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这个擂台赛要举行好几天,第一天只是一些闲散的武者来比试,而最后一天才是真正的比斗,也是最精彩的时候。

    不少人不远万里的赶来这里,几乎都是为了看这最后一天的比赛。

    萧辰在得到这些消息后,也开始对蒋广济带他来这里的初心有了些怀疑。

    显然蒋广济不是带他来看看的,而是有什么其他打算。

    为了稳住萧辰,他给萧辰租下了一栋最舒适的房子作为落脚点,还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个侍女陪着萧辰。

    “你是这里的人嘛?”

    萧辰对着身边的一位十八九岁的女孩随口问道。

    这女孩名叫小兰,也是蒋广济塞给他的。

    小兰年纪不大,性子也比较温婉,说话的时候都不敢正眼看萧辰,显然有些怯生。

    小兰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嗯,每年这时候我们村镇的一些人都会来这里临时做工,因为报酬高,所以村子里很多没有工作的人,都等着这时候出来赚些钱补贴家用。"

    这岛礁上有个村子,不过看起来很是贫穷,像小兰这样的女孩,估计岛上还有很多。

    小兰说完有些怯生生的望了一眼,见萧辰在沉思着什么,也不敢打扰,就在一旁候着。

    那个人找到她的时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好好服侍萧辰,并且一次性就给了一万块的巨款给她。

    她想起了出门时,阿婆的话,每年这时候岛上都会聚集很多有钱有势的人,如果她能被任何一个给看上,那么立刻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脱离这贫困的小渔村了。

    之前村子里也有不少人都靠着这样的手段,成功离开了渔村,发达了之后,连带着自己的一家都过上了好日子。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出身一个小渔村,家里也没钱供她读书。

    如果能被某个大人物给看上带走,或许是她最好的归宿。

    她带着萧辰四处转悠着,介绍着当地的风土人情。

    突然一个男子看到小兰喊道:"小兰,你怎么也在这?"

    "杨哥,这位是萧先生,我是……"

    小兰笑着上前打了个招呼。

    "哦,我懂了。"

    没等小兰说完,杨哥就点了点了然道。

    显然小兰跟他一样,今年都出村趁现在捞一笔外快。

    不过小兰身边的这个青年看起来平凡无奇,不像是什么有钱人。

    这时,杨哥身后的走过来两男两女,男的,一个带着眼睛,穿着西装,一看就是大城市出来的人,另一个身材魁梧,后盘稳健,一看就是练家子。

    那两名女子显然也是如同小兰这般,是临时招募的侍女。

    不过她们和小兰站在一起,显然姿色差远了。

    见到萧辰两人,尤其看是小兰后,两个男子都不由一愣,眼中异彩连连,显然是能在这破地方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很是诧异。

    “这是我同村哥们的妹妹小兰,和她的客人萧先生。”

    杨哥介绍道。

    “既然是认识的,要不就跟我们一起去玩吧。”

    眼睛男眼睛一亮道。

    眼睛男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看向小兰。

    “东哥可是义安会的高手,这次肯赏脸陪我一起来这里,估计这第一天外场擂主,一定非你莫属。”

    他说的东哥,便是那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他穿着黑色小背心,露出粗大的胳膊和结实的胸肌,青劲暴露,手上满是老茧,显然是个练家子。

    东哥摇了摇头道:“第一天擂台赛是给那些没名气的习武之人准备的,大多都是一些内劲都没入的野路子,跟他们打,没什么意思。"

    他这话一出,其他几人纷纷点头道:“东哥已经坐上了皇后区的头儿位子,又是堂堂内劲武者,这些人在您眼中自然不值一提。"

    东哥闻言依旧谦虚的摇了摇头,但是眼中的得意之色却丝毫都掩盖不住。

    萧辰能感觉到,这个叫东哥的人是一位内劲小成的武者,在他眼里自然算不了什么,但是在港岛这种小地方,一个内劲武者就十分了不得。

    眼睛男继续拍着马屁道:"东哥的天赋也是极强,我记得半年前您才内劲入门吧,如今就跨入了内劲小成,我看啊,用不了多久,您就能突破到化劲了。"

    他叫刘夏,家里是在港岛搞外汇的,也有个上亿的家产,而他就成为了一个标准的富二代。

    但像东哥这种内劲武者走到哪儿都被人巴结,最不缺的就是富二代朋友了。

    而且东哥也十分有手腕,加入义安会才短短几年就成为了一个分区的头目,可谓是有钱有势了。

    所以刘夏很巴结东哥,指望自己日后出了什么事,能报出东哥的名头震慑一下其他人,这样他在朋友面前得多有面子?

    这次来绿岛区的岛礁看擂台赛,也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为此还费了不少钱从当地招募了两个女孩。

    可惜时间紧,好的都被挑完了,剩下的姿色平平,东哥也不怎么看得上眼。

    刘夏本来暗地着急,结果这时导游杨哥遇到了熟人,看到小兰时,连他都忍不住动心了。

    果然东哥自从见到小兰后,眼神有意无意的就没离开过她身上。

    刘夏心中打定,笑道:“反正这边也没什么意思,正好我听说那边外围还有一个场子,据说上台的人都是实力不俗,也吸引了不少人去下注,赔率可以十分高的。”

    他说完,笑眯眯的看向小兰两人道:“小兰啊,你和萧先生在这里闲逛太危险了,要不还是跟着我们一起吧。有东哥这种高手在,谁敢上来惹事?”

    “不用了吧。”

    萧辰微微皱眉道。

    他已经感觉到这群人的目标是小兰,虽然他和小兰也只是初次见面,但毕竟这是蒋广济花钱招聘过来服侍他的。"哎,萧先生,恕我多嘴,这段时间,岛礁上来的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可不少,难保不会有心怀鬼胎之人,你们两人既然遇到了我们,那就是有缘,刚好有东哥在这里,可以保护你们周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