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雷少校啊,你们这的环境也太艰苦了吧,出行连个代步车都不配发嘛?”

    一行人走在山间,解正豪又开始源源不断的抱怨。

    然而众人已经习惯了他的唠叨,知道不去接他的话茬,他一个人自言自语觉得没意思就会停歇了。

    “停!”

    雷章突然抬手喊住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都望着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雷章蹲下身子,给自己戴了一副手套,然后从脚下的乱石中小心翼翼的捡起了一块沾血的小石子。

    “我靠,这都能看到!”

    解正豪瞪大了眼睛,不由得惊叹道。

    果然科工委的人个个都不是那么简单,这么细小的石头,换成其他人根本就不会有人去注意,就算有心去找,也很难发现。

    雷章拿起小石子凑到鼻子旁闻了闻道:“这是人血,不过已经干涸了至少三天以上。”

    一旁的人拿出一个袋子将小石子接过装好,准备等回去的时候拿去化验一下。

    “我们的方向应该没错,继续走吧,注意脚下,不要放弃任何蛛丝马迹。”

    雷章嘱咐道。

    一行人走了一段路,张秘书拿出手机想打个电话回去给留守在村子的人,问问萧辰有没有回来,但他这才发现进了山以后,手机就没了信号。

    雷章走过来解释道:“这里是昆仑山,据说地下有一条巨大的磁石山脉,任何电子产品在这里都没用的。”

    “我们抓紧时间吧,在天黑之前要回去,不然没有指南针和定位仪,我们会迷路的。”

    众人点了点头,在此加快了脚步。

    与此同时,坐在车上的萧辰皱着眉头看着一脸尴尬的任阳泽。

    “可能是这无人机出故障了,用不了。”

    任阳泽鼓捣了半天,终于还是放弃了。

    萧辰叹了口气,他本以为这些人还能有些作用呢,现在看来,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

    “反正你都上车了,就一起走吧,起码这汽车还能开不是?”

    任阳泽笑了笑道。

    萧辰没有多说,靠在后座闭上了眼睛,看起来像是在闭目养神,但实际上,他闭上了眼睛是为了更好感应四周的风吹草动。

    “萧先生,你是为什么来这里的啊?”

    任阳泽随意的问道。

    “受人之托。”

    萧辰简单的吐出几个字。

    任阳泽还想继续问一些问题,但是萧辰却不理睬他了。

    一旁的林俊峰见萧辰这幅态度,心里有些不爽,但是想想他到时候会当一个替死鬼,帮他们逃命,这也让他渐渐释怀了。

    车子继续开着,大约过了一刻钟,萧辰突然睁开眼指着一个方向道:“朝那里开。”

    任阳泽微微一怔,但见萧辰似乎不打算多解释,他略微一犹豫便朝着那个方向开了过去。

    林俊峰皱了皱眉头道:“小子,我们好心带上你,可不是让你来指手画脚的。”

    “你不是要找僵尸嘛?那个方向有动静。”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道。

    “胡扯什么呢?老子咋没听见?”

    林俊峰愈发觉得萧辰是在耍他。

    “自己看天上。”

    萧辰似乎不太愿意搭理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

    林俊峰等人都不约而同抬头看天,只见他们开的方向上空,有一群燕子在天空盘旋着。

    胡老脸色一怔,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鸟兽受惊,这表示那个地方可能有什么东西惊扰了他们,也许是野兽、也许是”

    胡老想到另一个可能不由得心底一沉,但他有好奇的看了一眼躺在后座闭着眼睛的萧辰。

    这小子似乎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啊!

    林俊峰听到胡老的解释,眼睛一亮,催促任阳泽道:“开快点,别让它又跑了。”

    萧辰睁开眼看着身边这个满脸兴奋的大傻子,活着不好嘛?非要去作死。

    真以为僵尸都跟电视里那样好对付?而且这世上有多少人真正见过僵尸,这玩意到底存不存在还是另说。

    毕竟当时,萧辰也是远远的看到了那人的背影,并不确定这就是所谓的‘僵尸’。

    而此时。

    雷章等人也立刻发现了不远处上空受惊的鸟群,他脸色微微一怔。

    “鸟兽受惊,应该是那边有什么东西惊扰到了它们。”

    张秘书咽了口唾沫问道:“这山里有猛兽嘛?”

    雷章摇了摇头道:“据以前的村名说,这山里有几只野狼,除此之外并无猛兽,野狼是不可能惊吓到鸟群的,所以那里应该有什么线索。”

    “听我命令,全速前进,赶过去!”

    雷章大声吩咐道。

    解正豪瞥了一眼身边的候辟谷道:“候辟谷,如果真遇到了僵尸,你有几分把握打赢?”

    他没有开玩笑叫候辟谷的外号,显然他也是有些紧张的。

    候辟谷摇了摇头道:“我学了这么多年术法,但从未见过僵尸,或许僵尸是不是真的存在,我都说不清。”

    因为老祖宗留下的书面记载太少了,而且在那个年代,很多人不懂科学,会将一些病人误认为僵尸。

    早在在民末时期,有一户人家养的猪被一只得了狂犬病的狗给咬死了,他们吃了猪肉,结果都患上了狂犬病。

    那个年代并没有疫苗,文化水平较低,根本不知道狂犬病是什么。

    这一户三口人都染上了狂犬病,无论人畜见到就咬,然后被村民当成僵尸抓了起来,请来道士活活的烧死了。

    直到几十年后,这件事才被当地一个有良心的医生给披露出来。

    或许史上那么多记载僵尸出现的事件都是一些巧合或者误会。

    就算是之前雷章那个患病的警卫员染上了病毒,他也不知道那个警卫员死后是否真的会尸变。

    “听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更担心了。”

    解正豪有些嘀咕道,对未知的事物才是最恐怖的。

    萧辰等人因为开车所以速度很快,仅仅五分钟不到就赶到了目的地。

    “下车吧。”

    这后面已经没有路了,全是灌木丛和树林,车子是开不进去的。

    所有人都下了车,准备徒步走进去,林俊峰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一下车就飞快的跑了过去。胡老皱了皱眉头,不由得回头望了一眼萧辰,当看到萧辰一脸淡然之色,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喃喃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