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的话如同一滴落在滚油锅里的水,立刻让所有人都躁动了起来。

    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差点以为自己是出现幻听了。

    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居然要让青帮舵主给夏紫菡道歉?

    如果不是之前看到萧辰并没有喝酒,他们还以为萧辰是喝多了。

    "你说什么?"

    马宏波被之前那一巴掌就打得酒醒了三分,如今又听到萧辰说这话,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萧辰!你是不是疯了,胡言乱语什么呢?"

    郭子义立刻呵斥道。

    夏紫菡年纪小,不懂利害关系就算了,萧辰居然也看不明白?

    马宏波可是青帮的一位舵主啊,而且本身还是一位内劲巅峰的武者。

    这要是惹恼他,只怕小命都保不住。

    "我说,你给我徒弟跪下道个歉,她能原谅你,这事就算了,我的话不会再重复第三次了。"

    萧辰淡然道。

    众人闻言,全都脸色一变。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哎,他完蛋了,居然敢这么对马舵主说话,只怕郭少也帮不了他了。"

    "算了吧,我们不要插手了,不然引火烧身就惨了。"

    几人看着萧辰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见萧辰丝毫都没有改口的意思,郭子义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凉了半截。

    萧辰把话说的这么死,他连帮忙维护的机会都没了。

    ‘罢了,你既然要找死,那就去死吧。’

    郭子义皱着眉头心里暗道。

    到时候动起手来,他只能尝试拉住萧宛如,尽量保住她一条小命,至于萧辰?死就死了吧,不懂进退的人早晚都该死。

    马宏波豁然起身,怒极反笑了起来,一双眼睛如同毒蛇般盯住了萧辰。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老子好多年没见过像你这样找死的小子了。"

    马宏波脸色阴冷,眼中透露着丝丝杀机。

    他身后四个随从也立刻脸色不善的走上前来,将萧辰等人从四面围住,就等着马宏波一声令下动手了。

    "把那个小妞给我留下,老子晚上还要玩,至于他,弄死丢到海里去。"

    马宏波口气冷淡,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此时游轮已经到了东周的海境, 就要到了他的地盘上,就算他杀了人,他也不会担心。

    萧宛如脸色一紧,没等她有其他动作,郭子义连忙上前拉住萧宛如,阻止她掺和进去。

    反正萧辰看样子是死定了,他只要保护好萧宛如就行。

    四人得到命令,不约而同一起动手从四方攻向萧辰。

    萧辰脸色如常,不急不缓的从餐桌上拿起一把餐刀。

    这种餐刀是不锋利的,只是简单开了一下刀锋,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割伤人的。

    只见萧辰身形一动,手中的餐刀如同神兵一般朝着四人划过。

    "啊!"

    四人同时惨叫了一声,小腹部位都划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堵不住的往下流。

    而萧辰依旧站在原地,似乎都没有动,而是那餐刀瞬息飞了出去划伤四人又回到了他手上。

    郭子义等人看到这一幕,差点把舌头都给咬掉。

    ‘萧辰也是武者?’

    郭子义脑海中忍不住浮现了这个想法。

    不然他没办法解释,萧辰是如何做到的。

    一旁的马宏波也是如此,脸上慢是错愕之色。

    但随即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盯着萧辰道:"怪不得这么狂妄,原来你也是武者,但你惹错了人。"

    "是嘛?我还不打算杀人,所以我提前警告你一句,不要让我起杀心。"

    萧辰之前那一刀,根本就没有出尽全力,不然这四个喽罗早就挂了。

    郭子义见萧辰口气这么大,暗自摇了摇头,马宏波可是内劲巅峰的武者啊。

    萧辰既然是武者,那就有希望能和马宏波谈判,和解此事。

    可萧辰太狂妄了,以为马宏波会和这四个喽罗一样容易对付。

    "口气还挺大啊,你打伤我四个手下,还对我不敬,你觉得我会让你活着嘛?"

    马宏波冷笑道。

    萧辰暗叹了口气,马宏波的话都到这份上了,看来今天注定要死一个人了。

    既然不能劝退马宏波,那他也懒得多费口舌,他拿着餐刀径直抛射向马宏波。

    "噌!"

    餐刀划过空气发出的声音,众人耳边刚刚想起这道声音。

    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直接傻眼了,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一旁的马宏波伸出手想抓住餐刀,但是餐刀却穿过了他的手掌,继续扎进了他的胸膛。

    他脸上的冷笑也随之换成了惊恐表情,然后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

    "咚!"

    随着马宏波栽倒在地的声音,所有人的心里也猛得一颤。

    "他杀了马舵主?"

    有人看着倒在地上的马宏波,嘴角都抽搐了。

    郭子义也一脸茫然的望着这一幕,萧辰居然一招秒杀了马宏波。

    他突然变得十分愤怒,盯着萧辰道:"你知道干了什么嘛?他可是青帮舵主,你杀了他,就等着青帮的报复吧。"

    青帮可是一个非常大的组织,几乎遍布华夏沿海各地,就算是死了一个帮众都会惹出很大的震动,何况死的还是一位舵主。

    "他没死,刀距离心脏还有三公分。"

    萧辰瞥了一眼马宏波道。

    听到马宏波还没死,那几个受伤的随从立刻喊人来将马宏波抬了出去。

    此时,游轮也已经靠岸了。

    萧辰带着萧宛如等人,刚准备下游轮,立刻就被一群接到通知的青帮帮众给堵在下面。

    看起来,那几个随从是马宏波是贴身心腹,老大快挂了,他们都不忘报仇。

    郭子义等人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郭子义望着萧宛如,脸色有些犹豫的说道:"宛如,你要不跟我先走吧,这些人只怕不会放过你哥的。"

    萧辰的身手是厉害,但双拳难敌四手啊。

    这下面密密麻麻的这么多人,萧辰再能打,他又不是神仙,他能打几个?

    马宏波被萧辰打的重伤濒死,只怕这个消息传出去,会惊动青帮帮主和一众青帮高手来。

    在他看来,萧辰是必死无疑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萧辰脸色淡然的扫了一眼这几十号人,冷声道:"你们还真是不怕死,要不是看在你们帮主的面子上,你们那个舵主早就死了一万次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