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

    退休后安享晚年的叶云海躺在院子里的太师椅上,四周还有几名卫兵把守着。

    毕竟曾经是军队高官,就算是退休了以后,上面也要负责其个人安全问题的。

    这些年来,当兵退役后遭城镇恶霸霸凌的事屡见不鲜,或许是为了军队的面子,所以现在校级军官退役后都会安排一些要转业的卫兵去当贴身保镖。

    “将军,您的电话。”

    一个剪着平头,走起路来有股雷厉风行味道的男子拿着一个电话走了过来。

    “小周啊,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已经退役了,别再叫我将军了。”

    叶云海板着脸说道,但其脸上依旧还是带着一丝笑意。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他也不例外,毕竟曾经是将军,现在成为了平民,心里总是会有落差的。

    “是,我只是叫习惯了,改不了这口,以后会注意的。”

    男子笑着点了点头,他心里也很清楚叶云海的想什么。

    “谁的电话?”

    叶云海接过电话问道。

    “好像是京城军区那边的。”

    小周疑惑的说道。

    “京城那头的?”

    叶云海也有些疑惑起来了,他在那边没什么老朋友吧,怎么会给他打电话,他没多想,接过了电话。

    “叶云海将军嘛?”

    电话那边传来了张秘书的声音。

    “对,我是叶云海,您是?”

    “我是总军区的张秘书,职位是机要秘书长。”

    “哦,原来是张秘书长啊,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叶云海立刻问道。

    “我们通过卫星查到了萧少将在东周,但是他的手机我打不通,军区有个任务需要他去完成,所以我需要联系到他。”

    张秘书刚解释完,叶云海就有点不解的继续问道:“恕我多嘴,请问您口中的萧少将是?”

    “萧辰,蛟龙特战队总指挥,军衔少将。”

    “什么?萧.大师?他在东周嘛?”

    叶云海脸色一怔,纵然已经退休了,但是他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军区发生了那些趣事他都能知道,南海和东周隔着比较近,那边发生的事,他当然也有所耳闻。

    这个叫萧辰的年轻后辈,可是近一年来华夏最有名的人物了,他的战绩如果公开出来,不可谓不惊人。

    “嗯,不错,萧少将有个绰号,的确是叫萧大师,他应该就在东周,凭叶将军的手段查到他在哪应该不难吧?”

    张秘书问道。

    “可以,我会派人去查,尽快给您消息。”

    叶云海沉吟了片刻回答道。

    直到挂断电话,叶云海目光闪烁,萧辰来了东周,他作为东周的半个地主,自然要好好招待一下,一尽地主之谊。

    于公,他们算是同仁,军区需要萧辰去参加任务,寻找萧辰这事,他得上点心。

    于私,叶家现在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等他百年之后,叶家出不了一位能扛大旗的,只怕要没落了。

    他们世家子弟最看重的就是家族香火传承,可惜叶家嫡系一直都是一脉单传,自己那个小儿子还是老来得子。

    他如果还能多活几年,兴许可以借助自己的关系让他走得更远,如果自己死了,那一切就得靠他自己了。

    如今萧辰来了东周,这就是一个拉拢关系的好机会,也算是自己为叶景耀日后铺路了。

    正当叶云海思索的时候,一阵哀嚎声传来。

    人未至,声先到。

    “爸,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叶星耀如丧考妣的跑进去,之前脸上摔出的伤痕并没有处理,还带有一点点血迹,头发散乱着,看着十分狼狈,像是遭人毒打过一般。

    叶云海一看自己的宝贝儿子这幅模样,顿时脸色一变连忙起身跑过去扶着他问道:“出了什么事了?你怎么这幅样子?快告诉爸。”

    “爸,我被人打了。”

    叶星耀一脸委屈巴巴的说道,眼眶里还挤出一些泪水,真如戏精附体。

    他故意抽了抽鼻子,缓缓说道:“我开车的时候被别人撞了,然后我跟他说算了,结果那人蛮横不讲理,不仅撞坏了我的车,还狮子大开口要我赔三千万给他。”

    “我跟他说,这里是东周,还报出了您的名号,结果那人十分嚣张的说‘将军算个屁,老子揍过的将军都不止一个了’,然后我就跟他讲理,他就把我痛打了一顿。”

    叶星耀添油加醋的哭诉道,基本上把之前车祸现场的事实全部反过来说了。

    “什么!这东周居然还有这种无法无天的人!真是气死我了,小周,给我接警局局长电话,我一定要亲手把这个人送进牢里!”

    叶云海闻言立刻怒不可遏,气得胸膛起伏很大。

    自己这个宝贝儿子从小到大,自己都舍不得打,结果居然被别人打成了这幅样子!

    “是,我这就去联系。”

    小周扫了一眼叶星耀,没有多说什么就点了点头。

    一旁的叶星耀见此,眼中微不可查闪过一丝喜色,自己这么多年以后,在外面闯了祸,只要回头先添油加醋哭诉一番,基本都屡试不爽

    纵然是真出了事,他实在是掩盖不过去,叶云海都会护着他。

    “爸,您可得快点,这种无法无天的人渣说不定还会伤害更多人。”

    叶星耀插了一句道。

    “你放心,这事于公于私我都不会坐视不理,我会亲自督促邵局长抓人的,等抓到那人,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

    叶云海沉声道。

    “将军,邵局长的电话。”

    小周拿着手机递上来说道。

    叶云海接到电话将叶星耀跟他说的事,又重复了一遍,电话那头的邵局长连连称是,保证会立刻派人去抓那人。

    “邵局长,按理来说我已经退休了,不该插手这事,但这人打伤了我的儿子,所以我希望你能尽快抓住他。”

    叶云海说道。

    “叶将军言重了,于公于私我都会尽全力去帮此事,这样吧,我保证在十二个小时内一定抓到嫌疑人,到时候会告诉你情况的。”

    邵局长沉吟了片刻道。

    “既然这样,就有劳邵局长多费心了。”

    叶云海点了点头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叶星耀听着,眼中的冷笑之色更甚,但被其隐藏的很好,没有被叶云海发现。‘狗东西敢打我,还要老子赔钱,你就等着坐穿牢底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