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擂台赛结束了,萧辰兴致缺缺便先回去了。

    小兰也跟着萧辰一起走了,任凭杨哥和刘夏磨破了嘴皮子也没有改变她的主意,这让刘夏和东哥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阴霾。

    "哼,这小子还真不识趣啊。"

    东哥望着萧辰等人离开的背景,冷哼道。

    "东哥,您别生气,时间还早着呢,如果这么快就到手了岂不是太没意思了?"

    刘夏赔笑着说道。

    很快最后一天到了,也迎来了最热闹的时刻。

    岛礁上那些早早就到了,却迟迟不露面的大人物也纷纷出现。

    水泥铺成的空地上,被围得水泄不通。

    随着一个个大人物出场,人群再次沸腾起来。

    "那不是段家段长天嘛?怎么他也来了?"

    有人望着段家人群中,为首的一名老者有些诧异的说道。

    "我听说了段长天在三年前就闭生死关了,难不成他又突破了?"

    习武不仅仅可以强身健体,更是可以延长寿命。

    一般的化劲武者不出意外都能活到百岁高寿,而那些极境宗师更是具有反老还童的征兆,活到一百二三十岁都不算稀奇。

    蒋广济也看到了段长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身后的蒋仲恺忧心的问道:"二叔,难道段长天已经踏入极境了?"

    要知道在港岛,极境宗师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蒋广济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他三年前也才化劲小成,三年的时间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突破到极境,不过我感觉他和极境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当年他和段长天同为化劲小成,但是段长天成名更早,功力自然更深厚。

    三年前他尚且没有把握赢段长天,如今更是希望渺茫。

    "那这次比武岂不是悬了?"

    蒋仲恺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要紧,就算他真是极境,我们也不担心。"

    蒋广济信心满满的说道。

    听到蒋广济这话,蒋仲恺不由得一愣,有些狐疑的说道:"难道二叔您还有什么杀手锏?"

    蒋广济笑了笑道:"有南海萧大师在,这些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

    蒋仲恺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二叔,你未免把那个萧辰看的太重了,他的年纪比我还小,整个华夏我都从未听说过有二十岁就踏入极境的,只怕他是名不副实吧?"

    "仲恺,我跟你讲了多少次了,人外有人,萧先生的实力不是你我能揣摩的。"

    虽然蒋广济这般说,但是蒋仲恺依旧脸色还是不服气的样子。

    二十出头的极境宗师?说出去谁也都不会信。

    要知道这段长天在他那一辈,已经算得上顶尖的武道高手了,但是他四十多岁才踏入了化劲了。

    这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萧辰,难不成是从娘胎里就开始习武嘛?

    几个势力顺序出现,都坐在了一处专门为他们准备好的位子上。

    "蒋先生,对年未见别来无恙啊。"

    一名光头大汗嘿嘿直笑道走过来,望着蒋广济道。

    "王老六,我记得你不是孤家孤人一个嘛?怎么也来这里了?"

    蒋广济冷淡的瞥了他一眼道。

    "王先生现在是我们赵家的客卿,来这里当然是替我们赵家出战。"

    没等王老六说话,他身后走出来一名女子。

    女子穿着一袭淡青色的长裙,五官小巧精致,皮肤白皙,看起来只有约莫二十多岁,十分像个可爱的瓷娃娃。

    但是她却将头发盘起,穿的这身不合身的长裙也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要成熟很多。

    "赵小姐,怎么这次来的,不是你父亲?"

    蒋广济有些疑惑的问道。

    赵姓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哀伤,随即便消失不见,恢复冷清的表情道:"我父亲前几日因病去世,现在我是赵家的家主。"

    "抱歉。"

    蒋广济微微颔首道。

    赵家本就人丁不旺,每次来这里参加比武的都是赵小姐的父亲,但如今她父亲死了,只怕这么偌大一个家族要交给一个女人来抗,会引来很多歹人觊觎。

    不过他敏锐的发现了王老六望向赵姓女子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显然两者并不是简单的主客关系,再说了王老六好歹也是化劲强者,单单用钱是无法打动他的。

    估计这两者私底下达成了某种交易吧,不过这些事跟蒋广济无关,他只是有些感叹世事无常,跟他同辈的人物又少了一个。

    不多时,众人陆续落座,表面上众人都面带微笑道寒暄了一番,但暗地里却是杀机四伏。

    要知道,这次比武胜负决定了未来一年港岛各势力能拿到的资源多少,这极大影响了一个家族的发展。

    "赵心雨,你们赵家是没人了嘛?你爸死了,就让你来这里扛大梁?"

    一个肥胖的油腻中年男子冷笑道。

    他和赵家的地盘隔的最近,生意上自然也摩擦不断,如今赵心雨的父亲死了,他算是最开心的了。

    赵心雨见男子这么肆无忌惮的说话,顿时眼神一冷,盯着他道:"胡国平,你说话注意点,我现在是赵家的家主。"

    "哦?‘赵家主’是吧?我觉得这个称呼不适合你啊,要不你考虑一下做我情人,把你们赵家的产业都转到我名下,我或许以后能照拂你们赵家一二呢。"

    胡国平阴阳怪气的冷笑道。

    "痴心妄想!"

    赵心雨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眼中隐隐弥漫着杀气。

    她身旁的王老六也起身眯着眼睛看着胡国平道:"争这些嘴舌之快无益,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呵呵,你当真以为我怕了你们不成?"

    胡国平冷笑道。

    "那来吧。"

    王老六起身走到了擂台上,挑衅的看着胡国平。

    "不,我还有一个额外的要求。"

    胡国平抬手打断道。

    "你想怎么样?"

    赵心雨皱了皱眉头道。

    "如果你们输了,那你就乖乖的做我情人,连带你们赵家在古龙区的地盘都得归我,不知道‘赵家主’有没有这个胆量应战呢?"

    胡国平脸上带着一抹古怪的笑容望着赵心雨道。

    纵然赵心雨特意打扮成这样,但是也掩盖不住她才刚刚满二十岁的事实。赵心雨一下子就慌了神,这么大的赌注,基本是赌上了赵家的一切,她不敢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