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正豪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落,砸断了一颗大树,在后卿面前,似乎就像是个挥舞着大锤的孩子,以至于后卿根本没有正眼看他一下。

    “这”

    所有人脸色一白,都已经被后卿强横的实力给震撼到了。

    解正豪可是外功大成的高手,距离横练大师也不过一步之遥,这天底下能一招就击败他的人,不说没有,但绝对不超过双手之数!

    放在外界,这样的大人物几乎可以横行一方了,如今却在后卿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候辟谷见到这一幕,也是心底一沉,他双手齐动,不停的弹射术法打在后卿身上,但效果却不尽人意。

    后卿本就死了几千年,身体僵化硬如精钢,这种小法术对他根本造不成实质的伤害。

    “替我掠阵,我来对付他!”

    人群中走出来一位满天白发的老者,萧辰认识他,这是来自甘州的关安国,早年成名,是玄门术法界有名的老前辈了。

    张秘书招募的这群人经常有些小摩擦,大家谁也不服谁,一般都是由关安国从中调和。

    因为关安国辈分高,名气大,所以众人大多都会给他点面子。

    一直以来,关安国都没有出过手,在别人看来,这老者连走路都颤巍巍的,好像下一刻就要摔倒。

    但如今,关安国一开口,浑身透露出一种睥睨无敌的气势,这让所有人都为之肃然。

    “老夫学道数十载,跟我同一辈的人早已经入了黄土,至此再也没有真正动过手,如今能与传说中的后卿一战,就算死了,也算是不辱没我关安国的名头!”

    关安国一边说着,双手飞快的掐着法决,萧辰能看到一缕缕天地元气迅速的灌入了他的体内。

    “关老!小心啊!”

    众人明白,关安国这是要拼命了,术法不像武道,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天地色变。

    这也是为什么,修法之人都十分稀少,而且他们一般都不会轻易出手。

    每一次出手都是在与天地争夺元气,为自身所用,这是天地所不容的,会遭到上天的报复,也就是‘天谴’。

    所以修法之人一般都是命运多舛,到了晚年自已或者家人都会遭遇一些不幸的事,这便是来至上天的报复。

    所以很早以前,玄门界都有一个默认的规矩,术法不传子嗣,报复也只会终止于他们这一代。

    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山林中猛然乌云密布,一群鸟兽好像感应到了什么,纷纷四散而逃。

    天空雷声大作,漆黑如墨的乌云中在酝酿着什么,一道粗若拳头的雷霆窜动着,给人一种无形压力。

    “天雷术!”

    有同道中人,失声的叫了出来。

    这天雷书可是玄门术法中最强的几种禁书之一,每一种一旦使用出来都会让天地色变!

    不过这种术法只在古籍上有所记载,早已经失传很多年了,就算是有这种法门的修炼办法,但能不能学会还是另说。

    一旁的候辟谷看到这一幕,已经彻底对这位老前辈心服口服了,玄门术法界能使用出这一招的人不多,而且每一个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比如他们茅山道派的传奇人物,周五山大师。

    看到关安国能用出这一招,不少人脸色都露出了一丝喜色,这后卿再厉害也不可能抵挡得住天雷之力吧?

    他的身体再硬,在这恐怖的雷霆之下,估计也得化为乌有!

    果不其然,后卿也怔怔的抬起头望着天空,一双细小无神的双眼,直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落!”

    随着施法完毕,关安国暴喝一声,黑压压的乌云中蓦然落下一道粗若拳头的雷霆。

    这要是打在人身上,肯定死得连渣都不剩了,众人脸色兴奋的看着这一幕。

    连雷章都微微屏住了呼吸,张秘书带来的这群人个个都不是普通人,还能引下天雷。

    作为科工委的人,他对这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十分好奇。

    而且这样的神人,如果能为他们科工委办事,那以后无论是什么任务都能事倍功半了。

    正当雷章盘算着等战斗结束,他要好好拉拢一下关安国时。

    雷霆击打到后卿身上,他猛然咆哮了一声,这道吼声不像是因为痛处而发出,更像是一个久居上位的大人物,突然被一个小毛孩给砸了鸡蛋,而感到的愤怒。

    “什么!”

    关安国蓦然瞪大了眼睛。

    这毁天灭地的天雷击中了后卿,居然没有给他造成一丁点伤害!

    其他人同样也是脸色一变,很多科工委的普通人都吓得差点摔倒在地。

    如果不是平日里受到的训练,他们早就撒腿跑了。

    而一旁被几人给扶起来的解正豪,也差点腿一软再次倒下,他本以为关老出手,自己可以保住一条小命,高枕无忧了,可是现在看来

    他们还是得死在这里!

    解正豪有些苦涩的叹了口气,他堂堂外功大成的高手,马上就要突破到横练大师了,在外面可是呼风唤雨,过得美滋滋的,如今要把命丢在这里,他实属有些不甘心。

    “张秘书,你带人撤吧,我跟警卫队的兄弟尽量拖住它,能拖一秒是一秒!”

    雷章已经开始做最坏的打算了,这后卿太强横了,除非他们带了重武器,否则没有一丁点赢的希望。

    而此时后卿处于暴怒之下,开始大开杀戒了,众多警卫队员想拦住他,但无疑是螳臂当车。

    关安国叹了口气道:“诸位,老夫活了一辈子,都还没有遭遇天谴,想来今日就是上天给我的天谴了,我不走了,你们快跑吧。”

    关安国一副决然赴死的态度,其他人都沉默了,电视剧里那种英勇赴死的场面很常见,但当你真正面对死亡时,就算是心理素质再好,也会忍不住打个哆嗦。

    候辟谷咬了咬牙道:“我是茅山弟子,祖训在上,我不能跑,关老,我陪你一起拖住它。”

    “好!”

    关安国很是欣慰的看了一眼候辟谷,学道之人都应该要有这种觉悟。

    “你们都让开吧,我来对付他。”

    突然一道稍显无奈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闻言望去,只见萧辰不急不缓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