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工委是个东西?难不成能大得过我爸的官嘛?”

    林俊峰毫不在乎冷笑道。

    然而一旁的胡老闻言却猛然脸色一变,他再次仔细看了一眼那男子身上的衣服,上面赫然有一个奇特的徽章。

    看到这徽章的一刻,他的心也‘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萧萧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胡老不自觉有些紧张了起来,因为他知道科工委是什么部门。

    自从建国以后,各地出现的奇闻异事多不胜数,有些能用科学解释,但是有很大一部分是无法用科学解释,所以华夏有一个特殊的部门,全称‘科学研究工作委员会’。

    这个部门是独立于体制外,隶属军方,但又不同于海陆空军,不受上面直接管辖,只听命最高指挥官。

    所以科工委的人地位十分高,一来是因为他们神秘,很少有人知道这个部门,就算有些知情人,但也了解不到实情。

    二来,科工委的人是从全国各地挑选出的人选拔加入的,体制类似特种兵选拔,但不同的是,他们是暗地里进行的,以免引起了不必要的恐慌。

    而且上头为了方便他们执行任务,都会给他们安排一个特派员身份,这个身份就类似于古代的钦差大臣,虽然实际军衔不高,但是权利和地位都十分高。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选择助纣为虐,还是帮我把他一起带走。”

    萧辰瞥了一眼胡老说道。

    他可不打算扛着这么一个一百多斤的成年男子漫山遍野的跑回去。

    胡老脸色阴晴不定,很快就给出了答案,他转过头望着林俊峰道:”林公子,这人如果真的是科工委的人,就不能动,不然你麻烦就大了。”

    “胡平!你特么什么意思?想反水是不是?信不信老子回去把你孙女抓起来。”

    林俊峰暴怒的威胁道。

    听到这话,胡老脸色一变,他愿意舍身犯险就是为了挣些钱给他的孙女,以供其读书生活,毕竟到了现代,风水先生的活可不好干了,都是过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可能是干这一行的报应,泄露了太多天机,所以他女儿和女婿都出了车祸,就留下一个小孙女和他相依为命。

    这个小孙女就是他的一切了,听到林俊峰要对他的孙女下手,他当即开口道:“林公子,这人的身份一旦泄露出去,你我都要遭殃,就算你父亲也保不住你!”

    “是吗?死人才不会泄密!”

    林俊峰说完突兀的看向了自己身旁的女伴,林俊峰的眼神很是吓人,女孩被他这么一看,不自觉心头一跳,她十分警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只见她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了任阳泽,任阳泽再无之前那种彬彬有礼的微笑,但是一脸冷漠的将她推下了小坡。

    这个小坡足有四五米高,下面都是乱石,女孩被推下去惨叫了一声,直接一命呜呼了。

    任阳泽扫了一眼下面冷淡的说道:“死了。”

    出身大世家的人,对于这种事看的很淡,无论再亲近的人,只要有了足够的利益驱使,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下手。

    “嗯,不错,到时候钱多分你一成。”

    林俊峰笑了笑。

    见到林俊峰和任阳泽毫不犹豫的就对女孩下手了,胡老也是心里一惊,这也表明了他们的心狠手辣。

    胡老他脸色阴晴不定,半晌,便立刻转过头盯住了萧辰道:“对不住了,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他不能得罪林俊峰,更不能得罪科工委的人,那只能杀了萧辰,把秘密给保守住,等他拿到了钱,带着孙女一走了之就好了。

    林俊峰等人也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都面露杀机的望着萧辰。

    这个移动金库他不能放,萧辰他也不能放过了,如果真如萧辰所说,这个人来头很大,那么这个秘密只能由死人去保守了。

    “胡老,动手吧,别让这小子跑了。”

    一旁的任阳泽开口提醒道。

    他已经是和林俊峰拴在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既然已经错了,那就索性错到底。

    萧辰看到众人眼中的杀机,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并不想动手的,既然非要动手,那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呵呵,还大言不惭,一会儿看你是怎么死的!”

    林俊峰戏谑的看着萧辰道。

    正当胡老咬了咬牙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听起来这阵脚步声,至少有三十人以上的规模。

    众人脸色一变,林俊峰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只见一群持枪警卫将他们都包围了。

    “不准动!”

    “不准动!”

    看着身边一圈黑黝黝的枪口,林俊峰和任阳泽吓得脸色一白。

    胡老看清众人制服上的徽章,当即明白了,这些都是科工委的人,他的心也顿时沉到了谷底。

    但是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当初自己做了那个错误的决定,就必要考虑好为此付出代价。

    “萧先生,你怎么在这?”

    张秘书和雷章一同走来,看到萧辰也在,脸上都有些愕然。

    “这话应该是我问才对吧?”

    萧辰有些苦笑的说道。

    他指着那个被绑起来的男子说道:“我今早凌晨的时候,在村里看到他,所以追了出来,他应该是你们的人吧?”

    雷章看清男子的样貌候,不仅脸色一怔,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他他就是当初失踪的那个警卫队成员!不过他是不是尸变了?”

    萧辰摇了摇头道:“他没死,我估计也是染上那种病毒,我回去看看能不能治好他。”

    “萧先生这几个人怎么回事?”

    张秘书指着林俊峰等人问道。

    林俊峰和任阳泽的脸色一变,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吐沫,哪怕他们再傻也明白了,这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小子,估计也是科工委的人,或者和科工委大有关系。

    他们之前还想杀人灭口,这下算是完蛋了!

    林俊峰吓得直接尿裤子了,犯了这么大的事,就算他爸知道了,估计都不会救他。

    弃军保帅这个道理,任何一个世家子弟从小就明白的。

    “这两个人刚刚杀一个女孩,尸体在小坡下,至于这个老头,放了吧。”

    萧辰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便转身离开了。而一旁的已经面如死灰的胡老闻言,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