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帮的帮主,也就是总裁,洪三元算得上是他的人,洪三元的这些人手下自然跟他渊源颇深。

    虽然萧辰有些不爽,但现在在港口这里,人多眼杂,他就是想动手也得先按捺下来。

    "小子,你打伤了我们舵主,又伤了我们几个兄弟,我们青帮是不可能饶了你的。"

    一名帮众厉声说道。

    "哦?那你打算在这里动手?"

    萧辰环顾四周,因为这里的骚动,附近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了。

    他们显然也有些顾及,只见之前一位被萧辰伤过的,马宏波的心腹走了出来,望着萧辰说道:"那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吧,不然我们也只能冒险出手把你拿下了。"

    虽然他们也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手,但也决不能眼睁睁看着伤害舵主的罪魁祸首溜走。

    "别动手,我跟你们走就是。"

    萧辰淡然道。

    他带着萧宛如和夏紫菡两人走了下来,下面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径直走上一辆黑色面包车。

    郭子义望着三人消失在视野里,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萧宛如怎么会有这么一个脑子缺根筋的哥哥。"

    "郭少,你不打算想办法救救你那相好的哥哥吗?"

    "救他?我自身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郭少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

    他本以为在船上遇到了马宏波,还可以吃个顿拉拢一下关系,结果没想到闹成了这样。

    这事要是让他父亲知道,只怕自己少不了脱层皮。

    做港口生意的人都知道,青帮地位有多高。

    而且萧辰他也救不了,越是了解青帮,越明白他们的规矩。

    萧辰重伤了一位青帮舵主,只怕命不久矣。

    海陵市。

    一间精致的别墅里。

    洪三元躺在太师椅上,腿上坐着一个妖娆美女,给他剥着花生,是不是喂一口小酒,看起来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帮主,出事了!"

    一个手下急忙忙的闯了进来。

    洪三元皱了皱眉头,训斥道:"怎么了?急慌慌的。"

    "东周那边出事了,马宏波舵主被人打得重伤濒死,现在还在医院急救室里。"

    手下报告道。

    "什么!"

    洪三元闻言猛然起身,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青帮能有如今的成就和地位,和其严苛的帮规和管理密不可分,这让所有人都团结一心,一致对外。

    犯我一人,必十倍还之!

    一位青帮舵主居然被人重伤了,这可是大事。

    洪三元眼中闪动着寒芒喃喃道:"看来是我青帮这些年来太低调了,如果不展现点手段,只怕其他人还小瞧了我们,凶手抓到了嘛?"

    "抓到了。"

    "嗯,很好,通知他们不要杀那人,我要亲自拿这人开刀,以杨我们青帮威名。"

    洪三元杀气腾腾的说道。

    ……

    "你们还要把我们关多久?"

    萧宛如有些气愤的望着门外那些人。

    他们被软禁在一间屋子里,而外面则布满了守卫,甚至有几个人毫不掩饰的拿出了手枪。

    但奇怪是,他们被关在这里已经五个小时了,他们似乎也不打算对他们动手,不知道在等些什么。

    屋子里,萧辰倒是脸色淡然的坐在那,不急不躁。

    而夏紫菡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不说话。

    "师傅,是不是我闯祸了。"

    夏紫菡低声问道。

    "没有,别多想。"

    萧辰摇了摇头。

    "那……"

    "放心吧,那个马宏波在我眼里连个屁都算不上,就是他们帮主来了,看我都得三跪九叩。"

    萧辰口气很随意,但述说的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虽然萧辰这般说着,但是并没有安慰到夏紫菡,因为她觉得萧辰向来都是‘口气这般大的’。

    "师傅,我看到了他们有枪,如果不行的话,您就把我推出去认错吧。"

    夏紫菡叹了口气道。

    "想什么呢,你就这么看我嘛?"

    萧辰斜瞥了她一眼。

    "不是,不是,我只是怕您和宛如姐姐受到牵连,毕竟这事是因我而起。"

    夏紫菡低声解释道。

    萧宛如也走了过来,安慰着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放心吧,有哥哥在,谁都伤不了我们。"

    他对萧辰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无论出了什么事,只要有萧辰在,都会化险为夷。

    "哈哈哈,都死到临头了,口气还这么狂。"

    这时,大门突然打开,两个随从扶着一个身上缠着绷带,脸色苍白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人正是马宏波。

    也幸亏马宏波是内劲巅峰的高手,平常人要是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不死也得躺上一个月。

    马宏波示意手下扶他坐下,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你外面布置了那么多人手,还不动手,你在等什么?"

    萧辰抬头望了他一眼。

    "呵呵,你以为我想留着你?别着急,很快你就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

    马宏波冷笑道。

    要不是得到了帮主的命令,他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弄死萧辰。

    "是嘛?我大概猜到了什么,不过我觉得你可能会死在我前面。"

    萧辰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但此时的马宏波以为已经胜卷在握,根本就没多想,只是认为萧辰还在嘴硬罢了。

    "兔崽子,都这幅田地了还嘴硬,来人,把这两个妞儿给我抓起来。"

    马宏波冷声道。

    萧辰现在不能动,但是这两个女的就不一样了。

    "这两个妞长的还不错,等老子玩腻了,再卖掉。"

    马宏波很是嚣张的大笑道。

    几个手下走了进来,刚准备动手,只见萧辰抬头冷冷的瞥了一眼那几人。

    顿时,他们只觉得自己被一头滔天凶兽给盯住了一般,那种凶煞的气势让他们不由得心寒胆战。

    "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马宏波见几人迟迟不动手有些气急。

    那三人被萧辰的眼神给彻底吓到了,纷纷后退了几步,然后一溜烟跑了。

    马宏波也是气的不行,破口大骂着。

    "你有本事自己动手来试试啊。"

    萧辰不咸不淡的说道。

    但这句话似乎戳到了马宏波的痛楚,他就是被萧辰打成这样的。萧辰的这句话似乎是在提醒他,跟他动手的后果就是这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