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萧辰准备先带着萧宛如和夏紫菡回去的时候,突然酒店里闯进了一群警察。

    “哥,这是怎么回事?”

    萧宛如看着这群警察拿着手机,对比着上面的照片在一个个敲门检查。

    萧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先带你们回家吧。”

    他们关上门,准备下楼,突然两个警察拦在了他们面前道:“先生,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

    萧辰没有多说,拿出身份证刚准备递过去,只见左侧那名警察扫了一眼手机里的相片,又猛然回头盯住了萧辰,脸色微微一怔。

    “是他!”

    话音刚落,他便不由分说的给萧辰戴上了手铐,附近的警察也闻声赶来。

    “出什么事了?”

    萧宛如和夏紫菡有些懵,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出现了一群警察要抓他哥哥。

    萧辰也愣了一下,但随即想到了什么,没有多废话去问这是怎么回事了。

    想来,这应该是叶景耀搞得鬼。

    “你们先回房间等我,我不会有事的。”

    萧辰对着两人嘱咐了一句,他便被一群警察带走了。

    “凶手抓到了?很好,多谢邵局长费心了,我可否去警局看看那个胆大包天之人长什么样子?”

    叶云海很是高兴的说道。

    “叶老言重了,您愿意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电话那头的邵局长很是客气的说道。

    一旁的叶景耀早已经将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眼中闪过一丝复仇的快意。

    这么快就抓到了萧辰,马上就能亲自报仇雪恨了,这让他脸上的喜色都无法掩饰住。

    ‘小子,知道得罪老子是什么下场了吧。’

    警局。

    审讯室里,萧辰面前坐着两个警察做着笔录,萧辰又重新将事情重述了一遍,反正他又没做错什么,根本不担心。

    “按你这么说,这件事完全就是叶公子在血口喷人?”

    他面前的警察瞥了他一眼问道。

    “你可以去查查那个交通路口的摄像头,一切就明白了。”

    萧辰脸色淡然,看起来不像是撒谎。

    那人也沉默了,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半晌他才对着身边的同事低声道:“会不会我们抓错人了,我觉得他不像撒谎,而且叶公子的名声”

    他话没说完,但言外之意很明显,叶景耀的恶名在东周可是‘鼎鼎有名’的,全省警局的案底调出来都有一摞书那么高。

    “行了,行了,我听说这事是局长亲自负责的,我们不要管太多,把报告写好交给局长,剩下不用我们管了。”

    另一人连忙打断道。

    他是这里的老人,自然明白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叶景耀虽然是纨绔子弟但也不是他们这种小人物能得罪的。

    那人闻言微不可查叹了口气,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萧辰,两人便离开了。

    这时,审讯室的大门突然打开。

    三名男子一同走了进来,为首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他站着一位戴着高级警徽的中年男子,最后面则是叶景耀。

    叶景耀看到萧辰的一刹那,嘴角微微扬起了一抹冷笑,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之色,似乎是在嘲讽萧辰自不量力,敢跟他做对。

    “局长。”

    “局长。”

    两人看到来人立刻立正喊道。

    “嗯,你们先出去吧。”

    邵局长挥了挥手,两人便离开了审讯室。

    叶云海这才认真打量上下起萧辰,当他对视上萧辰的双眼时,心头猛地跳了一下。

    ‘他才二十左右,怎么会有这种眼神’

    这种眼神中带着淡漠、威严,还有一丝.睥睨!

    根本不像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拥有,纵然已经是六十多岁高龄的叶云海,一辈子阅人无数,心智早已经磨炼的很成熟,但面对萧辰的时候,竟然有种仰望大山的感觉,让他看不透眼前这年轻人。

    “叶老,这就是伤害叶公子的凶手。”

    邵局长开口惊醒了叶云海。

    叶云海缓过神来,沉声望着萧辰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打伤我儿子,还找他勒索三千万?当真以为这东周是你能无法无天的地方了吗?”萧辰淡然望着他道:“第一,我是出于自卫反击,我要是真想动手,他根本不会活着,第二,我索赔三千万不假,但不是勒索,我有欠条,他可以选择拒绝的,我已经告诉警察去调当日交通路口的摄像头了

    ,是真是假,很快就知晓了。”

    见萧辰说得有理有据,一旁的邵局长都忍不住怀疑起来,叶景耀是不是倒打一耙了。

    但叶云海根本听不进去,毕竟他儿子被打了,护子心切,他顿时大怒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你当真以为我叶云海治不了你嘛!”

    “那我就等着呗。”

    萧辰双手抱胸,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这让叶云海愈发恼怒了起来。

    “叶老,萧辰,你们都别说了,真相到底如何,我会去查清楚的。”

    邵局长见势不妙,立刻开口缓和气氛。

    但‘萧辰’这两个字一出口,叶云海点了点头,又猛然回头紧盯住了萧辰。

    “你叫萧辰?”

    若是放在以前,叶云海根本不会多心,但初次见面,他就已经被眼前这个青年给镇住了,这让他不由得怀疑,眼前这个萧辰难不成就是.

    据说那位萧大师也只有二十出头,虽然他没见过,但人的影树的皮,能被众人传得这么神乎其神,那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怎么了?”

    萧辰淡然问道。

    叶云海心中有些惊疑不定,继续问道:“敢问萧先生家住哪里?”

    不知不觉,他已经对萧辰用上了敬词,这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爸,你跟那么客气干嘛,现在人证物证确凿,赶紧让邵局长判刑吧。”

    叶景耀有些不满的催促道。

    然而叶云海根本没时间去理会他,依旧紧盯着萧辰,等着他的回答。

    “我家住南海海陵,你还有什么问题嘛?”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道。叶云海闻言心里猛然‘咯噔’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让他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