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海咽了口唾沫,声音带着一丝丝紧张问道:“敢问南海萧大师和您是什么关系?”

    萧辰闻言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道:“南海萧大师不就是我咯,怎么了?”

    他确实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已经这么大了,不过看起来叶云海好像很了解他的样子。

    叶云海听到萧辰确切的回答,脸色终于彻底变了!

    “爸,你跟他废话什么呢?这小子一看就是欠收拾,之前他打得我现在胸口还疼呢。”

    叶景耀根本没有看到叶云海的脸色,刚上前想哄骗他爸,激起他的怒火替他报仇。

    可叶云海却猛然回过头,一巴掌抽了过来。

    “啪!”

    叶景耀脸上印了一个五指手印,响亮的耳光直接把叶景耀给打懵了。

    他有些晕头转向的一屁股倒在了地上,捂着脸有些不解的望着叶云海。

    他长这么大,叶云海还从来没有打过他,今天他破天荒的被叶云海打了一巴掌。

    “爸!你打我?”

    叶景耀瞪大了眼睛,脸上带着一丝怒气,或许是习惯了叶云海的放纵和宠爱,突然遇到落差,让他十分焦躁暴怒。

    “打得就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知道他是谁嘛?这位是南海萧大师,萧先生!你成天在外面惹祸就算了,居然还惹到了萧先生头上,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叶云海也是气得够呛,他本想等这事结束了再去找萧辰,然后介绍他儿子给萧辰认识。

    可现在看来,一切都没希望了,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居然惹到了萧辰头上。

    如果不能讨好萧辰,平息他的怒火,只怕东周叶家都要玩完。

    就他所知,被萧辰灭掉的世家,乃至那些超级大世家都有好几个。

    “萧先生,我是叶云海,这事应该都是我那个逆子的责任,我替他向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谅他年幼不懂事。”

    叶云海一脸懊悔的对着萧辰说道。

    “爸,什么狗屁南海萧大师,这里是东周,你怕什么?”

    叶景耀愈发恼怒了起来,根本没有丝毫悔过的意思,他望着萧辰的目光也愈发怨毒。

    叶云海心头一惊,咬了咬牙一脚踹了过去。

    他毕竟曾经是当兵出身,哪怕已经六十多岁,这一脚的力道也不轻。

    只见叶景耀像是皮球一般被他踢出去五六步远,撞在了墙上,直接晕死了过去。

    叶云海暗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废物儿子到现在还跟他犟嘴,他如果不出此下策,只怕就没办法救他了。

    “邵局长,这个案子可以结案了,应该是我这个逆子在外面胡作非为,又哄骗了我,将此事是非颠倒,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不要在意我的想法。”

    叶云海沉声道。

    一旁的邵局长已经完全懵逼了,这是怎么回事?

    情况反转的太快,一向护短的叶云海居然为了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而大义灭亲!

    如果不是他站在这里亲眼所见,他根本不想相信的,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邵局长愣了一下,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带萧先生出去了,你把这个逆子给我关起来,直到判决下来,任何人不能保释他!”

    叶云海复杂的扫了一眼叶景耀,扭头就走了出去。

    他看似是大义灭亲,实则是还是在帮他儿子,虽然他不了解的萧辰,但南海萧大师是何等的人物,岂能轻辱?

    那些被他灭掉的世家就是例子,只有在萧辰面前演一出大义灭亲,或许才能保全他的儿子。

    两人走出了警局,叶云海一直在一旁赔笑着,密切观察着萧辰的脸色变幻,想看出他的心里想法。

    但大失所望的是,萧辰似乎是木头人的一样,不苟言笑,根本看不出他心里想着是什么。

    “萧先生,逆子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我这个当父亲的负有最大责任.”

    叶云海话还没说完,就被萧辰抬手打断道:“没事,我不生气,但是他欠我钱,既然他被关起来了,还不上,那只有子债父还了。”

    他可不是大善人,怎么说也得捞点好处走,不然岂不是亏大发了。

    叶云海丝毫没有生气,反而笑着点了点头,三千万对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如果能花钱就平息萧辰的怒火,他再多花一倍也愿意。

    “那我先走了,这事你自己处理吧。”

    萧辰转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叶云海立刻开口喊住他道:“等等。”

    “怎么?还有什么事?”

    “的确有一事,不过是公事,不知道萧先生认识京城的张秘书长嘛?”

    叶云海问道。

    萧辰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叶云海也顺势将张秘书打电话吩咐他的事,再次重述了一遍。

    萧辰闻言却皱了皱眉头,低声嘀咕道:“这个张秘书,每次找我都不是什么好事。”

    “我手机坏了,可否把电话借我用下?”

    叶云海不由分说就拿出手机递了过去,萧辰接过手机拨通了电话。

    而叶云海则十分自觉的退到了十步之外,他已经退休了,这种机密的事,他不能多听。

    “喂,叶老嘛?是不是找到了萧先生?”

    张秘书问道。

    “我是萧辰,你找我又是想干嘛?”

    萧辰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

    “哦,是萧少将啊,我可算是联系到您了。”

    张秘书很是客气的笑着道。

    “行了,别跟我玩那套,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电话那头沉吟了片刻,张秘书才缓缓开口道:“上头遇到了一个难事,正在召集人手去解决,具体任务我不方便透露太多,等你来了,自然会知道。”

    萧辰一听这话,脸色有些古怪,看样子,这次任务不止他一个人要参加,需要很多人,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啊。

    “那你就直接告诉我,我能拿到什么好处?”

    所谓无利不起早,他和上头也只是合作关系,想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张秘书显然已经是猜到了萧辰要这么说,有些神秘兮兮的回答道:“放心,你只要完成了任务,上面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报酬,而且等你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保证很开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