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候辟谷说了这么多,雷章再次问道:“候先生,您有办法治好他嘛?”

    候辟谷摇了摇头道:“我联合中西文化,钻研这方面几十年了,但发现只有一种办法能消灭这种病毒。”

    他顿了一下,沉声道:”就是用三百度以上的高温燃烧,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他可能会变僵尸!”

    此言一出,雷章的脸色一白,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这病毒已经融合进了青年的血液中,要用三百度以上的高温燃烧,这不就等于要先杀了他才能消灭病毒嘛?

    所有人都沉默了,在等着雷章下命令,他们明白要作出这个艰难的决定,对雷章来说有多难受。

    足足半晌,雷章脸色有些黯然的开口道:“给他安乐死吧,再把尸体运到市里的火葬场烧掉,免得病毒流传出去。”

    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了,他们不知道青年会不会变成僵尸,到时候跑出去就完了。

    “不用那么麻烦,我对术法略知一二,可以摆下天火大阵引下高温天火烧掉尸体。”

    候辟谷插了一句道。

    “也好,也省得中途出现什么纰漏。”

    雷章点了点头。

    就当众人准备执行命令的时候,突然有人插进来一句话。

    “或许我有办法。”

    一直没说话的萧辰突兀开口道。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萧辰身上。

    “你有办法?哈哈哈.”

    解正豪看着萧辰愣了一下,随即大笑了起来。

    就连研究了半辈子的候辟谷都束手无策,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能有什么办法?

    且不说之前他们对萧辰的实力有所怀疑,而今这件事涉及的领域根本不是他们能懂的。

    无论是生物、医学、道术,这三者任何一样都不可能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能精通的。

    一旁的雷章见萧辰年纪轻轻,也没有报什么希望,默然不言。

    “我自然有办法消灭这个病毒,且保证他不会死。”

    萧辰斜瞥了一眼他说道。

    “呵呵呵,萧先生,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这方面老夫研究了几十年都没有一个最佳的解决办法,你的办法是什么?倒是让我好奇了起来。”

    候辟谷愣了一下,随即冷笑着看着萧辰问道。

    他绝对自信,在华夏,这个领域中,不可能有人能超越他。

    而且这东西不是简单的医术就能解决的,因为这个病毒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人能研究透彻它到底是什么。

    张秘书脸色有些犹豫的凑了过去,对着萧辰低声问道:“萧先生,你有几分把握?这事可不是开玩笑,如果出了纰漏,可能会酿成大祸。”

    其实他心里也是对萧辰有些不信任的,虽然萧辰实力高超,但隔行如隔山,连这一领域的佼佼者候辟谷都说只有这一种办法了,他也不知道萧辰有什么办法。

    “五成吧,至于办法是什么,这是我的秘密,不能说。”

    萧辰淡然道。

    见萧辰这种态度,到了这个关头还故弄玄虚搞神秘,雷章脸色有些不悦了。

    “除非你告诉我办法是什么,否则我不能冒这个险。”

    雷章沉声道。

    顶多再过了半个小时,青年就撑不住了,到时候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尸变,他要对所有人负责,不能冒险。

    “雷少校,别听这个小子胡言乱语,赶紧办事吧,万一这小子真的尸变了,事情就更加棘手了。”

    解正豪瞥了一眼萧辰,对着雷章催促道。

    他可不像雷章等人,整天跟这种鬼玩意打交道,万一真的对上了僵尸,他心里还是有些发憷的。

    候辟谷也点了点头道:“我布置天火大阵也需要一点时间,不容滞缓。”

    “那你们随意,我先走了,他应该至少还能再撑个一刻钟。”

    萧辰说完,便脸色淡然的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

    雷章脸色阴晴变化一阵,直到萧辰要走出院子,才开口喊住他。

    “考虑好了?”

    萧辰转身望着他道。

    候辟谷见此脸色微微一沉,显然很是不爽萧辰在这个时候搅局。

    他脸色阴霾的望着萧辰道:“小子,我不管你是不是什么萧大师,这东西如果不赶紧处理,到时候尸变了,就是我也没把握能制服他!”“行了,猴屁股,雷少校,别跟这小子废话了,他要是真有办法还掩着藏着?而且你们没听他说嘛?他只有五成把握,到时候失败了,就有借口推脱责任,你们可千万不要

    信啊。”

    解正豪也立刻和候辟谷站在了统一战线上,说到底,他对僵尸这种鬼玩意,还是有些害怕的。

    其他人听到两人的话,都微微点了点头,如果萧辰失败了,那他们就得面对一只活生生的僵尸了。

    现在明明有办法能永绝后患,他们自然偏向于前者。

    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躺在手术台上的青年跟他们无亲无故,他们并不打算为了这人的小命,而拿自己的小命去犯险。

    张秘书也咽了口唾沫,赔笑着看着萧辰,意思很明显了,他和其他人想法都差不多,而且他被夹在中间,十分难办。

    一旁的医生看了一眼仪器上一直突破新高的心率表,有些焦急的对着雷章说道:“雷少校,不能再犹豫了,赶紧下决定吧。”

    雷章脸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躺在手术台上的青年,缓缓开口道:“让他试一试吧,如果出事了,我负全责!”

    “你们去通知警卫队,让他们调集人手把这个院子给包围起来,先做好最坏的打算,告诉其他非战斗人员待在自己屋子里,不要随意走动。”

    雷章那股当兵的雷厉风行的气势一拿出来,所有人都不敢多言了,仅仅几十秒他便部署好了所有计划。

    所有人都撤了出去,独留萧辰一个人在屋子里。

    解正豪走出了院子还一直嘀咕道:“这个混账小子分明是想把我们害死啊!老子可不想和那种鬼东西拼命。”

    “哎,感情误事啊。”

    候辟谷眉头深锁,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搞事情的小子,如果真的发生尸变了,他心里也没底。

    屋子里,萧辰看着台上眼神愈发疯狂的青年,不急不慌的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墨绿色的小珠子。珠子墨绿色的光芒映射进青年的眼中,青年的脸上居然罕见出现了一丝惊恐之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