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飞机上,萧辰端坐在那儿,打量着跟他同行的一群人。

    这群人听口音显然都是来至五湖四海,而是涉及各自的领域也非常杂,其中有外功高手、气劲大师、术法高人,还有几个让萧辰有些看不透。

    因为这几个人在萧辰的透视眼之下,身体跟普通人没多大区别,但是身上却透露着一股子怪异的气息,像是死气!

    “张秘书,现在能告诉我们任务是什么了吧?”

    解正豪拿着飞机上的罐装牛肉,一边吃着一边好奇的问道。

    其他人也顿时转移目光到了张秘书身上,等着他的回答。

    张秘书点了点,从随身的文件包里拿出一摞子文件,给每人发了一份。

    萧辰接过文件随意翻了几页,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这是什么鬼?民国新闻?’

    这里面大多都是民国时期,一些地方报社刊登的新闻报告,大多都是一些稀奇古怪之事,很多到了现在都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这个世界上无法解释的事情很多,比如华夏传承上千年的气功,在西方科学家眼里,这是一种很神奇的人体磁场,但其原因他们还是没有研究出来。

    “张秘书,你这是啥意思?给我们看新闻报纸?还是一九几几年的老报纸。”

    解正豪皱着每天说道。

    “你别废话了,听张秘书解释。”

    候辟谷显然有耐心的多,目光再次望向张秘书。

    “从现在开始,我说的每个字,希望你们不要外泄,否则后果自负。”

    张秘书的神色蓦然严肃了起来,原本戴着眼镜文绉绉的样子现在看起来很有威严。

    或许是处于一群高手大师之间,萧辰都已经忽略了,这位张秘书长可是实打实的有一个少将军衔呢。张秘书继续说道:“你们手中的这份文件记载了从民国到现在以来,发生的各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很多事件的级别都是绝密的,就算是我也没有权限知道,原本这种事

    是隶属925科研部队负责,但就在前阵子他们遇到了麻烦,所以上头才委托你们去帮忙。”

    “你们将手中的文件翻到第7页。”

    张秘书继续说道。

    萧辰翻到第七页,上面有一副彩印的照片,可能是当时拍摄的人很慌张,照片没有聚焦,只能模糊的看见这应该是个人,但诡异的是,这人居然有一对露出的尖锐虎牙!

    有人看到这幅画,突然脸色一变想到了什么,望着张秘书问道:“你的意思是,他们遇到了”

    他话没说完,显然是忌惮着什么,不敢乱说。张秘书脸色凝重的道:”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接到这种任务,这照片上的不是人,可能是僵尸!拍摄照片的是925部队的战士,他发出了信号弹,等救援人员到的时候,

    只找到了沾有血迹的手机,而那名战士至今还是生死未知。”

    一旁的解正豪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怔,随即就笑了笑道:“张秘书你不是开玩笑的吧?还真有僵尸这玩意?我以为就是电视剧里瞎编的。”

    没等张秘书说话,一旁的一位清瘦男子突然开口道:“你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

    这男子的话不多,而且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说话的时候双眼也是紧盯着这幅照片,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你别问我,我刚接到这任务也才一个星期不到,很多事情我都没有权限知道,还有一件事,就在那名战士失踪的一天后,那里附近有个村子,里面的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

    了,没有打斗,没有血迹,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虽然那个村子在偏远的山区里,但一村子的人诡异的消失了,这事还是被有心人发现给抖了出去,上头为了避免事情闹大,引起社会恐慌,给了我半个月的时间,让我解

    决这事,我希望大家能尽全力完成,只要事情解决了,我之前答应你们的报酬一个都不会少。”

    张秘书后面那句话如同给众人打了鸡血一般,原本那几个有些犹豫不决考虑退出的人也坚定了眼神。

    虽然萧辰不知道张秘书答应给了他们什么好处,但是想来跟自己的那东西比,也差不了多少。

    张秘书给他的报酬是他无法拒绝的,而且这东西对他有大用,不过萧辰只拿到了照片,并没有看到实物,需要等事情结束后才能得到。

    想来,上头也不敢拿假东西糊弄他,不然大家就一拍两散。

    大约半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了宁州省。

    宁州省可以算是华夏最小的省了,处于上靠西北山林,左靠戈壁荒野,下接越州,部分地方和苗疆接壤。

    这里是西部、西北各省的一个中转站,和越州一样,这里也山区居多。

    最有名的昆仑山脉也起源在此,横穿越州、兰州、藏区、苗疆。

    昆仑山或许没有珠穆朗玛峰或者喜玛朗雅山那么出名,但是这里却隐藏了很多秘密,为华夏几千年的历史蒙上了一种神秘的面纱。

    自民国以来,发生的各种各样的诡异事情,如果有心人能串联起来都会发现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出自昆仑山脉附近,也或许这只是个巧合,但没人敢忽视它。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平均海拔在五千米以上,天色多变,山脉终年被迷雾覆盖,除了一些经验丰富的登山客,和一些采药人,基本没有人孤身进去。

    张秘书率先下了飞机,接着人群一个个陆续跳下来。

    萧辰跳下飞机,这才发现他们降落在了一个山涧中,脚下是特意修筑的直升机机坪。

    这个位置十分隐蔽,估计除了野兽之外,没有人能发现这里。

    这时,一队五人朝着他们这边赶了过来。

    为首的是一位五十多年,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穿着特殊的制服,这种制服很奇怪,不同于海陆空军装,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它的衣服上也带着军衔章。

    “你是雷章少校嘛?”

    张秘书问道。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我是,你们先跟我们会营地吧,今天上午又出了点事。”雷章的脸色不太好看,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似乎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