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世明有些诧异的重新打量起了萧辰,他沉吟了片刻起身道:"那你跟我来。"

    三人一同走到一排架子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摆着一个大箱子,箱子上盖了厚厚一层的灰,还装了三把锁,可见里面放的东西都是十分不得了的。

    钱世明从怀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三把锁,然后费力的又打开了沉重的箱子。

    里面井然有序的摆放着一件件东西,瓷器、青铜器、玉石、甚至还有一些散发着墨绿色光芒的宝石,很是奇特。

    如果有懂行的人再此,看到这箱子里的东西肯定会吃惊的合不拢嘴,因为这箱子里面的东西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的宝贝,如今竟然出现在了一起。

    "这些都是我这半辈子的珍藏,每一件东西都是稀世珍宝,来历都不简单,你看上哪件就拿去吧。"

    钱世明口气很是随意,但眼睛却出卖了他,这些宝贝来之不易,根本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

    如果不是看在赵心雨的面子上,他根本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更别提卖了它们。

    赵心雨很是感激的看了一眼钱世明,转而望向了萧辰。

    萧辰扫了一眼箱子的东西,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就算他不懂古董,但是也能看得出来这些东西每一件都价值不菲,但对他而言,对他没用的东西和路边的石头没任何区别。

    见到萧辰摇了摇头,赵心雨有些愕然了,萧辰到底想找什么东西,才能称之为奇珍异宝?

    钱世明不禁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如果我这半辈子的珍藏都入不了先生的法眼,那我这里可没什么能让先生看上眼的了。"

    他的语气有些冷淡,毕竟自己收集了半辈子才得来,视之为宝贝的东西在萧辰眼里却丝毫没有提起兴趣,这对于一位痴迷古玩的资深者来说,是一种蔑视。

    好比铸剑大师拿出自己平生最好的成果展现给他人,结果却没有得来赞许和惊叹,换位思考,无论谁处于铸剑大师的位子,都会觉得十分难受。

    钱世明已经没了之前那么客气了,在他看来,萧辰八成就是一个不懂行的雏儿。

    既然不识货,那就没得聊了,无论各行各业,身为其行业的顶尖那群人都不屑于和那些菜鸟多废话。

    钱世明认定了萧辰是个不懂行的雏儿,也就是看在赵心雨面子上,换了别人早就被他打发轰出去了。

    "心雨你好不容易来我这一趟就先坐坐吧,我去拿点自家准备的点心来给你尝尝,萧先生不介意的话,也可以留下来四处看看。"

    钱世明说完便转身下了楼。

    赵心雨又不是傻子,十分敏锐的擦觉到了她世叔的态度态度转变。

    看到萧辰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还得罪了她世叔,赵心雨只觉得脑壳疼。

    她有些不好意思看着萧辰,刚想说话。

    这时,楼下却传来一阵喧哗。

    一位脸色发白的青年正和一位店员争执着什么。

    男子看起来精神状态很差,就好像大病未愈,没吵一会儿就开始喘着粗气。

    他手中拿着一颗墨绿色的珠子,用一根旧得发灰的红绳串着。

    "我求求你了,这颗珠子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曾经救过我爷爷还有太爷爷的命,是个宝贝,求你买了它吧。"

    青年望着手中的珠子,眼中露出一丝不舍。

    店员斜瞥了他一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你糊弄鬼呢?就这成色,看起来都不算是玉,二十块钱的地摊货?我告诉你,这里只收精品,别想浑水摸鱼。"

    "我对天发誓,这珠子真的是宝贝,它可以……"

    青年话还没说完,楼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钱世明皱了皱眉头道:"不知道我这里规矩嘛?吵什么吵?"

    "老板。"

    店员看到钱世明立刻点头哈腰道。

    青年见此也立刻转向钱世明,快步走上前道:"老板,这颗珠子是我祖传的宝贝,我急需用钱,希望您能收了。"

    钱世明接过珠子扫了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显然没有看上眼。

    不过他打量了一眼青年后,暗自叹了口气道:"五千块,我收了,你去账房拿钱。"

    "不行不行啊,这颗珠子,至少要卖五十万!"

    青年连忙拉住钱世明道。

    钱世明闻言脸色直接沉了下来,这破玩意正如店员所说是个地摊货。

    似玉非玉,似石非石,不知道是啥材质。

    二十块钱买了,他都嫌没地方放,要不是见这青年一副病殃殃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可怜,他就当做回善事勉强买了,权当积德行善了。

    可这青年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张口就是五十万?

    开什么玩笑?五十买个这破玩意,除非他脑子坏了。

    "滚!"

    钱世明将珠子直接丢给了青年,转身就准备走。

    青年见此脸上闪过一丝悲戚,有些失魂落魄的转身,准备离开这里,换一家店在试试。

    "等等!"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喊住了他。

    青年扭头一看,只见一男一女从楼下走了下来。

    "先生,你打算买?嘛?"

    青年有些希冀的望着萧辰。

    "先给我看看。"

    萧辰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青年没有多想,直接把珠子递给了他,反正权且死马当活马医了,给他看看也没什么。

    萧辰拿到珠子的一刹那,双眼蓦然闪过一道精光,但随即就被他隐藏了起来。

    "你这珠子是如何得来的?"

    萧辰问道。

    "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而且还救过我爷爷和太爷爷的命,甚至我的病都有可能是它治好的。"

    青年立刻说道。

    "行了,萧先生,这东西不值钱,应该就是他不知从哪儿买的地摊货,然后用技术做旧了一下,而且他的话更是满口胡言,吹成这样,骗鬼呢?"

    钱世明冷声道。"我没有骗你们,这是真的,当年我太爷爷打仗被子弹击中了,就是它救了他一命,我爷爷给别人干活的时候,从三楼摔下来,差点就死了,也是它救了他一命,而我前阵子出了车祸,应该也是它救了我

    。"

    青年十分认真的说道。

    一旁的几个店员听完后,随机爆发出哄堂大笑。编也要编的像一点,编得这么夸张,傻子才会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