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动静?”

    张秘书一群人在门口等了大约一刻钟,有些焦急的不停望着院子里的小屋。

    雷章则有些焦灼的来回渡步,他也不知道萧辰能不能成功,如果出了纰漏,麻烦就大了。

    就在这时,突然屋里传来一阵惨嚎声,十分凄厉,让人听的毛骨茸然。

    “不会是尸变了吧?”

    解正豪脸色一紧,又继续说道:“我都说了这小子不靠谱,现在好了,我们有大麻烦了。”

    门外已经集合了警卫队,尽皆全副武装的站在门口,但是这并没有让众人安心多少。

    毕竟他们从未看到过真的僵尸,如果真的尸变了,子弹对它有没有效果,还是未知的。

    就连候辟谷也是眉头深锁,他学了几十年的茅山道术,但从未对付过真的僵尸,都是看老祖宗留下的书籍,说白了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就在这时,惨叫声戛然而止。

    半掩的木门缓缓打开,众人的心头一紧,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里面。

    只见萧辰不急不缓的走了出来,扫了一眼众人道:“嗯,没事了,都散了吧。”

    “萧先生,他怎么样了?”

    雷章连忙上前问道。

    “应该没事了,你们再观察几天吧。”

    萧辰随意的说道。

    众人也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情,纷纷走了过来。

    候辟谷走进屋看到屋内的情况,当即脸色一怔,一脸错的看着这一幕。

    “嗯?你怎么做到的?”

    原本那个满脸青紫色,面容狰狞已经失去理智的青年,已经完全恢复了,此时正处于昏迷状态,躺在手术台上。

    解正豪原本面带不屑的脸色也彻底凝固了,看着这一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仅仅一刻钟左右,之前那个还如同犯了狂犬病的青年,已经平静了下来,脸色也恢复正常,只是还有一些不健康的苍白。

    所有人都脸色各异的看着这一幕,雷章更是和张秘书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原本他们对萧辰是不抱什么希望的,只是纯属死马当活马医,但没想到,萧辰居然这么厉害,这才短短一刻钟就治好了青年。

    “萧先生!谢谢你!”

    雷章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激动的道谢道。

    这青年原本是他的警卫员,和他的关系本就不一般,如今被人治好了,他心中的感激可想而知。

    “无妨,举手之劳罢了。”

    萧辰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他隐藏在袖子里的手中抓着一颗墨绿色的珠子,这东西是他之前在港岛得到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是萧辰能感应到这其中浓郁的生命精华。

    所以萧辰才愿意提出试一试,结果也是出奇的好。

    候辟谷沉默了半晌,忍不住问道:“萧先生,我研究了茅山道术、西方生物学几十年,都没能解决的问题,你却只用了一刻钟就解决了,还请萧先生赐教。”

    “都说了是秘密,无可奉告。”

    萧辰摇了摇头,财不外露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况且这东西应该来历非常大,他更要谨慎一点,不能暴露出去。

    候辟谷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头,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隐私,萧辰不愿意说,他也没办法强迫。

    只有解正豪还是有些不服气的闷哼道:“只不过治好了尸毒,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萧辰给他的第一印象太差,先入为主的理念,他已经认定萧辰是个水货了。

    虽然萧辰治好了尸毒,但估计也就是这小子有什么机遇,碰巧知道什么针对的办法罢了,算不得什么。

    真正的实力还是看自己的拳头够不够硬,除此之外,一切都是虚的。

    晚上,雷章给众人办了一个接风宴后,给众人安排了一下住所。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晚上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千万不要开门,遇到了麻烦,直接用对讲机呼叫,我们的警卫队是24小时轮班的。”

    雷章没头没脑的突然说了这么一番话。

    “难不成这村子还闹鬼?”

    张秘书毕竟是文员出身,脸色有些难看的问道。

    “没有,鬼这东西,别说我没见过,就是科工委的老前辈也从未看到过。”

    雷章笑着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雷章沉吟了一下才解释道:“这里处于昆仑山脉脚下,据以前住在这里的村名说,这里晚上经常有人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我们来到这里以后也遇到了几次,但大多不了了

    之,查不出什么,我怀疑应该是这里奇特的地貌,引发的季风而发出的声响,所以大家不必太过担心。”

    虽然雷章这般解释,但众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都是半信半疑。

    村子很大,就算多来了几十个人也能住下,萧辰分到一间还算不错的民宿。

    今天也跑了一天路,他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月明星稀,半夜只听得到声声鸦鸣,虽然萧辰躺在床上休息,但却一直警惕着,以应付一些突然到来的危险。

    不过快到天亮了,远方翻起了鱼肚白,萧辰也没有遇到雷章之前所说的情况,想来可能是自己多疑了,他也放松了身心准备多睡一会儿。

    就在这时,整个村子里突然想起了报警铃!

    外面人声鼎沸,一瞬间所有房子的灯火全开了,把刚刚蒙蒙亮的村子照得灯火通明。

    萧辰也没了睡意,立刻翻身下床,双眼泛起亮光望着外面。

    只见外面几十名持枪的警卫队脸色紧张的来回奔走,好像出了什么事。

    萧辰转移目光寻找着什么,突然间,他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鬼东西是什么?“一个身穿破旧的科工委制服的男子,蓬头垢面的从一间无人的屋里子走了出去,他衣服上有很多撕裂的痕迹,上面还带着不少干涸的鲜血,只是他背对着萧辰,萧辰无法

    看清他的面容。

    只见他不急不缓的走了出来,然后慢慢走进了森林中。

    他身后不远处有两个警卫员看到了他,当即想喊住他,可那人却没有丝毫反应。

    两名警卫员有些紧张的看着他,犹豫着要不要开枪,没等他们多想,那人就已经消失在山林中了。

    “有意思,看来这昆仑山脉里藏着的秘密还不少。”

    萧辰目光闪动着,喃喃道。他略一沉吟,双眼再次亮起光芒,然后开门朝着某个方向走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