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宏波气得脸都绿了,但自己如今走路都要人搀扶,根本就没办法亲自动手。

    "小子,你就在得意一会儿,等帮主来了,我倒要看看你生不如死,跪地求饶是什么样子的。"

    马宏波恶狠狠的说道。

    这时,夏紫菡凑到萧辰耳边低声道:"师傅,又来人了。"

    不多时,外面传来一道声音。

    "帮主来了!"

    "帮主来了?"

    马宏波脸色一怔,随机就大喜了起来。

    帮主来了,就代表萧辰的死期到了!

    他冷笑的望了一眼萧辰,立刻示意手下扶着他出去迎接帮主。

    不远处一个轿车上,洪三元背负双手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三四个人。

    马宏波连忙上前几步恭敬的喊道:"洪帮主,您可算来了。"

    "嗯,看你脸色苍白,伤的不轻啊。"

    洪三元皱眉道。

    "都是那臭小子干的,帮主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马宏波脸色有些难看。

    "放心,我这次来就是准备亲自为你做主,我倒要看看那人是不是长了雄心豹子胆,敢动我青帮中人。"

    洪三元冷哼道。

    "不错,这次我们要拿这小子杀鸡儆猴,不然日后江湖上倒是小看了我们青帮中人。"

    洪三元身后的一名长老也点头附和道。

    青帮这些年来,已经转型成了正规合法的公司,所以行事都十分低调。

    除了在港口混生活的人,基本上,内陆的人对青帮的存在已经没了太多存在感了。

    马宏波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连忙带着洪三元等人走向关押萧辰等人的小屋。

    "帮主,这小子功夫诡异得很,你可要小心,不要让他偷袭了您。"

    马宏波一边说着,推开了门。

    洪三元不屑的摇了摇头道:"这南海能伤我的人……嗯!"

    他在看到萧辰一瞬间,猛然瞪大了双眼,就跟见了鬼一样。

    萧辰神色自若的坐在那,淡然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呵呵,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马宏波满脸得意的冷笑着。

    洪三元带人来了,萧辰等于是死定了,如同萧辰想负隅顽抗那最好。

    直接开枪击毙,还省事,这么快就能手刃仇敌,这让马宏波心里暗爽了起来。

    洪三元身后的几人刚准备说话,只见洪三元一脸慌张的立刻上前几步跪了下来,用十分恭敬的态度喊道:"见过萧先生!"

    这让一旁的马宏波彻底愣住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洪三元的腰都快弯到地上了,这种态度,就如同晚辈见到了德高望重的长辈一样恭敬。

    "嗯,不必多礼,起来吧。"

    萧辰不急不缓的开口道。

    洪三元这才敢直起腰,马宏波彻底呆住了,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仅是他,其他人也一脸错愕的看着这一幕,有些搞不清情况。

    "帮主,这小子是……"

    马宏波话还没说完,只见洪三元猛地一个巴掌抽了过来。

    "啪!"

    原本就是伤势不轻的马宏波顿时被洪三元这全力一掌给抽翻在地。

    嘴角都溢出了鲜血,头发散乱着,样子颇为凄惨。

    他有些不知所以然的望着洪三元,不明白洪三元为什么要打他。

    洪三元一脸盛怒的指着马宏波道:"废物东西,你居然把萧先生给抓起来了,还对萧先生不敬,真是该死!"

    "萧先生?"

    马宏波瞪大了双眼,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坐在那脸色淡然的萧辰,又看了看一脸盛怒的洪三元,立刻明白了什么。

    其他人也脸色各异,心中有些惊疑道看着萧辰。

    脸色最为夸张的莫属于夏紫菡了,她之前还觉得自己惹祸了,有些对不起萧辰。

    但是现在看来,她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我师傅这么厉害嘛?’

    夏紫菡心中愈发对萧辰崇拜了起来。

    "萧先生,此事……"

    洪三元话还没说完,萧辰打断道:"你自己处理吧。"

    他说完就起身,示意萧宛如和夏紫菡两人跟上,慢慢走了出去。

    在一众青帮帮众愕然的目光中,洪三元点头哈腰的将他们送上了车,直到消失在视野中。

    洪三元也长长松了一口气,这才转过头,脸色不善的盯着了马宏波。

    马宏波脸色瞬间一白,有些惶恐的看着洪三元。

    "帮主,我我我……"

    马宏波吓得脸色发青,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念及你这些年为青帮做了不少贡献,就按帮规断一只手,逐出青帮吧。"

    洪三元冷冷的说道,一句话决定了他的命运。

    马宏波面如死灰也不敢反驳,任凭几个人把他给拖走了。

    "帮主,斗胆问一句,刚刚那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洪三元身旁一人,十分费解的问道。

    洪三元可是堂堂青帮帮主,地位崇高,虽然比不上六大势力的家主,但也算得上是个人物。

    就是六大家主来了,洪三元也不可能这么恭敬吧?

    其他人也竖起了耳朵听着,显然他们心中也是这般不解。

    "他是南海萧大师,你们懂了吧?"

    洪三元说完这才发现自己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差一点,青帮就要被这个不长眼的饭桶给毁了。

    "南海萧大师?"

    众人闻言也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明白了洪三元为什么这样做了。

    洪三元目光悠然的望着远处,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军区的线人,自然对萧辰的了然比别人要多不少。

    萧辰这一年来,他的名气可谓是如日中天,蛟龙特战队的少将指挥官,大闹了武道盛会,平了药神宗,甚至最近还有传闻,连中海郑家都被他压得隐退了,这让六大势力都要甘拜下风。

    这一件件熬人的战绩,随便拿一件出来都足以闻名华夏,但偏偏它们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根本不能用年纪去揣摩他的实力。

    此时,车上的萧辰等人坐上了洪三元的专车回家。

    他之所以将如何处罚马宏波的决定权交给洪三元,其实只是做个顺手人情卖他一个面子。

    毕竟马宏波是青帮的人,还是一个舵主,他若是自己决定如何处罚马宏波,肯定会影响到洪三元的威信,和对青帮的控制。说到底,洪三元也是军方的人,算是和他一个阵营的,而且日后,说不定还能用得上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