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世明也冷笑起来道:"哦?照你这么说,这珠子能让人起死回生咯?"

    "我不清楚,但是他爷爷说这一定是个宝贝。"

    青年点头道。

    "那好,你亲自给我们演示一下,如果是真的,别说五十万,一百万都行。"

    钱世明说完,示意店员拿了一把刀过来。

    看到那把明晃晃的水果刀,青年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虽然他相信这是真的,并不是巧合,但没有人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青年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脖子,显然不敢乱试。

    钱世明等人见此脸上满是冷笑之色,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开口道:"行了,快走吧。"

    青年微微叹了口气,准备欲走,但萧辰却开口道:"等下,这珠子我买了。"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脸色各异。

    "萧先生,他可是喊价五十万呢?这破玩意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钱,你可要想清楚。"

    钱世明皱眉道。

    "五十万而已,不算贵。"

    萧辰微微一笑。

    青年脸色大喜,连忙将珠子递给了萧辰。

    而他一旁的赵心雨则立刻开出了一张支票交给了青年。

    她不在乎这东西是真是假,只要能讨得萧辰开心,五十万对她来说,只是一笔小钱。

    "谢谢,谢谢。"

    青年拿到支票,连声感谢道,立刻就拿着支票直奔附近最近的银行。

    一旁的钱世明暗自摇了摇头,他愈发认定萧辰是个不懂行的人了。

    这破玩意,就他的店员都能看得出来是个水货,估计就是花二十块钱在地摊上买的。

    萧辰居然花五十万将其买了下来,在他看来,萧辰大概率是不识货,上当了。

    不过这不干他的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萧辰人傻钱多,他也懒得多废话了。

    "萧先生,这东西真是宝贝嘛?"

    赵心雨见萧辰把玩着这珠子,脸上满是笑意,有些好奇的问道。

    "自然是宝贝,而且还是无价之宝。"

    萧辰笑着说道。

    "萧先生还真是会说笑话,五十万买个没用东西,就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钱世明讥讽道。

    明明是个地摊货,萧辰非要吹嘘这是个无价之宝,如果这真是宝贝,他岂能看不出来?这不是变相在打他的脸吗?

    萧辰也没有多说,拿起了一旁桌子上的水果刀,在自己手上划出了一道伤口。

    "萧先生!"

    众人见此尽皆一惊。

    尤其是钱世明等人更是愣住了,萧辰难道是疯了嘛?居然用自残来实验一下这珠子的效用。

    萧辰神色自若的将墨绿色的小珠子握在了手中,他缓缓将真气灌入其中,小珠子蓦然闪过一丝刺眼的绿芒。

    仅仅瞬息,他手上的伤口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萧辰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和他想得不错。

    这东西应该是五行灵物,和他当时在西北得到的寒晶是同类的。

    而且这东西只有在他手里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如果给一个普通人,他们根本不懂如何主动去使用,只能被动的等小珠子的去替他们疗伤,效果千差万别。

    一旁的众人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了。

    一群店员看到这惊人的一幕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哪个拒绝青年的店员,更是肠子都悔青了。

    这明显就是个宝贝啊,别说五十万,就是五百万买下来,转手几千万卖出去,估计都大有人买。

    钱世明也是一脸错愕,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真的是个宝贝。"

    他从事古玩行业十几年了,一双眼睛可以称得上是‘火眼金睛’。

    如今一个宝贝送上来门来了,却被他拱手让人,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脸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萧辰,叹了口气拱手道:"是我眼拙了,先生原来是个高人啊。"

    如果说萧辰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才买到这个宝贝的,那他怎么敢自残用以实验。

    显然他心里早就有了完全的把握,想比萧辰,他的确是自愧不如。

    "钱先生过誉了。"

    萧辰笑着摇了摇头道。

    这种东西对于他们来说,的确十分不可思议,也只有萧辰能看出这是个宝贝,换了任何一个古玩的大师估计都会看走眼。

    "小六,去把我珍藏的大红袍拿出来泡上一壶,我要请萧先生品尝一二。"

    钱世明吩咐道。

    萧辰依旧展现了自己的眼力,他自然不会再像之前那么对待了。

    ……

    步行街,蒋佳妍带着萧宛如两人闲逛着,进出各大高端服装店。

    "佳妍,这件裙子怎么样?"

    萧宛如拿着一件白色短裙对着镜子比量着。

    "嗯,你穿应该挺好看的。"

    蒋佳妍点头道。

    "不错,是挺好看的,这件多少钱我买了。"

    突然一道男人的声音插了进来。

    三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男子笑眯眯的朝着他们三人走来。

    如果萧辰在此,一定能认出,这人就是当日在比武大会上跟他随行的刘夏。

    "蒋小姐?"

    刘夏看到蒋佳妍,脸色一怔。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蒋佳妍皱眉问道。

    "不认识,不过蒋小姐的大名我倒是素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人如其名啊。"

    刘夏笑着说道。

    他眼角余光也打量起了萧宛如和夏紫菡。

    这两个小妞长的可真水灵啊,看起来就像个学生妹,青涩中又带着独特的韵味。

    "既然不认识,那再见。"

    蒋佳妍冷淡的转过身,不再搭理他了。

    "哎,蒋小姐不要这么拒人以千里之外嘛。这两位是你什么人?"

    刘夏不动声色的打听道。

    "她们是我朋友,如果没有事的话,还请你不要打扰我们。"

    刘夏闻言目光闪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夏,初次见面,不如你们每人买件衣服,我来买单吧。"

    刘夏依旧死皮赖脸的缠着说道。

    蒋佳妍皱了皱眉头,盯着刘夏道:"你既然认识我,就知道我不是好惹的,趁我没发火之前赶紧滚。"

    像刘夏这种意图不轨的富二代,她不知道见过多少了。

    "呵呵,蒋小姐还真是脾气不小啊,我惹不起你,但是你这两位朋友就不一定了,我劝大家还是和气点。"

    刘夏一反常态的冷笑了起来。

    蒋佳妍身为蒋家的大小姐,他自然不敢冒犯,但是蒋佳妍的朋友,就不一样了。更何况,他现在有个大靠山,也不会比蒋家差上多少,只要不动蒋佳妍,蒋家难不成还会为了她几个朋友找他兴师问罪不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