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渊目光逐一扫过在场众人,气氛变得十分沉闷。

    不多时,一位中年男子率先起身,目光不善的盯着了墨渊道:"我仇天啸倒是想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

    他说完,起身一跃跳到了十米外的擂台上,一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飘然。

    "不愧是专练轻功的高手啊,这么远的距离,能眨眼跳过去,普通人只怕都摔死了吧?"

    "仇老大的实力哪是你我能揣摩的,等着看好戏吧,这个小子太狂妄了,看仇老大怎么教训他。"

    台下众人纷纷议论道。

    就是奥运会的跳远冠军拿出来跟仇天啸比,只怕是拍马不及。

    墨渊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他一眼,不急不缓的走到了擂台上。

    "身法不错,那这样好了,我出三招,你若能安然无事的接下,那就算我输好了。"

    墨渊随意的说道。

    见墨渊这幅漫不经心的模样,这等于变相是在羞辱他。

    仇天啸闻言瞬间大怒不已,他堂堂义安会的帮主,更是港岛成名已久的人物,如今公然被一个小子给蔑视,这让他岂能忍下这口气。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哪有的狂妄资本。"

    墨渊笑了笑道:"那开始了,第一招。"

    话音一落,墨渊的身影应声而动,只见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仅仅眨眼的时间,他便来到了仇天啸面前。

    仇天啸也是经验丰富的高手,在经过最初的吃惊后,迅速摆开架势挡下他,而后利用灵巧的身法拉开了距离。

    "不错,反应很快嘛?第二招。"

    墨渊一招未建功,却丝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

    只见他四周蓦然荡漾起一阵无形真气,地上的一些碎石头被这阵真气给包裹住漂浮在半空悬停着。

    墨渊抬手一挥,这些小石子骤然飞射了出去,发出了‘咻咻咻’的声音。

    看着满天的小石子朝着仇天啸飞射而来,几乎堵住了他所有退路,但是仇天啸依旧脸色沉稳,没有丝毫惊慌。

    他全力施展着轻功,身体如同一根羽毛般,在这密集的攻击中,轻飘飘的穿过而过,身上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哈哈哈!你就这点本事也敢叫嚣?"

    仇天啸再次躲过这一招,忍不住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义安会等人也高声呐喊助威着,很是不屑的望着场中的墨渊。

    连续两招都没有对仇天啸造成一点伤害,这么差劲的实力也好意思叫嚣三招击败仇天啸。

    台上的蒋广济眉头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墨渊似乎没有出尽全力啊。

    正当仇天啸得意忘形的大笑的时候,墨渊懒洋洋的瞥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我只是不想那么快就结束,不然显然太无聊了。"

    "呵呵,你说……"

    仇天啸冷笑着,刚想继续嘲讽时。

    只见墨渊抬起手对着仇天啸遥遥一拳打出。

    "咚!"

    一声巨大的闷响突兀炸响!

    如同陨石落地,地面崩塌一般,伴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一阵强到能掀翻人的劲风!

    只有那些武者能勉强睁开眼,模糊不清的继续看着。

    仇天啸的脸色蓦然大变,他能看到一道气劲化成的蛟龙咆哮着朝着他冲来,似乎要一口将他吞下。

    单单这附带的劲风就十分惊人了,仇天啸根本不敢应接,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逃’!

    但他才勉强转过身,只感觉胸口一下的部位骤然一凉,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体内传来。

    "轰!"

    仇天啸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瞬间爆炸了!化为了碎肉血雨落在地面上,场面十分血腥。

    一时间,全场再次鸦雀无声,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这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青年居然一拳把仇天啸给打爆了?

    仇天啸可是港岛成名十几年的高手来,精通轻功,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就算是遇到了实力比他更强的人,打不赢逃还是没问题的。

    可仇天啸居然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被秒杀了。

    这未免太惊人了,义安会等人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平日里敬畏不已的老大,就这么简单的被人给一拳打爆了。

    这让他们心中又惊又怒,但他们也不是傻子,知道墨渊的实力十分恐怖,一时间,义安会等人尽皆惊怒的望着墨渊,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他…他就这么死了?"

    蒋仲恺干咽了一口唾沫,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相信这世上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人。

    仇天啸可是跟他二叔蒋广济是一个辈分的人物,而且实力不相上下,如今就这么死了。

    蒋广济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凝重了起来,对着蒋仲恺问道:"萧先生呢?"

    "不知道。"

    蒋仲恺摇了摇头。

    "快去派人把萧先生找来,不然只怕今天要出大事了。"

    蒋广济脸色极为凝重的说道。

    这个墨渊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息,让他隐隐感觉和萧辰有那么几分相似。

    而且他认为,这在座的众人几乎没人会是墨渊的对手,唯一能解围的人,估计只有萧辰了。

    "二叔,都这个时候了,还找那小子干嘛?"

    蒋仲恺皱了皱眉头道。

    他可不认为萧辰能赢场上这睥睨一切的墨渊。

    "别废话了,赶紧去找。"

    蒋广济没时间跟他多争辩,而是厉声训斥道。

    "是,我这就派人去找。"

    蒋仲恺满脸的不乐意,但又不敢违抗蒋广济的命令。

    于是便对着自己的随从低声说了几句,打发他们去找萧辰了。

    此时,墨渊淡然开口道:"还有谁要挑战我?可以来试试。"

    他的目光扫过台上众人,不少大佬都纷纷低下了头,眼中带着丝丝畏惧。

    连精通轻功的仇天啸都丧命了,他们哪敢上去找死啊。

    "你们不说话,我就当你们默认认输了,那么从今天起……"

    "让我来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吧。"

    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段长天背负双手起身走了出来。

    "段老出手了,想必一定能压住这小子的嚣张气焰。"

    "那是自然,段老三年前就隐隐是港岛第一人,如今出关了,想必实力更胜一筹了!"众人见到段长天要出手了,脸上都带着一丝丝期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