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走向擂台,尽皆脸色一怔。

    之前墨渊的实力强悍他们已经见识过了。

    连港岛第一人段长天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小年轻怎么敢找死站出来。

    尤其是跟随在萧辰身旁的小兰等人,脸色各异。

    刘夏急忙起身想拉住萧辰道:"你疯了嘛?"

    他身旁的张哥同样也是如此,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张哥是武者,最能体会到墨渊实力的恐怖,连他们的帮主都被其一拳打爆,他在下面早就吓破了胆。

    如今这个跟着他们玩了两天的青年突然起身想挑衅墨渊,这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萧辰并没有理会刘夏,依旧淡然朝着擂台走去。

    他身后的张哥也沉声道:"刘公子别管他了,我们赶紧离开,以免殃及池鱼。"

    万一萧辰惹怒了墨渊,牵连到他们,他们岂不是连哭都没地方哭。

    小兰有些担忧的看着萧辰,但是几番欲言又止。

    她也亲眼看到了墨渊连斩三人的场面,纵然她不懂武道,也知道场上这个人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

    萧辰跟她待了两天,对她还算是比较好了,所以她心中有些不忍看着萧辰去送死。

    但另一方面,萧辰也只不过是她的金主罢了。

    小兰心中挣扎着,没等她做出决定,刘夏就已经拉着她准备离开。

    "小兰你跟我们走吧,不然到时候这小子死了,恐怕你要受到牵连啊。"

    "不错,我看这小子估计是脑子缺根筋,你还是跟我们一起离开吧。"

    张哥也点头附和道。

    如今仇天啸死了,义安会马上就要乱成一锅粥,势力要重新洗牌,他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回去,想办法在新帮主上位之前,争取最大的利益。

    台上的蒋广济看到萧辰出现,脸色微微一喜,他心里最明白萧辰的实力。

    但是他身旁的蒋仲恺则低声冷笑道:"真是不知死活,连段长天都不敌墨渊,这小子哪怕真是南海萧大师又如何?我就不信他能是这墨渊的对手。"

    墨渊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极境,而且从始至终他都是一副轻描淡写,兴致缺缺的样子,显然没有出尽全力。

    在他看来墨渊已经是近乎无敌的存在了,没有摸清他的底细之前,敢贸然挑衅他,不就是纯属找死嘛。

    所有人目光各异的看着萧辰,但他们的心中都认为萧辰死定了。

    墨渊也绕有兴趣的盯住了萧辰,他能感觉到萧辰好像就是一个普通人。

    如同萧辰隐藏在人群中,他倒不会觉得奇怪,但是怪就怪在萧辰身上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这让他心中有些惊疑起来,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你是谁?"

    墨渊问道。

    "萧辰。"

    "你已经看到了,我一旦出手不会留活口的。"

    墨渊瞥了一眼萧辰道。

    "那我希望你能投降,因为我不想杀你。"

    萧辰淡然道。

    他虽然杀过人,但他有原则,不是滥杀之辈。

    萧辰这句话一出口,众人闻言再次一愣,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可笑的表情。

    好比一个普通人在挑战一位武道高手,还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劝对方投降。

    武道以强者为尊,没有实力为基础,一切都是空话。

    "这小子看来是真的疯了。"

    "我看他应该是吃错药了吧?他好像只是个普通人。"

    众人纷纷讥笑着摇了摇头。

    台上的蒋仲恺更是冷眼瞥着他,这个萧辰从出现在蒋家的第一天起,他二叔就一副视为神明的恭敬态度。

    但是这么久以来他都没有看到萧辰出手过,甚至当初他挑衅萧辰,都没有逼其出手。

    试想,如果萧辰真的是一位武道大师,面对其他人的挑衅,他还能沉得住气?

    在他看来,萧辰估计就是个水货,怕出手露馅了。

    他也不明白自己的二叔为什么对萧辰这么恭敬。

    不过现在好了,萧辰马上要出手了,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此时,场中的萧辰脸色淡然,像是很随意的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墨渊有些愕然的看着萧辰,足足三秒后,随即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道:"有意思,有意思,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人,我倒是愈发对你好奇了起来,今天我就破例一次,不杀你。"

    说完,他身形一动,再次如法炮制,留下一道道似真似假的幻影直奔萧辰冲来。

    这一道道残影是因为速度达到了一个极限后才导致的,看起来很缓慢,但实则瞬息就奔袭到了萧辰身边。

    萧辰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抬手一掌挥出。

    这一掌轻飘飘的,如同幼童出拳般无力,已经贴身过来的墨渊眼中更是不屑。

    但仅仅一个眨眼的时间都不到,他的脸色蓦然一变。

    "啪!"

    只见萧辰一掌挥出,将墨渊打的倒飞了出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滑行了七八米才堪堪停了下来。

    墨渊震惊的捂着脸,上面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十分扎眼。

    这一下,全场都寂静了,有些诧异的看着萧辰。

    萧辰依旧神色如常说道:"别逼我杀你,我想问你一些事。"

    这种随意的态度,如同长辈教训晚辈一样。

    墨渊也不敢大意了,捂着脸,眼中满是羞恼。

    "那得看你能不能活下来了!"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萧辰打了一巴掌,这种奇耻大辱岂能忍?

    他满脸杀气的再次奔袭向萧辰,但萧辰却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道:"真是麻烦。"

    他豁然抬手握拳,猛地一拳朝着墨渊凌空打出。

    这一拳打出,一阵刺耳的音爆骤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扑面的劲风,强度大到可以把一个人给吹起来。

    看到这一幕,墨渊脸色再次一变,立刻想转身扭开。

    但是萧辰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他都不敢相信。

    在墨渊震惊的目光中,他被这凌空一拳给再次打飞了出去。

    这下,他就没有之前那么好运了,直接一个后空翻,在地上滚了两三圈才停下里,看起来极为浪费。

    墨渊随行的那些随从见此也脸色一变,立刻冲上前将其扶了起来。片刻,墨渊擦去嘴角的鲜血,面目有些狰狞的望着萧辰,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今天要把你挫骨扬灰方可泄心头之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