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先生。"

    蒋广济连忙起身走过上前恭敬的喊道。

    萧辰点了点头道:"给我准备一个安静的房间,把他给我先关起来。"

    萧辰说完,从身上摸出两根银针甩了出去,径直扎在了墨渊身上。

    他已经用银针锁穴,封闭了墨渊的修为,现在他就只是个普通人了。

    "是。"

    蒋广济招了招手,立刻上来两个人一左一右把墨渊架着离开了。

    看到蒋广济和萧辰认识,而且两人的关系显然还不简单,其他人见此纷纷皱起了眉头。

    港岛的各势力目前是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但是萧辰的出现无疑是打破了这种平衡。

    他们都希望能拉拢到萧辰,更不希望看到萧辰和其他势力走的近。

    一些机灵的人立刻就上前,也恭敬的对着萧辰打招呼。

    不管萧辰和蒋广济是什么关系,但是只要交好萧辰总是没错的。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上前,一时间萧辰被众人给围得水泄不通,耳边满是恭维话。

    萧辰皱了皱眉头道:"别挡着我的路。"

    他的声音中加上一丝真气传音,这导致周围众人耳边如同有人在敲钟一般,震得他们心神恍惚。

    他们也瞬间反应了过来,这位看起来二十出头的青年可是一位武道高手啊,就算是段长天那样的,估计都会被秒杀。

    听到萧辰的话,众人纷纷脸上出现一丝畏惧之色,主动让开了一条路。

    只有蒋广济跟在其身后,慢慢消失在视野之中。

    其他人无不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蒋广济,有了这么厉害的大师相助,只怕蒋家又要崛起了。

    唯有赵心雨望着萧辰的背影,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片刻,她对着手下低声吩咐道:"查一下这位萧先生的来历,替我安排一下,看看能不能约到这位萧先生私下见面。"

    ……

    一间小屋内。

    墨渊有些惶惶不安的坐在里面,外面则是他随行的一群随从。

    这些随从都是普通人,面对门口把守的两个武者,他们也无能为力。

    不多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蒋广济很自觉的停下脚步在外面守着。

    萧辰不急不缓的走了进来,坐在了墨渊对面,他没着急说话,而是先给自己倒了杯茶。

    片刻,他才缓缓开口道:"你的身份?"

    "我是天师道的弟子。"

    墨渊丝毫不敢隐秘,立刻回答道。

    "放屁,你以为我没见过天师道的人?你的功法到底是从何得来?"

    萧辰声音冷了下来。

    当时在西北,他和姜大师一起参加那个聚会,其中就有一位天师道的弟子。

    但那人也只是个普通的术士,根本不值一提。

    听到萧辰见过天师道的人,墨渊脸上没有丝毫慌张,继续解释道:"我是天师道十大秘传弟子之一,修炼的功法是掌门亲自传授,近期我才出山游历。"

    "把你的功法给我背述一遍。"

    萧辰继续说道。

    这下,墨渊有些迟疑了,掌门传授的功法可是天师道最高机密,就算是一些长老都无权知道。

    十个秘传弟子也禁止和其他人独处,更是禁止泄露功法。

    萧辰皱了皱眉头道:"你是想活还是想死?"

    萧辰伸出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了几下,每一下都如同击打在墨渊的心头一般,让其脸色白了几分。

    说了就能活,不说一定是死,他毫不怀疑眼前的这个青年会当场毙杀他。

    "我…我说。"

    墨渊叹了口气,开始将功法背诵了起来。

    半晌,萧辰听完后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道:"背完了?"

    "掌门只教了我们这么多。"

    墨渊脸色有些难看的解释道。

    萧辰深锁着眉头,沉默不言。

    墨渊背的这个功法和他的九品玄典有点类似,但本质又不一样。

    似乎属于同一类,但是同类不同种。

    好比铁砂掌和金钟罩,这两门功法都是修炼外功,但是专攻的方向不一样。

    萧辰猜测他的九品玄典和墨渊的功法似乎都是出自同一个地方。

    见萧辰不说话,墨渊愈发惴惴不安了,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先生,我说大话可都是真的,没有丝毫隐密啊。"

    "最后一个问题,老实回答我,我就放你走。"

    萧辰说道。

    "您说,我一定不会有丝毫隐密的。"

    墨渊脸色一喜道。

    "天师道的山门在哪儿?"

    萧辰直视着墨渊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墨渊脸色一怔,他告诉萧辰功法已经犯了大忌了。

    但是没关系,华夏这么大,只要他不说,萧辰不说,谁会知道?

    想比功法,宗门的地址更是机密中的机密。

    一般的普通弟子是没有资格下山的,只有那些经过考核,或者在宗门位高权重之人才有资格下山。

    墨渊脸色阴晴不定的望着萧辰道:"萧先生,您问这个干嘛?"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不是我回答你的问题。"

    墨渊咽了口唾沫,用手指沾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了一行字。

    萧辰扫了一眼点了点头道:"你可以走了。"

    墨渊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头也不回的就准备离开。

    "等等!"

    听到萧辰发话,墨渊身体一僵,有些机械的扭过头望着萧辰。

    "我想见你们掌门,如同你方便的话,可以替我带句话,有时间我会亲自上门‘拜访’的。"

    萧辰开口说道。

    如果不是受制于萧辰,墨渊早就恨不得破口大骂了。

    逼自己说出功法,还泄露了山门信息,如今还要自己告诉掌门这件事,这不是作死嘛?

    只怕掌门知道了,第一件事就是先拍死他。

    虽然墨渊心中这般想着,但依旧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道:"我会记住的。"

    他说完就带着一群随从一溜烟跑了。

    至于萧辰会不会真的来天师道把他的事抖出来,他根本不担心。

    外人是禁止进入天师道的,就算萧辰真的找上来了,只怕没等他说话,就死了。

    虽然萧辰很厉害,但是天师道传承了几百年,宗门内高手众多,更别提还有掌门坐镇。他可是很清楚掌门的实力有多恐怖,就算是半步神境来了,也得饮恨当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