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早就准备跑的胡老,在看到关安国出手后,稍微驻足了一会儿,但是看到天雷术都只能给后卿挠痒痒,也彻底放弃了心中的希望。

    可就当他准备离开时,看到萧辰居然要上前和后卿斗,他的脸色陡然一变。

    其他人他可以不管,毕竟无亲无故,但是萧辰就不一样了,他欠萧辰一个大人情,不能坐视不管看着他送死。

    “萧先生,等等!”

    萧辰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追过来的胡老。

    “萧先生,你快跑吧,后卿是打不死的。”

    胡老劝诫道。

    “很多说自己无敌天下的人,我都杀过不少,一个行尸走肉罢了,我还怕它?”

    萧辰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向了后卿。

    胡老见萧辰根本不打算听自己说完,毅然要和后卿斗,他脸色阴晴不定,但最终只能叹了口气作罢。

    后卿如此厉害,原因是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不腐不灭的地步,就好比一个超级无敌装甲车,子弹打不穿,导弹炸不掉,只要里面的驾驶员还活着,它就是无敌的。

    同理,除非能驱散后卿体内的残魂,否则不存在能打败后卿。

    “萧辰,你快走吧,这里由我和关老应付,尽量为你们争取一点时间逃跑。”

    候辟谷看到萧辰,皱了皱眉头道。

    “是啊,小伙子,你还年轻,赶紧走吧,兴许能保住一条小命。”

    关安国也点了点头。

    萧辰摇了摇头没有多解释,众人见萧辰执意要送死,他们也懒得多废话了。

    反正他们是准备跑路的,既然有人甘愿给他们当炮灰,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解正豪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望着萧辰眼神有些复杂道:“我倒是看错你了,你还真是条汉子,放心,我能活着回去,你家人我会替你照顾好的。”

    虽然解正豪一直看萧辰不爽,但是在这个关头,萧辰居然敢挺身而出,为众人逃跑争取时间,这种大无畏精神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萧先生,你当真不跑吗?”

    张秘书依旧还想劝劝萧辰,他可是知道萧辰对于上头来说有多重要。

    而且萧辰是韩将军点名要全力保护的人,因为韩天行觉得萧辰日后有机会成为第二个他,甚至超过他。

    这样一个受到诸方瞩目的人,如果死在了这里,他回去可不太好交代啊。

    “该跑的不是我,是它!”

    萧辰望着后卿淡然道。

    他观察了一下,后卿并不是那种丧失理智的僵尸,而是有一点智慧的。

    听到萧辰的话,其他人都顿时无语。

    搞了半天,萧辰根本就不是打算献出生命给他们争取逃跑时间,而是这个傻子天真的认为,连雷霆都劈不死的怪物会害怕他。

    解正豪也是脸色一怔,他也懒得多说,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真的是傻的可以。

    他真不知道萧辰哪有的这么大的名气,像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二愣子,一般都死得很早。

    见萧辰已经下定决心,张秘书也微微叹了一口气。

    雷章也迅速开始下达命令,由张秘书带剩下的人离开,他们和警卫队的人,还有关安国等人为张秘书等人争取时间。

    正当雷章下着命令的时候,只听见众人突然传来一阵惊叹。

    他也顿时回头望去,只见萧辰速度极快的冲了过去,直奔后卿而去。

    “他这是要干嘛?”

    不少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其他人避之不及的怪物,萧辰居然迎面冲了上去。

    解正豪摇了摇头道:“他是真的疯了。”

    关安国和候辟谷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看到这一幕,关老立刻开口道:“我们一起上,不然这小子就白死了。”

    话音刚落。

    只见萧辰凌空跃起,一拳击下!

    后卿想伸手拍飞萧辰,但却被萧辰灵巧的躲过,一拳不偏不倚的砸中了它的脑袋。

    “吼!”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夹杂着一道扑面而来的音浪,把不少人给掀翻在地。

    后卿被萧辰这一拳击中,踉踉跄跄的后退了三五步,脸色愈发狰狞愤怒了。

    虽然萧辰这一击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效果,但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却都瞪大了眼睛。

    “我没看错吧,他他逼退了后卿?”

    有人咽了口唾沫,愣愣道。

    “这小子是个什么怪胎啊,这一拳的力量比起横练大师的全力一击,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不少人惊叹道。

    一旁准备撤退的解正豪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小子是个横练大师?才二十出头?’

    他修习外功已经快四十年了,到如今也只是堪堪摸到了横练大师的门槛,但还没踏入这境界。

    可萧辰才二十出头,就算他是打娘胎里就开始修习外功,二十年就成为了横练大师,这未免太惊人了。

    外功武者和术法不一样,不需要太多的天赋,完全是靠自身的努力和时间的堆积。

    一天天的将自身的筋、骨、皮、膜打熬的更坚硬,这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来完成,不存在短时间就可以达到的。

    而然更令他们诧异的还在后面,没等后卿稳定身形,萧辰就像一个横行无敌的金刚一样,一脚踹翻了后卿,然后踩在它身上,一拳接着一拳砸在它身上。

    后卿的吼叫由愤怒开始变成了一丝丝惊恐,因为它感觉到自己那子弹都打不穿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丝丝伤痕,虽然不明显,但这表明了萧辰可以打破它的防御。

    萧辰的出拳的速度越来越快,把后卿压在身下暴打,但他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种高强度的攻击,就是十个横练大师也被他打成肉泥了,可是这后卿的身体上却只是出现了一丝丝小伤痕。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想把它打得神形俱灭,需要花费半个月的时间,前提是萧辰能一直保持这种高强度的攻击。

    可这种频率的高强度攻击,别说半个月,就是半天萧辰都扛不住,不然后卿没打死,自己先累虚脱了。

    后卿似乎也明白了这个道理,它挣扎了几次发现无法摆脱萧辰,干脆就架起双臂,任由萧辰打他了,似乎是想活活耗死萧辰。

    看到这一幕,萧辰也印证了自己之前所想,这个后卿不是单纯的行尸走肉,它是有理智的。‘怎么办?再耗下去,我就先撑不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