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主’未免太没魄力,跟你死去的老爸可一点都不像啊。"

    胡国平继续冷嘲热讽道。

    听到胡国平继续拿她父亲去世的点来激怒她,她也忍不住怒火中烧,但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了。

    "你别再试图激怒我了,我不会拿整个赵家去赌的,你如果不敢应战就闭嘴吧。"

    赵心雨平静道。

    胡国平见此皱了皱眉头,冷哼了一声,对着身后一人使了个眼色。

    顿时一个身高一米九,如同铁塔般的巨汉蓦然起身。

    他这一起身,众人才发现,刚刚他一直是在蹲着,因为椅子太小了,他根本坐不下。

    大汉身上的肌肉虬结的像一块块精铁,而且他的肤色也是偏古铜色,不像华夏人,应该是东南亚那边的人。

    大汉对着胡国平点了点头,起身一跃蓦然跳向了擂台。

    "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碎石飞溅。

    大汉落下的那块位置,被他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小坑。

    平整的水泥地面被压出了道道裂痕,看得人心惊胆战。

    台上的王老六见此也蓦然瞳孔一缩,如临大敌的望着他。

    "请!"

    大汉有些别扭的做了个手势,不等王老六反应过来就冲向了他。

    王老六十分迅速的摆开架势防御,只见大汉一拳砸下,王老六双手成架想挡住这一击。

    "啊!"

    王老六惨叫了一声,身形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七八步才停了下来。

    他的双手微微打颤着,脸色青红一阵,显然这一击的余震让他内外皆伤。

    大汉并没有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紧跟着攻了过来。

    但已经领教过大汉力量的恐怖后,王老六又岂会再硬抗。

    他依靠这灵活的走位,不停的和大汉周旋着,时不时再骚扰一下。

    而大汉虽然力量强悍,但显然灵活性不如王老六,次次攻势都如同打在棉花上,无功而返,一时间局势僵持了下来。

    "看起来这王老六有两下子啊,他想把这大汉的体力给耗尽。"

    蒋仲恺分析道。

    蒋广济摇了摇头道:"王老六已经败象初露了。"蒋仲恺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他,蒋广济继续解释道:"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虽然王老六一直在依靠灵活性躲避大汉的攻势,还有余力骚扰一下他,但是王老六需要耗费的精力是大汉的两倍,此消彼长,没

    等耗死他,王老六就先扛不住了。"

    没过一会儿,正如蒋广济所说,王老六脸色有些发白,只能勉强躲避攻击,无法再寻找机会偷袭一下大汉了。

    随着大汉迅猛的攻势,王老六心力交瘁之下,一个不注意,被其一拳打中胸口。

    "砰!"

    他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滑行了几米跌倒在外围的人群旁,昏死了过去。

    "哈哈哈,赵心雨,你请来的这个客卿好像很弱啊。"

    胡国平十分得意的大笑道。

    这个大汉是他从东南亚的小国请回来的外功高手。

    一般的化劲武者根本不是其对手,为此他也开出了天价报酬,不过结果他很满意,这钱没白花。

    赵心雨脸色十分难看,闭口不言。

    王老六是她好不容易才请到的化劲武者,也是唯一一个,如今王老六被打成重伤,明显没了再战之力,只怕今天过后,赵家的势力范围要缩小一大半了。

    "继续吧,按照往例,至少要输三场才可以退出比武。"

    胡国平冷笑着对着赵心雨说道。

    赵家唯一一个战力已经没了,也就是说赵家无人可出战了,这种情况下,?赵心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直接认输。

    看到胡国平如此落井下石,只见突然一道声音遥遥传来。

    "我本以为这港岛一年一次的比武会说多精彩,没想到居然这么无聊。"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只见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背负双手淡然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五六个随从,尽皆低着头,刻意佝偻着身子,好像是害怕遮掩了为首男子的风光。

    男子淡然走进场,扫了一眼大汉,不屑的摇了摇头道:"外功小成?太弱了。"

    他抬手凌空一拳打出,只见如同巨塔般的大汉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诡异倒退了十几米,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体素质够强,这一下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但是这也已经让大汉失去了再战的能力,他嘴角溢血,有些惊恐的望着男子。

    四周的众人也瞬间鸦雀无声,简简单单的一招就将外功小成的大汉给打的失去了战斗力,这未免太强悍了。

    "你是谁?"

    胡国平皱眉望着男子。

    "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

    男子傲然道。

    "这是港岛各势力之间的比武,你一个外人难不成想干扰嘛?"

    胡国平顺势把其他人也拉了进来,想以此对抗男子。

    其他众人也纷纷点了点头,这规矩从很早就定了下来,只限港岛的一些大势力能参加。

    男子冷淡的瞥了一眼胡国平道:"那好,从今天开始,你的势力我接管了。"

    "你说什么!"

    胡国平闻言脸色蓦然沉了下来,大怒的起身指着男子道:"小子,你也……啊!"

    没等他话说完,只见男子诡异的身形一动,冲到了他身边,一掌毙杀了他。

    ‘嘶!’

    众人尽皆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男子未免太狂妄了,说动手就动手,完全没有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男子抽出一掌手帕不急不缓的擦着手上的血,漫不经心的说道:"现在我有资格参加了吧?"

    武道以强者为尊,男子已经彰显了自己的实力,其他人自然不敢多废话,而且也没人愿意为了一个死人去出头,这显然不符合利益。

    只剩下胡国平带来的那些人,有些惊惧的望着男子,不过见男子丝毫没有兴趣看他们,纷纷四散逃走了。

    蒋广济皱着眉头望着男子,他能从男子身上感到一丝无形的压力,这种感觉他只在当日萧辰出手时感受过一次。

    "既然大家都默认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墨渊,现在我要挑战你们所有人,如果识趣的话可以认输,归顺我。"

    墨渊微笑着开口道。

    他脸上的那种漫不经心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对这些人的不屑。

    其他人闻言都目光一凝,他们终于明白了。

    这个墨渊的话外之意就是,他要当港岛的老大。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众人尽皆眯着眼睛盯住了他,只听见耳边的海风簌簌吹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