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别动!”

    林俊峰刚想拨开灌木丛走进去看看情况,突然被身后赶来的胡老一把捂住了嘴。

    他脸色凝重,小心翼翼的拨开一些树枝,想透过缝隙看看情况。

    只见一个头发散乱,穿着脏兮兮的制服男子半蹲在那,背对着他们,因为角度关系,胡老根本看不清男子的面容。这时,萧辰等人也赶了过来,林俊峰见众人都躲在这不说话,丝毫没有上前抓僵尸的意思,有些不满的望着胡老道:“胡老,僵尸就在眼前,你快动手啊,事成之后,十倍

    酬金现金付款!”

    然而胡老并没有理会他,钱固然是好东西,但也得有命去花。

    见胡老丝毫没有行动的意思,他眼中闪过一道异色,居然拿起一块石头朝着那人砸了过去。

    众人见此尽皆一惊,胡老更是大惊失色,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混账小子。

    男子不偏不倚被石头砸中了,他猛然回过头来,盯住了林俊峰等人。

    众人看清他的样貌后,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同野兽般布满血丝的双眼,脸上和身上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分不清是人畜血。

    他面前是一只野鹿的尸体,腹部被撕咬的不成形状,而他嘴里还咬着野鹿的某个内脏,滴答滴答的鲜血从嘴角往下流淌,这模样十分恐怖。

    林俊峰深吸了一口气,双眼随即就露出了兴奋之色道:“看到没有,他在生吃野鹿,这一定就是僵尸!快抓住他!”胡老看清男子的面容后,倒是没有微微安定了心神,虽然这场面对一般人来说很是恐怖,但这所谓的‘僵尸’并不是他想象中样子,有了对比后,反观这茹毛饮血之人倒觉得

    有些可笑。

    任阳泽脸色有些发白开口道:“胡老,您有把握制服它嘛?”

    胡老上下打量了男子一眼,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头道:“他好像还是活人。”

    书上记载,僵尸是死人尸化,被称为‘活尸’,但终究还是死物,只是行尸走肉罢了,但眼前这个人不仅和他想象中的差别甚大,而且好像还是活人。

    “什么活人?你们见过哪个活人会生吃野鹿?这特么都什么年代了,就是真有野人,也知道生火煮熟吃吧。”

    林俊峰不以为然道。

    人群后萧辰一直紧盯着男子,以他过目不忘的能力,他可以肯定在今早凌晨的时候,自己看到的那个男子就是眼前的这个。

    但他也感觉到了,眼前这个男子还是有呼吸的,虽然双眼里不带任何理智,但毕竟这就是个活人。

    可能他也是如同雷章那个警卫员一般,感染了病毒,所以变成了这个样子。

    没等萧辰多想,男子已经冲了过来,胡老没了心理负担自然不会太畏手畏脚,立刻摆开了架势。

    但令人意外的是,这个所谓的僵尸并没有想象中力大无穷、刀枪不入,被胡老三五下就打翻在地制服了。

    但此人好像没有痛觉,纵然被胡老攻击了几下,都没有太大的反应,依旧疯狂的想要扑上来撕咬他。

    “拿绳子来。”

    胡老刚说话,任阳泽依旧拿出准备好的绳子递给了他。

    男子被五花大绑捆了起来,胡老这才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发财了,发财了。”

    林俊峰得意的大笑着,辛苦了这么久,终于抓到了僵尸,等他将这人带回去,一定会让他老爹对他跨目相看。

    “林公子,我再重申一遍,这人可能不是什么僵尸,也许他只是染上了什么疾病。”

    胡老好心开口提醒道。

    “行了少废话了,你的任务完成,你只要再把我们带回去,然后我会付给你钱的。”

    林俊峰满不在乎的说道。

    他说完又望向了萧辰,本来他们邀请萧辰入伙,是打算给自己留条后路,但是现在看来,萧辰依旧没了作用,他自然也不会再掩饰什么。

    “小子,这是你的酬金,你可以滚了。”

    林俊峰像是打发叫花子一般,从钱包里抽出两张一百块,丢到了萧辰身上,转身就准备离开。

    “把他交给我,你们赶紧离开吧。”

    萧辰丝毫没有动气,而是淡然开口道。

    对于这种没脑子的纨绔富二代,和他置气岂不是显得自己也十分蠢。

    “你说什么?”

    林俊峰蓦然回过头紧盯住了萧辰,他眯着眼睛,眼中带着丝丝寒芒。

    任阳泽等人同样也是如此紧盯着萧辰,他们一行人费了这么大劲才抓到的人,如今居然想虎口夺食。

    而且这人还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而他们可是宁州几个大世家的嫡系子弟,在外面可没人敢这么对他们说话。

    “呵呵,老子早就发现了你小子意图不轨,怎么着?还想从老子手里抢东西?找死吧你!”

    林俊峰说完对胡老使了个眼色。

    胡老受制于林俊峰也只能硬着头发站在他面前,和萧辰对峙着。

    其实他是不愿意和萧辰交手的,因为萧辰从始至终都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仿佛在萧辰眼里,他们这群人只是一群微不足道的蝼蚁,甚至连他也是如此。

    “那不是什么僵尸,我治好过一个和他得了一样病的病人,而且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就敢乱抓?不怕掉脑袋。”

    萧辰平静道。“你以为你随便说几句话就能唬住我?就算他不是僵尸,到了老子手里,老子也得把它变成僵尸拿去卖,至于他什么身份重要吗?我爸是林佑昌,挂职宁州商、政委员会会

    长,小子你识趣的花跪下道个歉,自己滚,不然等你出了山,老子分分钟能让你生不如死。”

    林俊峰十分嚣张的看着萧辰,冷笑道。

    “小子,别说我们过河拆桥,趁林公子没改变主意感觉跪下道歉,自己滚,不然你可能连山都出不了。”

    任阳泽也冷声道。

    之前胡老的身手他也见识过了,像萧辰这种二十来岁,文文弱弱的小青年,打十个都足够了。萧辰突兀的笑了起来,然后指着那个被绑起来的男子说道:“他是科工委的人,你把他抓走了,别说是你,就是你爸都要遭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