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在地上的后卿,双眼中似乎带着一丝戏谑之色望着萧辰。

    萧辰的确是强,但也没有达到能碾压它的地步,不少人见萧辰占据上风,都忍不住欢呼雀跃起来。

    “这位萧先生,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雷章惊叹道。

    “他要撑不住了,你们别在这里看戏了,赶紧准备撤离吧。”

    只见一旁的关安国突然开口道。

    “关老,您这是什么意思?”

    张秘书也一脸不解的望着他。关安国叹了口气道:“这位萧先生的确是让我大吃一惊,我承认我小看了他,但没用的,他不是后卿的对手,这么高强度的攻击,都没有对后卿造成致命伤,等萧先生体力

    耗尽,只怕就危险了。”

    关安国的这番话无疑是给正在兴头上的众人泼了一盆冷水,所有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此时,萧辰双手攻击的频率丝毫没有减少,他对视上了后卿的眼睛,双眼蓦然泛起了亮光。

    而原本后卿不屑的眼神,也骤然一变。

    “不!”

    后卿突兀的口吐人言,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个字但充满了其内心的恐惧。

    只见萧辰的双眼的瞳孔诡异的变成了紫色,带着一丝摄人心魂的光芒。

    这是他当日在范彤彤师傅手上抢来的摄魂紫瞳法门,他闲暇的时候修炼了一下,但是这玩意对于他来说作用不是很大。

    毕竟这属于一种精神层面的攻击,一般而言,萧辰还从遇到过能让他感到棘手的敌手,仅凭一双铁拳就足以打爆所有人了,所以这摄魂紫瞳对他来说属于鸡肋。

    但碰巧今天正好能用上了,而且这摄魂紫瞳和他修炼的功法有相辅相成的奇效,极大的增强了这门神通的威力。

    后卿如同一个溺水的人一般,拼命的挣扎着,但双眼却无法移开,一直和萧辰的紫瞳对视着。

    听着后卿惊恐的吼声,所有人都是一脸错愕。

    这是怎么回事?不少人都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刚刚还一脸杀气,所向无敌的后卿如今却想老鼠见到猫一般,惊恐的嘶吼着、挣扎着。

    解正豪突然回想起萧辰之前所说的一句话,‘该跑的不是我,而是它’。

    正如萧辰所说,此时的后卿拼命挣扎着想要逃跑,但却逃不开萧辰的禁锢。

    “给我灭!”

    萧辰猛然大喝一声,如同平地惊雷炸响。

    众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很多普通人根本心神恍惚脚底打转,差点没摔倒。

    而随着萧辰这一道大喝,后卿也彻底不动弹了,它的身体还保持挣扎的动作,僵住了,

    而它的双眼已经失去了色彩,只留下黑黝黝的瞳孔占据了整个眼眶,看起来无比的吓人。

    “呼,还好你已经死了几千年,不然我还真不一定能把你拿下。”

    萧辰起身长松了一口气,喃喃道。

    这后卿的身体固然强大,但是魂魄就稍显逊色了,毕竟过了几千年,无论是什么东西都会慢慢消逝。

    萧辰回头瞥了一眼众人,而他们则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杀了后卿?我没出现幻觉吧?”

    不少人都狠狠的咬了自己舌头一下,以确定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南海萧大师,果然名不虚传啊!”

    他们很多人都听说过南海萧大师的名头,但是见面之后发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二十出头的青年,看起来毫无特点,就属于那种丢在人群中,就会被遗忘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居然以一己之力灭杀了传说中的后卿。

    后卿传说是第一代僵尸,生前是黄帝手下的战将,英勇无比,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是极其强悍的,非人力可敌。

    但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感到绝望的敌人,竟然轻易被人给干掉了。

    这事如同传出去,只怕萧辰的名声会传遍整个华夏,达到一个令人仰望的地步。

    “哪怕是我派的周五山大师,也没有他这般强悍吧。”

    候辟谷望着萧辰喃喃道,他已经不自觉把萧辰放在一个极大的地位,可以堪比他们茅山道派的周五山大师。

    “后生可畏啊,看来我的确是老了。”

    关安国感叹道,很是赞许的望着萧辰。

    他们那一辈也曾出过很多天资过人的大人物,但没用一个能比得上现在的萧辰,他毕竟才二十出头,就已经展现了如此强大实力和无限的潜能。

    一旁踉踉跄跄的解正豪脸色复杂的望着萧辰,也微微低下了头,他不得不承认,他不如萧辰。

    次日清晨。

    “萧先生,我已经把这次行动的报告完完整整的写下来交上去了,我相信上头知道了你立下的大功,会给你一定嘉奖的。”

    张秘书笑着说道。

    “答应给我那个东西,不要食言就好,至于嘉奖,说实话,你们还有什么我能看得上的东西。”

    萧辰摇了摇头道。

    张秘书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却无法反驳萧辰的话,他们的确是没有什么萧辰能看得上的东西。这时雷章也走了进来,他拿着一份检验报告递给了两人道:“这是我们的医生从后卿尸体上取得的样本检测报告。不过有意思的是,它身上并没有携带村民身上的病毒,也

    就是说源头并不是它。”

    “难不成这山里还有僵尸?”

    张秘书闻言脸色一紧。雷章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就在昨天晚上上头动用了卫星探测这块地方,并没有发现任何人为的踪迹,所以我猜测这病毒的源头也许不是在这里,只是阴差阳错传到了

    这里。”

    “不过这都是我的猜测,我和我的人还会在这里继续观察一段时间,毕竟这里是昆仑山脚下,什么怪事都有可能发生。”

    雷章说完,又对着萧辰说道:“萧先生,上头听说了你的事,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科工委,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萧辰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我闲散惯了,受不了约束,不过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

    雷章好奇的看着萧辰。

    “把后卿交给我,如果你们遇到麻烦,可以找我。”萧辰话音刚落,雷章和张秘书都同时脸色一怔,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