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段长天的出场,立刻引来了一阵欢呼声。

    想比墨渊这样霸道狂妄,一来就杀了两个势力大佬都小子,段长天这种在港岛武道界有名望、有实力,而且德高望重的老人,显然更受追捧。

    "请!"

    段长天跳上擂台对着墨渊拱手道。

    墨渊扫了他一眼,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明明是化劲大成,但却有触摸到了极境门槛,我倒是很好奇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墨渊自顾自的一番话,让段长天闻言脸色一变。

    还没动手呢,就这么准确的将的实力和底细给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那么眼前这个年轻人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实力比他更高,能一眼看破他的底细,要么就是同样修炼了某种特殊功法。

    "二叔,您说段老能赢嘛?"

    蒋仲恺问道。

    蒋广济摇了摇头道:"我也说不准,段长天修炼的功法很特殊,当年以化劲小成的境界就?曾打败过化劲大成的高手,如今他闭关现世,实力比当年只高不低,但是这墨渊我却看不透。"

    段长天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回答他,而是率先动手了。

    他的攻势十分迅猛,一拳一脚都带有莫大的破坏力。

    墨渊则和其缠斗在了一起,两人所过之处,水泥铺成的地面尽皆裂开一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痕。

    段长天毫无保留的将苦修几十年的气劲灌注而出,每一招打出都能掀起一阵劲风。

    可墨渊面对段长天这么迅猛的攻势却丝毫不急不慌,轻轻松松的就接下了,看起来还保有余力。

    "实力不错,你若是考虑归顺我,我可以留你一命。"

    在分秒必争的对抗中,墨渊神色如常的开口道。

    见墨渊这么轻松,还能分心说话,段长天脸色十分凝重。

    要知道武者的对决,是只争分毫,基本上是不可能有人会分心去说话。

    敢这样做的人,除非是自信能完全碾压另一方。

    见段长天没有回答他,墨渊挑了挑眉头,轻飘飘的一掌挥出。

    这一掌看似缓慢,但速度却快如闪电,以至于专注进攻的段长天根本来不及挡下。

    "砰!"

    这一掌按在了段长天的胸膛,他整个人都立刻倒飞了出去。

    段长天倒退了七八步才勉强停了下来,而后吐了一大口血,脸色有些发白。

    如果这几十年的苦修,只怕这一掌会要了他半条命。

    但就算是这样,他硬接了墨渊一掌,也不好受,五脏六腑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喉咙里还有一口血被他强行咽了下去。

    "不错,接我一掌居然还有再战之力。"

    墨渊有些诧异的看着段长天,笑了笑道。

    段长天脸色一沉,猛吸了口气,双手成点指,不停的在自身穴位上点按着。

    短短几秒钟,原本看起来有些憔悴的段长天骤然就恢复如初,脸色变得有些红润起来。

    他身上散发气势也蓦然增强了,隐隐达到了化劲巅峰和极境门槛只见。

    这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望着段长天。

    虽然段长天实际修为还未达到极境,但他已经足以和极境宗师一战了。

    要知道,港岛在二十年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极境宗师了。

    如果段长天能再活个十年,想必进阶极境,是板上钉钉的事。

    墨渊愈发满意的看着段长天点头道:"我猜的不错,果然是修炼了一种能激发潜能的功法,而且后遗症却十分小,难得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当真不考虑嘛?"

    段长天冷着脸道:"我段长天习武六十余载,从未认输过,更不会不战而降。"

    墨渊闻言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道:"那就很可惜了,我这个人动手有个习惯,只要出尽全力了,那一定要死人才行。"

    "那阁下可以来试试。"

    段浩天冷声道。

    墨渊淡然望着他道:"你或许是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和极境宗师的一战之力,所以底气足了,但是我告诉你,就算是极境宗师,我也杀过不止一个。"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一个才二十多年的年轻人,大放厥词说自己杀过不止一个极境宗师,这话传出去,只怕没人会信。

    极境宗师已经是超脱普通人的存在了,一举一动皆可无形杀人,实力恐怖如斯。

    虽然墨渊已经连斩两人,还能压得段长天打,但在众人看来,墨渊大概率也是个内劲巅峰罢了,除非他还隐藏了实力。

    段长天没有多废话,抢先出手,想打墨渊一个措不及防。

    但是墨渊却站在原地丝毫未动,眼神冰冷的看着段长天。

    就当段长天距离他不过十步之遥时,墨渊终于出手了。

    他嘴唇未动低声念着什么,而后双眼蓦然一凝,手成剑指朝着段长天一斩而下!

    猛然间,他手中似乎幻化出了一把青绿色的光剑。

    剑芒吞吐着四周天地元气,每一息过去,剑芒都会暴涨三分。

    直到这一剑斩下时,一道刺眼的光束令人睁不开眼睛。

    "轰隆隆!"

    阵阵巨响不绝于耳,而其他人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足足三息过后,刺眼的亮光才消失,所有人立刻把目光投向了场中。

    只见原本平整的水泥地已经诡异的蒸发消失不见了。

    而地上还有一道五六丈长的巨大沟壑,像是一颗对地导弹划过形成的。

    而距离墨渊十几米外,段长天半跪在地上,头发散乱着低着头,‘嘀嗒嘀嗒’的鲜血不停的落在他按在地上的手背上。

    他强撑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刚一用力就闷哼了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胸膛也没有起伏了。

    看到港岛第一人段长天被一击打成重伤垂死,其他人脸色各异,眼中充满了震惊,望向墨渊的目光也带着丝丝畏惧。

    刚刚那几秒发生了什么,他们并没有看清,但这余留的破坏力简直不是凡人能做到的事!

    "还有谁要挑战我嘛?赶紧站出来,我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们玩了。"

    墨渊懒洋洋的继续说道。

    众人尽皆低着头,这下他们是真的怕了。

    连段长天都死在了他手里,除非他们联手一起的话,或许还有那么一丝渺茫的获胜机会。

    但他们不敢这么做,万一他们联手都输了呢?岂不是自己断送了自己的活路。

    蒋广济叹了口气,看来这港岛的格局要大变了。

    "有点意思,你这功法是从哪学来的?"人群中突然站起来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目光灼灼的望着墨渊,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