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在这东周,居然有人敢找我赔钱?”

    叶景耀满脸冷笑的看着萧辰。

    他的那两个狐朋狗友看向萧辰的目光愈发不善,其中一个则悄悄的打了个电话,不知道给谁。

    此时司机还处于昏迷中,萧辰没有自顾自的打了个电话叫了辆救护车来把他送走。

    “你们先去找个附近的酒店住下,等我处理完这事再去找你们。”

    萧辰走到车窗旁对着萧宛如和夏紫菡说道。

    “可是师傅,我刚刚偷听到他们好像叫人来了。”

    夏紫菡低声说道。

    “你还不相信你师傅的能耐?”

    萧辰不在意的笑了笑道。

    他只是担心到时候局面混乱,不小心误伤到了萧宛如和夏紫菡。

    两人点了点头,她们也知道萧辰的实力,自己待在这,只会成为累赘。

    看着萧辰叫了辆出租车把两人送走,叶景耀丝毫没有去阻拦的意思。

    这东周就这么点大的地方,跑到哪自己都有办法找到,先解决了萧辰,那两个小妞还不是囊中之物嘛?

    很快,萧辰刚刚送走萧宛如两人,立刻就赶来了几辆车,从车上下来一群小混混,个个手中拿着刀枪棍棒。

    他们看到叶景耀立刻就点头哈腰的上前问候,显然都是叶景耀的爪牙。

    一群人在此压缩了萧辰的活动空间,将他围在中间,目光不善的盯着他。

    “小子,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试试?”

    叶景耀戏谑的看着萧辰道。

    萧辰摇了摇头道:“你还真是像苍蝇一样烦人。”

    对待这种烦不胜烦的苍蝇,最好的办法就是拍死他。

    萧辰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毫无征兆的出手了。

    “啪!”

    一道响亮耳光,叶景耀的身体应声飞了出去,一头栽进了那辆损坏的超跑里。

    一时间,所有人都懵了,那群围在萧辰身边蠢蠢欲动的小混混也是一脸愕然。

    他们没想到,萧辰居然说动手就动手,这么干脆,而且他还是处于被这么多人包围中,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附近围观的路人也是一脸错愕,看着这惊人的一幕,忍不住干咽了口唾沫。

    “我没看错吧,他打了叶大少,还把他给打飞了出去?”

    在这东周省,基本上没人不知道这个纨绔子弟,识趣的人看到他自然会躲着走。

    加上他父亲曾经是东周这边战区的将军,关系网盘根错节势力极大,纵然退役了,那也是不得了的人物,谁敢动叶将军的儿子?这不纯属找死嘛。

    “这小伙子太冲动了,他这下算是捅了大篓子了。”

    一位老人摇了摇头叹息道。

    超跑里的叶景耀十分费劲的爬起来,样子极为狼狈,他从后视镜看到了自己脸上的血,顿时面容就扭曲了,指着萧辰咆哮道:“给老子弄死他,出了事算我的!”

    一声令下,这群小混混也不再犹豫,纷纷动身冲向了萧辰,出了事有叶大少扛着,他们等于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看着大约近二十个人将萧辰围得水泄不通,外面众人都不忍再看,全都转过身去准备离开了。

    萧辰看起来才二十出头学生模样,被这么多人给围殴,不死也得没了半条命。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离开的时,一阵杀猪般的惨叫接二连三的传来。

    他们诧异的回过头想看看情况,只见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人,而他们中间只有一个人还站着,那就是萧辰。

    萧辰脸色淡然扫了他们一眼,又转而望向了叶景耀,一步步走上前。

    他的速度不快,但每一步都如同阎王索命般,带着一股沉重、死寂的杀机。

    这让叶景耀直接吓瘫了,他也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家境和父亲,在普通人面面装装威风还行,但是遇到了像萧辰这种硬茬,那就不管用了。

    叶景耀有些紧张的看着萧辰道:“你别过来,我可警告你,我叶家的唯一嫡系男丁,我父亲可是将军,你敢打我,你就死定了。”

    “被我打过揍过的将军也不止一个,你父亲就是站在我面前,也要低头!”

    萧辰口气淡然,像是在述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叶景耀哪里听得进去萧辰的话,他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见自己的威胁没用,他立刻就服软改口了。

    “大哥,这事是我办得不对,你想要多少钱,我配给你,求你别打我。”

    叶景耀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也不为难你,我的时间很宝贵,被你浪费了这么多,还有我这手机刚刚打斗的时候摔坏了,就赔我个三千万吧。”

    萧辰随意说道。

    叶景耀闻言差点没破口大骂起来,这叫‘不为难他’,刚刚还是二千万,转眼就涨成三千万了?一个破手机要加一千万?这手机难不成是金子做的?

    自己这辆超跑还是他费了很多心血才弄够钱买的,三千万!他从哪里搞得到三千万?

    他脸色阴晴不定,但又不敢这个时候拒绝萧辰,于是赔笑着说道:“大哥,这样好吧,我给您写个欠条,你给宽限几天,我立刻就把钱凑齐还给您。”

    “我已经说了,我的时间很宝贵,每过一天就要涨一千万利息,最迟三天内还给我,不然还得翻一倍,我还会亲自上门去要。”

    萧辰拍了拍叶景耀的肩膀,诡异的笑了笑,这笑容让叶景耀不由得心里一寒。

    好似阎王约定了索命时间,到了时间就会来找他。

    萧辰并没有给叶景耀拒绝的机会,逼着他写下欠条后,他便转身离开了。

    直到萧辰消失在视野中,叶景耀才长长松了一口气,随即眼神便满是阴霾。

    ‘他妈的,居然让老子当众丢了这么大的脸,看老子不弄死你,我就不信叶!’

    他之前答应萧辰赔钱自然是缓兵之计,等他回去了,把这事添油加醋跟父亲一说,以他父亲的性格肯定会替他报仇的。

    这小子不就是仗着身手好点吗?他父亲的卫兵哪个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一个打十个普通人不在话下。

    “小子,今天的仇,改日我一定百倍该给你!”叶景耀眼中闪动着寒芒喃喃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