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不急不缓的接过平板,其他人见此,眼中都不约而同闪过一丝异色。

    显然他们也猜到了郭子义这是故意想看萧辰出丑了。

    萧辰扫了一眼平板就放了下来,郭子义见此立刻开口道:"不好意思,我忘记你应该看不懂英文,这样吧,我替你点餐。"

    "不用了,我的口味跟你不一样。"

    萧辰淡然摇头拒绝道。

    见萧辰居然不顺着台阶下,郭子义心中更是冷笑不已。

    既然萧辰这么想丢脸,那他自然也不会多干涉了。

    几人都冷眼旁观着,都准备看萧辰是怎么丢脸的。

    只见萧辰缓了一下,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用英文说道:"一份芝士焗饭和一份蔬菜冷汤即可。"

    萧辰的话很简短,但是让郭子义等人震惊的是,萧辰居然操着一口地道的英伦口音。

    口音这个东西不是你想学就能学的,只有从小在某地地方长大,或者待过很多年才能慢慢学会。

    郭子义傻了眼,有些愕然的望着他。

    其他人同样也是如此,纵然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他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弟,口音地不地道,一下就能听得出来。

    萧辰眼观鼻鼻观心,洞若观火,但是却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

    他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也不是文盲,何况他修炼了九品玄典后,还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若要论学习能力,他可以碾压那些所谓的学霸了。

    这时,一旁有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三四个随从走了进来。

    郭子义随意扫了一眼,立刻起身喊道:"马舵主!"

    中年男子也闻声望来,看到是郭子义脸色一怔,随即便笑着走了过来道:"在这里遇上了郭公子,倒是巧啊。"

    "介绍一下,这是漕运青帮的马宏波,舵主。"

    郭子义十分恭敬的介绍道,再将萧辰等人一一互相介绍给他。

    东周和南海相邻,也是靠海,漕运路青帮就是靠港口吃饭,郭子义的父亲也是做港口进出生意。

    所以他家和青帮的关系十分密切,自然也认识青帮的人。

    "马舵主不嫌弃的话,不如一起坐下吃顿饭吧?"

    郭子义邀请道。

    "也好。"

    马宏波点了点头坐下。

    他叫来服务员,拿过菜单扫了一眼皱了皱眉头道:"写什么狗屁英文,去给我上一些下酒菜,再拿两瓶上好的白酒来。"

    很快酒菜上桌,郭子义的几个朋友立刻就等不及上前敬酒,想混个脸熟。

    他们虽然是一些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但不是没脑子,懂得该结交、讨好哪些人。

    马宏波看到这么多人都客客气气的给他敬酒,脸上也是笑容不断。

    华夏酒桌上的文化很深,喝得越多越高兴,越是敬酒的人多,越代表被敬的这个人身份地位高。

    "萧先生,你也给马舵主敬杯酒吧。"

    郭子义见萧辰在那里闷头吃,开口提醒道。

    马宏波可是大人物,连他父亲都郑重对待的,他可得陪开心了。

    日后等自己接手父亲的公司,还少不了和青帮打交道。

    能认识一个青帮的人,自然对他以后的帮助很大。

    "不好意思,不会喝酒。"

    萧辰摇了摇头拒绝道。

    马宏波闻言,斜瞥了一眼萧辰道:"男人不会喝酒,跟女人有什么分别?"

    "可能是他真不会喝吧。"

    郭子义笑着打圆场道,心里则恨不得把萧辰一脚踹出去。

    马宏波可是青帮舵主啊,在东周控制着手下十几个大小港口,这样的大人物,就算你真不会喝酒,也得装着喝一杯。

    马宏波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

    酒过三巡,马宏波喝得最多,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

    夏紫菡靠在他右边坐着,突然被醉醺醺的马宏波一把搂住了。

    马宏波满脸酒色,笑眯眯着说道:"小妞长得水灵啊,今天爷高兴,不如晚上好好伺候一下我?把我伺候舒服了,钱大把的有。"

    一旁的萧辰也蓦然停下了吃饭的动作,眯着眼睛,眼中泛着寒光望着马宏波。

    郭子义喝得也有些多,笑着说道:"马舵主好眼光,这妞长得是水灵,萧辰,不如让她晚上陪马舵主一晚上吧,把马舵主伺候高兴了,日后有你的好处拿。"

    "请把你的手拿开。"

    夏紫菡一脸厌恶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这小丫头还有点意思,欲迎还拒嘛?"

    马宏波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他说完,另一只手就准备抓向夏紫菡。

    萧辰见此眼神一冷,但他还没动,只见夏紫菡一脸厌恶的拿开马宏波的手,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啪!"

    一个响亮清脆的耳光让所有人为之一怔。

    就连喝得半醉的郭子义也醒酒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他打了马宏波一巴掌?’

    郭子义只觉得背后冷汗直冒,一副看死人目光望着夏紫菡。

    虽说青帮在新中国成立后,已经注册为合法的股份制公司,但他们的组织文化,依然遗留着江湖气息。

    马宏波也被这一巴掌打懵了,他愣了一下,猛然起身拍了一下桌子,大怒道:"你他妈的贱人敢打我?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

    夏紫菡冷眼望着他,退后到了萧辰的身边。

    郭子义见情况不妙,立刻上前拉住马宏波道:"马舵主您酒喝多了,我送您回房休息。"

    "滚开!"

    马宏波单手推开了郭子义,让他连连倒退了五六步还差点摔倒。

    "萧先生,快让你徒弟给马舵主道个歉。"

    郭子义又立刻走过来,对着萧辰焦急的说道。

    他可是知道马宏波是一位武者,而且还是内劲巅峰的高手。

    马宏波现在又是喝醉了酒,万一脑子不清楚,直接动手,只怕今天要出人命。

    他倒不是担心萧辰和夏紫菡,他担心的是萧宛如会因此受到牵连。

    一个脑子不清楚的内劲巅峰武者有多恐怖,郭子义想想都害怕。

    "萧辰你快让她道歉吧,不然马舵主生气了,你们就麻烦大了。"

    "马舵主您别生气,这小丫头估计也是喝多了。"

    "对对对,您坐下,我们让这小丫头过来给你道歉。"

    其他人也纷纷劝诫道。萧辰脸色淡然的放下刀叉,起身望着马宏波道:"道歉?你给我徒弟道歉,我可以考虑今天不打断你那只脏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