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墨渊推开四周扶着他的随从,满脸暴怒之色。

    他嘴唇未动,双手掐住指印,随即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暗了下来。

    "我知道了,这是术法!"

    有人失声喊道。

    之前墨渊用一柄十分诡异的光剑一击就灭了段长天,他们还在惊诧这是什么武技能有这么恐怖的威力?

    随着那人喊出‘术法’两个人,所有人望向墨渊的目光再次一变。

    术法可是一个很神秘的传承,而且据说只有中海郑家才有这般传承,单凭这个郑家就一跃成为了中海第一世家,地位处于绝对的超然。

    只是不久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压得郑家俯首,郑家也宣布隐世,这才没了什么消息。

    "难道他是郑家的人?"

    有人猜测道。

    "不可能,中海郑家的名头我听说过,据说他们不习武,只修术法,这墨渊显然武道境界也不低。"

    另一个人立刻摇头反驳道。

    法武双修,而且看起来境界都不低,最关键的是这人看起来还这么年轻,这到底是个什么怪胎啊。

    眼看着原本晴朗的天空瞬息变得乌云密布,尤其是萧辰上方的乌云更是雷声大作,道道刺眼的闪电划过天际,让人心惊肉跳不已。

    "天雷术?"

    萧辰抬手淡然开口道。

    此言一出,不远处的墨渊更是瞳孔一缩。

    "可惜你只领悟了三分精髓,威力太弱。"

    萧辰摇了摇头,若无其事的点评了起来。

    "哼,我倒要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跟你的嘴一样硬!"

    墨渊满脸戾气的说道。

    他现在也不管萧辰到底是什么人了,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他丢进颜面,他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赦!"

    墨渊口中低喝一声,萧辰头顶上的乌云立刻爆射出一道拳头粗细的雷霆朝着萧辰当头劈下。

    ‘滋滋作响’的雷霆让人头皮有些发麻,这要是被打中了,岂不是连人都烤焦了?

    台上的蒋广济也同样一脸担忧的看着萧辰,萧辰再厉害也是凡人,这道雷霆要是打在人身上,估计死的只剩下焦土了。

    面对来势汹汹的雷霆,萧辰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毫无阻碍的让雷霆击中了他。

    "滋啦!"

    萧辰被击中的瞬间,一道刺眼的亮光包裹住了他。

    台上不少各势力大佬都摇了摇头,之前看到萧辰能击退墨渊,他们心中还暗喜不已,如今看来,萧辰只怕是死定了。

    亮光持续了一秒多,直到光芒散去,众人立刻把目光投向了场中。

    "什么!"

    "他没死!"

    "他是人是鬼啊?居然没死?"

    所有人都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望着萧辰,恨不得把眼睛给抠出来凑上前再仔细看看。

    萧辰神色自若的站在那,身上没有受一丁点伤,似乎这道雷霆只是给他挠痒痒罢了。

    墨渊也一脸震惊的望着萧辰,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起来。

    "你…你怎么会没死?"

    天雷术是术法中威力最大的几种之一,属于禁术,一旦施展必将毁天灭地,只要处于攻击范围内,基本上人畜不留,寸草不生!

    而萧辰居然赢抗了天雷术,还毫发无损,这简直颠覆了墨渊的认知。

    "你到底是谁?"

    墨渊失声喊道。

    他已经彻底被萧辰这个怪胎给镇住了。

    "我说了,你只领悟了三分精髓,威力还是太弱。"

    萧辰淡然道。

    看到萧辰这幅轻描淡写的样子,墨渊都快崩溃了。

    其他人同样也是如此,他们望向萧辰的目光更是带了一丝丝敬畏。

    台上的蒋仲恺死死瞪大着眼睛,内心都忍不住咆哮了。

    就算萧辰很强,但这强得太过分了吧,居然能抗一道雷霆,还毫发无损。

    这真的是人嘛?

    刚准备离开的刘夏等人也亲眼目睹这一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肯定不会相信。

    就算到了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张哥,你…你看到了啊?"

    刘夏的声音有些发颤,他想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看到了这一幕,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觉。

    之前稳如泰山的张哥也彻底傻了眼,这个跟着他们玩了两天的小子,居然这么‘厉害’。

    甚至用厉害这个词已经不能形容了,简直就像个神仙一样。

    小兰有些惊喜的望着萧辰,看到萧辰没事,她心里也很是高兴。

    此时,萧辰望着墨渊道:"你连半步神境都不如,太弱了,我来告诉你什么叫真正的实力。"

    "寒芒现!"

    萧辰低喝了一声,从他怀中飞射出一把一尺八寸的短剑。

    短剑一出现,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如同附近装了一百台大功率空调一起吹着冷风一般。

    萧辰手成剑指,对着墨渊遥遥一点。

    漂浮在半空中的寒芒顺势斩了过去,如同一道绚丽的流星划过天际,但它的目标却是墨渊!

    "法器!"

    墨渊这下是真是害怕了,他一眼就认出了寒芒的来历。

    而且以他的见识来看,这柄短剑还不是那种普通的法器。

    望着寒芒带着冲天剑势朝着它飞射而过,墨渊想都没想直接跪在了地上,毫无骨气的磕着头大喊道:"别杀我,我投降!"

    寒芒也瞬息停在了他脑袋面前一寸,只要微微往前移一点就能扎穿他的脑袋。

    萧辰单手一点,寒芒倒飞回了他手上,他背负双手居高临下望着墨渊道:"你可心服口服?"

    "我服了,我服了,先生要我干嘛我就干嘛,想问什么,我定当值知无不言。"

    墨渊连连点头道。

    连天雷术都劈不死的妖孽,还有一把法器护身,他拿什么跟人家斗?

    如果还看不清局势,那他就活该死在这里。

    看着之前威风凛凛的墨渊,如今像个死狗一样跪在萧辰面前,全场都瞬间鸦雀无声了。

    他们重新打量起了萧辰,这个只有二十出头的青年,到底是什么人?

    台上的一众大佬望着萧辰,都是心怀鬼胎。

    一年一次的港岛比武,出现两个近乎无敌的高手,其中一个甚至能称之为‘神仙’,他们都是人精,考虑的第一件事自然是怎么交好萧辰,想办法拉拢萧辰,以增强自身的势力。赵心雨美目不停的在萧辰身上打量着,自言自语的幽幽道:"若他能加入我赵家阵营,就算让我当个没名分的情人,我也甘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