹道。

    各大势力、世家的领队人见此都不禁瞳孔一缩。

    轻功虽然杀伤力不足,但是遇上一个轻功修炼到炉火纯青的,身法诡异、灵巧之人,只怕你力量再大,碰不到他也无济于事,最后也只能被活活耗死。蒋广济望着飞奔而来的白浪,幽幽的说道:"看来,这次比武比往年更精彩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