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京都一间小屋中。

    这是专属某个高官的小憩居所,平日里都十分安静,鲜有人来。

    但现在,里面却坐满了人,门口、院子里到处都是卫兵把守着,看起来戒备森严。

    这群人大多年纪不等,有的身上还穿着军装,有的则穿着一身蹩脚的道袍,形形色色,看起来他们像是被人聚集过来,硬凑在一起的。

    “张秘书,冒昧的问一句,我们在等什么?人不都到齐了吗?”

    一位穿着背心,剪着平头的大汉有些不耐烦的嚷嚷道。

    “解正豪,你嚷嚷什么,没看到这么多人都在这里等着嘛?”

    一旁的一位穿着古朴道袍的中年男子斜瞥了他一眼道。

    “猴屁股,我跟你说话了吗?我是跟张秘书说话,你插什么嘴?”

    解正豪冷哼了一声道。

    哪知此言一出一旁的中年男子像个火药桶般被点燃了,立刻跳脚喊道:“老子的名字叫候辟谷,不是猴屁股!”

    “不还是猴屁股嘛?也不知道是谁给你取得这个名字。”

    大汉似乎是故意气他一般,一脸侃笑道。

    “好了,好了,两位都消消气,我们再等一个人,等他来了,我们就出发。”

    张秘书有些无奈的苦笑道。

    这两个人好像是上辈子的冤家一般,遇到了一起就天天吵个不停,也幸亏其他人定力较好,不然早就动手把他们赶出去了。

    “还有一个人到底是谁?居然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他一个?老子都在这里呆了三天了,快闷出鸟来了。”

    大汉不满的抱怨道。

    “萧先生来了!”

    只见门外径直走进来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青年走进屋看到这么多人都望着他,脸色淡然,没有任何变化。

    “萧先生,您终于来了,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萧辰,萧先生。”

    张秘书话刚说完。

    只见解正豪立刻冷哼了一声道:“张秘书,合着让我们等了三天的人,就是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其他人也都用着一副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萧辰,虽然他们没想解正豪那样直说,但是脸上却都有一些不满不色。

    他们都是来至全国各地,五湖四海的能人异士,无论是谁都有一样叫人称绝的看家本领,而且个个都是名声在外。

    如今居然来了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要加入他们,还害他们等了三天,任凭谁心里都会不爽吧。

    “不错,这小子让我们等了三天不说,他想加入我们,起码得拿出点真本事吧,不然只能成为我们的累赘。”

    候辟谷罕见的对解正豪的话赞同道。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但是脸色和眼神已经表明了态度,他们都想看看萧辰有什么能耐。

    张秘书脸色有些尴尬,他连忙解释道:“萧先生就是南海萧大师,相信大家已经多少都有些耳闻,至于他的实力,大家是不必怀疑的。”

    “什么?他就是南海萧大师?”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望向萧辰的眼神都微微一变。

    这两年来,华夏的新起之秀,名声最大的莫过于南海萧大师,但往往一个人被捧得太高,太过神化,反而让他们这些圈内人对此愈发怀疑了起来。

    毕竟所闻不如所见,不是自己亲眼看到的,那都不能信。

    “哦?早就听说南海萧大师名声在外了,今日一见.可能是有些言过其实了吧?”

    解正豪顿了一下,带着一丝不屑之色说道。

    萧辰看起来太过年轻,乍一看也没有什么出人的地方,除了哪一张波澜无惊的脸外,他跟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要知道武者修炼到高层后,身体四周会自然而然的气劲外放,气劲的强度也就是衡量一位武者的实力境界。

    而术法大家同样也是如此,只是他们修得不是气劲,而是真气。

    可他们观察萧辰半天了,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丝气劲或真气的存在,就像是面对一个普通人一般。

    “不如请萧大师露一手,好让我们开开眼界啊。”

    “对,我就听说萧大师的名声了,今日既然有幸一起共事,不如露一手瞧瞧吧?”

    众人纷纷皮笑肉不笑的起哄道。

    他们也想看看这所谓的萧大师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如果是个水货,那他们自然不会给张秘书留什么面子了。

    萧辰摇了摇头道:“我是被请来参加任务的,不是变戏法给你们看的。”

    “不错,任务是第一,我们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张秘书也点头附和道。

    他岂会不知道这群人的性子,个个都是桀骜不驯,心高气傲之人,没有一个愿意承认自己不如别人。

    在他看来,估计就是这群人见萧辰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名气,心中有些不爽,想试探一下萧辰的深浅罢了。

    “呵呵,说得那么好听,讲白了不就是不敢出手嘛?”

    “他若真如传言所说,难道还害怕露馅嘛?”

    众人都冷笑着摇了摇头,望向萧辰的目光愈发不屑了。

    解正豪将众人脸色尽收眼底,也冷笑的开口道:“‘萧大师’,这次任务很危险,我看你年纪轻轻,如果实力不济,还是不要以身犯险了,免得把命丢在那儿。”

    候辟谷也点了点头,斜瞥着萧辰道:”我劝你还是回去吧,这次任务听说很难办,到时候出现意外,我可没有功夫搭救你。“

    面对众人的冷嘲热讽,萧辰置若罔闻,似乎任何话音都激不起他心中丝毫波澜。

    看到萧辰这幅稳坐泰山的样子,众人都暗自摇了摇头,对此愈发不屑了。

    试想任何一位有真本事的大师,被人如此嘲讽,居然会不动气?不打算出手证明自己?

    不会这样做的人,那只有一种可能了。

    萧辰大概率就是个以讹传讹的水货,根本就没什么真本事。

    他们也不好做得太过,毕竟萧辰是张秘书请来的,张秘书代表着军方上层,有这层关系在,纵然他们心中不满和萧辰同行,但也不好说什么。

    张秘书在一旁听得背后都出了一身冷汗,他可真害怕萧辰怒急出手,和这群人打起来,那麻烦就大了。见众人不再挑事,他微微松了一口气,勉强笑着说道:“大家出发吧,直升飞机已经准备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